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真假死亡

  “许总,您看。”

  坐在车内的许世谨望着掉落木板的那层楼,眉头紧锁。

  “给金助理打电话,告诉他帮我推掉今天所有的事情,开过去。”

  “去拿止血药。”许世谨下车和工人师傅们说完后,走到苏绵身边,观察她怀里吴薇的情况:“我看先给她止血,然后送她去医院。”

  苏绵没法冷静,她身上的衣服也被吴薇的血沾染了,看到这情景,她的头也隐隐作痛,想起了当日她被人按在墙上的恐惧感,止不住的哆嗦着。

  许世谨以为苏绵是被吓坏了,就和那天他第一次看到她一样,他出声安慰道:“你不用怕,不是非常严重,到了医院就好了。”

  苏绵大口的喘着气摇头:“我没事,可是,我不应该扑倒她的,应该推开就好了。”

  “这怎么能怪你,事情发生突然,你不扑倒她,她可能伤的更重,来,把她交给我。”许世谨抱起昏迷的吴薇,让人给她简单的止血包扎后,送到自己车上。

  “苏绵姐,你的手也受伤了。”所有人都在关心吴薇,林琳却意外看到了苏绵手背流着血。

  “没事,皮外伤。”工地的土地上面有着很多尖锐的石砂砾,因为扑倒的方式,重力挤压手背上面小的伤口好几处,小小的石头砂砾嵌在肉里。

  “苏小姐,上车,一起去医院。”许世谨打开车门说道。

  上车前,苏绵回头抬头看向掉下木板的大楼,又看了看地上的木板,怎么会落在防护栏外面。

  “苏小姐,我们要赶紧送吴薇去医院。”许世谨提醒道。

  苏绵立马走过去上车,不敢耽误一秒钟。

  其余人也快速上车。

  公安厅,办公室内,何晓雅拿着检验结果报告递给莫梁,只见他接过一看,神情非常严肃,眉头深深皱起,难道是哪里不对吗?

  莫梁一言不发把报告又递给了左继,左继接过脸色也凝重起来:“怎么会是张贺的指纹。”

  何晓雅算是理清了些头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在房子里采集到了俩个人的头发,通过DNA检测其中一个人与尸体是吻合的,面包纸屑上的指纹与记录在指纹库的王川并不符合,确实与那个张贺完全符合,死者有可能就是张贺。”

  莫梁摇头道:“还不能做出这个结论,那到底是谁的头发都存在疑点,你上次说通过家属的DNA也能证明死者的身份。”

  “是的。”何晓雅点头道。

  “左继,这件事你去安排吧,让志扬回部队,我要见他。”

  “是。”

  何晓雅见他们似乎要离开,立马说道:“两位长官,那这件事?”

  莫梁手机响了,他看向左继,左继立马会意,他便离开接听电话。

  左继露出洁白的牙齿对何晓雅笑道:“这件事就要继续有劳何刑警了,过几天你们领导应该会给你具体的安排。”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边拨动一边继续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我先走了。”说完对着何晓雅**的眨眼。

  何晓雅吃惊的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来电,又看着左继的背影,这是怎么回事,有一种被长官调戏了的感觉。

  摇摇头,不管,反正这件案子她要跟到底。

  车上,左继正打算返回总军区,莫梁挂完电话后说道:“先去三医院,和王川相处的那位流浪汉快不行了。”

  左继闻言立马发动车子往目的地赶。

  “还以为有救了,一直昏迷不醒,还是撑不过啊。”左继说道。

  “只是当时抢救的及时,但是这种毒药的药效还是太强了。”

  “把他人的生命当作工具,总有一天要让他们付出加倍的代价。”莫梁咬牙切齿的说道,双手握拳不断攥紧,手上青筋显露。

  左继同样感到愤怒,就算付出生命也要找出那群败类。

  第三人民医院,苏绵一行人紧张忐忑的在门外等着。

  “苏绵姐,你去包扎下手吧。”林琳劝解道。

  “没事,我真的没事,不用在意我。”苏绵垂着头。明明是为了避免她被砸伤,才失手把她推倒在石头上,可心中涌起的愧疚和不安,丝毫不减。

  林琳还想说什么,别的同事制止了她,“算了,让她冷静会吧。”

  远处传来跑步声,声音越来越近,甚至能听到急促的喘气声。

  “明副总,你可来了。”

  明睿焦急的揪着说话的衣服,迫切的表情问道:“薇薇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快说!”

