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可我就是忘不掉

  傍晚,夕阳的光辉残存在天际之上,落日,已近西山,城市的灯光接连不断的被打开,恍若太阳隔世般再次赐予整座城市无际光芒,日不落帝国在这个时代再次上演……

  血九幽回到家,打开房门走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等待着他,坐在沙发上的,留着苍白的胡须,面容刻尽沧桑感的人,血九幽的私人教师艾伯斯特。

  “老师?”血九幽显然对他的到来感到有些诧异。

  他看着血九幽,脸色浮起笑意,道:“回来了。”

  “您怎么来了?”血九幽一边走到他身边一边问道。

  “怎么?不欢迎?”

  血九幽轻幽一笑,放下书包道:“哪敢!?”

  艾伯斯特将一份文件放置他的面前,说道:“我来给你送你的考试题,我们已经半个月未见了,我要考验你的水平有无提升或下降。这个周末上交给我。”

  血九幽看了看这份茶几上的试题,又将静若湖水的目光转至他的脸上,问道:“您来青葵市,就是为了给我送试题吗?”

  艾伯斯特依旧是慈祥笑着,再也不是那个在战争场上冷酷无情的领导者,或许他也真的累了,在这样和平的年代,安稳和平凡抹去了他所有的锐利凶狠,现在的他彻彻底底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准备安享晚年的老者。

  他回答道:“我来看看一个老朋友,听说他最近遇到点难题,想要请教我。还有给你带回来你拜托我打听的,你姐姐的消息。”

  艾伯斯特一句话让血九幽的目光再也无法平淡,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也彻底抹去了血九幽眼中的希冀之光。

  他说:“很抱歉,我带回来的不是好消息!我……确实找不到阿萱在哪里。”

  血九幽最终还是归于恍如死去的静谧。

  艾伯斯特的回答也透着些许无奈,道:“老实说,整个RS Empire集团都找不到她在哪里。董事长对她这个人才求之不得,她偏偏这么喜欢玩失踪。”

  希望燃尽,变为冷却而灰败的绝望,如同烟尘,飘散于空气中,再无温度,血九幽不免怅然若失,紧紧闭上眼睛。

  艾伯斯特看出他的失落感和担忧,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吧,阿萱不会有事的。”

  血九幽没有说什么,只是始终低垂着头,若有所思。

  最后,艾伯斯特站起身来,道:“我该走了,你好好照顾你自己。”

  在艾伯斯特走到门口时,突然耳边传来了血九幽的一声呼喊:

  “老师……”

  艾伯斯特停下脚步,转过身,发现他正站着身体,直视着自己,冷漠的眼瞳中,有一种绝望和哀伤在滋生。

  “怎么了?”他问血九幽。

  “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血九幽说道,面容呆滞,却神采不改,那是说不出言不明的冰冷。

  艾伯斯特也侧过身,正面对着他,问:“什么?”

  血九幽的心底渐渐冷了下来,温热的血液仿佛被冻结住,导致整个身体已然僵硬,他停顿了几秒钟,最终才问出:“当初的最高主席遗令,真的是我父亲亲手写下的吗?”

  闻言,艾伯斯特沉默了……

  “回答我。”血九幽逼问,眼眶已经是泪水盈盈,红透的一圈,如同血液浸染一般。

  这时,艾伯斯特才缓缓开口道:“我放弃了所有法术,把你们所有人复活了,再带到这个平静的世界,不是让你再去纠结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的。”

  血九幽银牙暗咬,双拳紧握,青筋怒爆,泪水已经临近崩溃边缘。

  艾伯斯特的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他记得,好久没有什么事能够让自己皱眉了,这是多年来的首次。

  他劝说道:“就当那是一段历史,忘记了不好吗?你只是个17岁的孩子,去想些17岁的孩子该想的事情不好吗?”

  “可我就是忘不掉——”血九幽最终失控怒吼,声音回荡在整间客厅里,很久很久。

  他双手按着太阳穴,大脑已经是疼痛欲裂,曾经的记忆,那些充斥得太满,让他都不知道先忘掉哪些的记忆,在脑海中疯狂地翻搅着。艾伯尔城的辉煌、自己的至高无上、到后来的枪林弹雨、一片狼藉、众叛亲离、身陷囹圄、遭到审判,自己甚至亲手杀死最爱的姐姐,最后无奈而葬身无妄海……

  还有血族那囚禁他们千年的诅咒,他被最疼爱他的亲生父亲宣判“不得好死”的下场!

  那身黑衣金袍,在就职大典那日穿上,便再也脱不下来,就像当初自己自语着的:

  “从此以后,我,再不是我了。”

  艾伯斯特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孩子失声恸哭,哭得撕心裂肺……

  他只是个17岁的孩子而已。

  正是因为这般不忍心,他才愿意放弃所有的法术,也要救活这个孩子,救活所有人。

  窗外是一片金黄色的夕阳,渐渐淡去……

第十五章:可我就是忘不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