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相亲破灭,案件发展

  “铃铃铃……。”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着,苏绵闭眼摸索着手机拿起,软绵绵的道:“喂。”

  “还在睡觉啊。”电话中的苏妈声音穿透过来。

  “嗯,今天放假。”苏绵翻个方向,眼睛依然半眯着。

  苏妈止不住的叨唠起来:“还不快起来,已经一点多了,起来吃饭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啊?”苏绵问道。

  “哦,就是你前天相亲的事啊,我问了你舅舅一些情况。”

  苏绵睁开了眼睛,混沌的脑子清醒了很多,她问道:“然后呢?”

  苏妈犹豫了半会说道:“我帮你辞了。”

  “什么?”吐口而出的惊讶。辞了,辞了啊,百般杂味的涌起后只剩下苦涩。“哦,我知道了。”苏绵干涩的嗓子说道。

  电话那端的苏妈有点意外,她以为苏绵会不开心,看来她真是想多了,怎么可能过这么久了,她还喜欢陈茹的儿子。她放下心的说道:“我觉得你们俩个人不太合适,生活和工作差距太大了。”

  “嗯。”苏绵闷声回答。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工作吧,我也不给你安排相亲了,好好照顾自己啊。”苏妈说完就挂了。

  苏绵坐起身看着手机通话记录中未标识名字的号码,删了吗?删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最后盯着手机显示屏熄灭。

  Z市,军队收押区内,“王川是你的表侄?”

  “是。那孩子一直都挺优秀的,后来在学校学坏进过监狱,他爸妈来求我帮忙,我原来以为他已经改变了,谁知道他居然会跟那个石勇有关系,是我的错。”

  坐在一旁的莫梁听着左继和林副院长的交谈。原本抓获的假陈于华真名张贺,因这件事“黑鹰”不再可以插手所以交由国安部,没想到中途混进去跟随押送的王川教官叛变制造一起爆炸案,张贺和他均下落不明。左继继续道:“他能这么快升到教官的位置,您没少出力吧,据我们调查城西处有栋大别墅是王家买下的,但是房产上是你的名字。”

  林副院长额头冒汗,他知道莫梁和左继一伙人是不归他们学院管辖的,却没有想到他们是情报局的人,虽然具体的他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他彻底完了。“我认罪,但是我确实不清楚王川的这件事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的都说了。”

  莫梁起身走到林副院长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林副院长被他死海一样寂静的眼神看的直哆嗦。

  “我要是敢有一点隐瞒,后果自负。”毫无起伏的语气,却有着无限的冷漠。

  林副院长被吓的大喘着气,一句话也不敢说。

  莫梁和左继走出房间。莫梁脸色紧绷严肃道:“把所有和王川有关的人彻查一遍,雷火学院也要仔细检查,尽快搜索王川和张贺的下落。”左继点头:“是!”

  “黑鹰”是由军情情报局挑选出来的一支部队,和其他特种队部队不一样,他们有两层身份,一个就是普通部队可公开,一个是“黑鹰”不能公开。平时在部队里和其他人一般参加训练执行任务,一旦有了特殊任务就是他们来执行,一般是负责军队内部的保卫和反间谍工作,由军情情报局直接领导,不过管辖他们的还是军区总部队。

  这次事件是国安部的反间谍侦查局最先发现的,因为一次暴民事件,发现了一个间谍组织“X”,继而查到有人混进军队中,就共享给了军情情报局,莫梁他们的任务就是协助调查,上次的石勇是被收买的士兵很快就被发现,从而继续抓获的张贺,招供了他与石勇是利用废弃的邮箱来传递消息,和组织上头的联系方式是用通讯工具,给的信息却无法查到,但他还是透露出了组织知道并想要黑鹰的事情。

  军区情报局,莫梁从侧门通道直接去往局长办公室。“局长好!”穿着军装的莫梁敬礼道。“坐,小刘倒杯茶过来。”张局长叫走人后继续说道:“你做的很好,这次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组织的老巢。”

  莫梁正襟危坐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队的疏忽,虽然我们确实打算故意制造事故放走张贺,从而引出他背后的人,但是却有人比我们更快动手。”

  张局长笑道:“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该查办的就查办,我也上报到中央那边了,多一个人暴露也相当于多了很多线索。”莫梁了然的点头:“是!”

  张局长点头:“对了,之前说的你们的工作变动情况过几天也会下来,到时候总局会有人直接联系你的。关于搜查情况你们可以与国安局那边配合。”莫梁:“是!”

  通过几天的调查,左继已经把详细报告写出来。“少校,关于王川的调查,有了一个新发现,他之前在监狱里有一个好友,名叫刘义,是个传播极端恐怖主义之徒,几年前因杀人被枪决,顺着他这个好友找到一个小团伙,是专门给那些消极报复社会年轻人洗脑,让他们走上犯罪之路。不过三年前就被公安刑警一举消灭了,所以到了这里线索就有些少了,至于林副院长除了受贿暂时没有发现有其它的关系,这是所有的调查资料。”

  莫梁伸手接过,“这几个人是?”指着上面的红圈圈中的名字问道。

  左继回答:“这个王川人缘倒是挺好的,一些士兵和他的关系都很不错,还有几个教官。”想到这,左继又不免想到莫梁的外号,做了这么久的教官敢亲近他的士兵可真不多。“被圈中的几个人都是和他关系较好的,属于重点调查对象。”

  莫梁点头:“找人留意这些人的行动。”

  左继道:“是。”

  夜晚,莫梁端坐着翻阅手里的资料,旁边还有一叠的文件。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国安部和军请局的高度重视,原本要转交回给国安部,但经过了王川的事情,很明显牵扯到了军队内部的安全,因此双方选择合作处理,共享情报。国安部情报资料中心把“X“组织所有相关的情报资料给了一份军情情报局,转而给了一份莫梁。

  一直到凌晨二点,莫梁整理好文件放入文件袋中,打开保险柜放好锁住。回到座位上把其他文件放入抽屉中,看到了他的私人手机,把它拿了出来锁住抽屉。

  从他赶往Z市时,他就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关机了。想起那天对苏绵的歉意,他打开了手机,不出意料,都是他母亲的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他点开短信,上面写着:“这几天都没接电话,是不是又回去了。唉,相个亲也是难。今天你师母来电话说了,人家女孩舅舅来话了,说你们俩不适合,把这事辞了。好不容易能让你去见一个姑娘,这么快就黄了,可惜了,我都还没见过。”

  短信是五天前发过来的,那天正好是他匆忙赶回Z市的时间,难道他走了后苏绵就立刻跟她舅舅说辞了他吗?

  莫梁眉头皱起,眉宇间蓄着伤感和失落。他不是没看出来那天的苏绵是在强颜欢笑,如果她真的和他在一起了,那样的表情只会越来越多。他不想给她这种生活,明明他也是这样想的,可她对他每一次的欢笑和眼神,像在他心里画了一个圆圈般,他逃不开放不下,甚至会渴望。

  “我是不是太贪心了。”莫梁靠在椅背上喃喃着。

第二十六章 相亲破灭,案件发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