  “那个,你先别急,薇薇现在正在病房里,医生在检查治疗,具体状况还不知道。”

  “她怎么会撞伤头?”明睿几乎要吼了。

  “是我推的。”

  “什么?绵绵你说什么?”明睿不可置信,看着苏绵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

  林琳眼见要误会了,快一步的冲到明睿面前解释道:“明副总,是这么回事,当时苏绵姐和吴薇在聊天,突然大楼上掉下一块木板,就要砸到吴薇的头上了,所以苏绵姐就扑倒她避开那块木板,只不过没想到,吴薇头会磕到地上的石头,苏绵姐不是故意的。”

  明睿深叹两口气,舒缓了波动的情绪,转而看向苏绵:“绵绵,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苏绵沉默的摇头,心情十分的复杂。

  “哪里是什么聊天,要是苏绵姐没和薇薇吵架的话,我们早回公司了,就不会有这种事故了。”跟吴薇关系好的同事,带着怨念的口气,有意无意的想挑动明睿。

  “吵架?你们当时在吵架?为什么?绵绵,难道是因为我?”明睿果然听进心里了。

  当时俩个人确实发生了口交,但是就这点苏绵不觉得有什么过错,起码她没有。她愧疚,只是意外弄伤了吴薇。

  “我和她确实是在争吵,如果非要拿这件事找原因,我不觉得我哪里错了。”

  明睿没有苏绵这么说,他因心疼,心里早偏向吴薇了。

  “绵绵,你也知道薇薇一向是争强好胜的性格,我知道她对你确实有不对的地方,我希望以后你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和她过多计较,我也会劝解她的。”

  呵!他这话,和吴薇联手唱双簧吗?

  苏绵冲到明睿面前,两只手抓住他的手臂,情绪在崩溃:“我拜托你,拜托你们,你们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扯我进去,我说了,跟你,跟她。我欠她的吗?高兴对我笑,不高兴对我怒,请问,我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计较。”

  她甩手转身往医院的花园的走,所有人包括明睿都惊讶住了,一方面被她的话,一方面她很少发这么大的火。

  苏绵坐在长椅上叹气,肚里的那股火发泄出来后,反而更加惆怅。

  医院最高楼层,病房内,“额额额。”躺在床上的男人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呻吟,身边站在一位护士给他注射药剂。

  “两位长官,最多只能支撑一小时。”一旁的医生遗憾的说道。

  莫梁走上前看向男人,他的瞳孔放大,被巨大的痛苦折磨着充满了惊恐。

  “医生,他能听见我说话吗?还有意识吗?”

  “这个,无法确定,但可以试一试。”医生回答道。

  莫梁从怀里拿出张贺的照片递到他面前说道:“这个人,你有见过吗?”

  “额额额啊……。”男人的目瞪如牛,突然的失去控制,不断的抽搐着身子,像一条鱼般在床上挣扎,身边护士根本压制不住他,被他大力的推倒在地。

  莫梁赶紧扶起护士,左继和医生都围上来按住男人。

  “啊救啊啊救,死,死啊啊命。”男人发出了痛苦的喊叫声。

  莫梁又拿出王川的照片递给他。“这个人见过吗?”

  男人只看一眼就盯着莫梁,持续了半分钟,嘴里呢喃道:“杀,杀了我,杀了我吧,求求啊啊啊。”眼角不断的流出眼泪。

  莫梁收回照片,看他痛苦无助的模样,他伸手握住男人的手,低下头在他耳边悲凉的说道:“对不起。”

  “啊啊啊啊。”男人张着嘴支吾着。

  莫梁面色凝重抬起头朝医生说道:“麻烦你了。”

  医生叹口气点头,作为医生面对患者这么痛苦的模样却束手无策,能做的只有让他安乐死。

  莫梁和左继走出病房,“你在这里等我一下。”说着他就朝吸烟区走了。

  刚才那一切左继也感同身受,他愤怒的朝墙上挥拳。

  下楼后,莫梁和左继从侧门出去,穿过一条长廊。莫梁突然停住脚步,左继也跟着停下。

  奇怪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莫梁转头看向右前方,香樟树下坐着的背影。“你在车上等我。”

  “是!”左继点头,往前走了一段路,反应极快的躲在墙后面,小心翼翼的向前面的莫梁偷瞄了几眼,随后捂嘴偷笑着离开了。

  “唉!”苏绵也差不多冷静了,打算回去看看吴薇的情况,虽然会很尴尬。

  她刚起身没走两步,头就撞上了结实的胸膛,把她反弹的微微后仰,左手臂和腰同时被握住,伴随着温润的声音。

  “小心!”

  非常熟悉的声音,她欣喜的抬头,俊朗不凡的男子映入眼中。他背光而立,仿若置身于光芒中的耀眼,一套军装加身,添增男子刚毅之气,挪开不眼之势;头上戴着军帽,脸上倒映着光影,望着她的眼睛里,有许多道不清的光辉,忽明忽灭的闪耀着。

  

第四十一章 真假死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