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最高主席

  韩琳的面色再次变得轻蔑,他的话倒也提醒自己了,现在没有什么联盟,也没什么帝国太子了,自己也没必要对他那么客气,反驳道:“不好意思,我今天一定要为我儿子讨个说法!”

  “你儿子违反校规,证据确凿,没什么好说的!”上官子华义正辞严地驳斥道。

  “上官部长,我劝你还是别在这里多管闲事,本来我不想和你计较的,要是你也站在他这边,我可要重新考虑了。”

  “哇塞!我好怕啊!”面对他这般威胁,上官子华冷哼了几声,不屑道,“我告诉你韩楚凉,我上官子华不是没骨气到背叛朋友的人!更何况在如此和平的年代。”

  “是吗?你也别后悔!我还就不信了,这小子还真能这么嚣张?!”“给我起来!”

  韩琳直接上去拽住血九幽的衣服,血九幽也实在烦他们在自己耳边叽叽歪歪的,想尽快清走他们,于是自己起了身,转过头。

  看见他脸的那一刻,韩忠韩琳吓得浑身如同被一道雷劈过一般了。

  “最高主席!……”韩琳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个称呼,继而连连后退,惊恐将她的身体震得重心不稳,险些就摔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弥漫于他的眼前,血九幽昨日刚刚感受到往日那段最痛苦的记忆卷涌的滋味,现在眼前又出现了这些人,更是听到了这个称呼,他的心中,已然无法再平静如水。

  血九幽暗暗地握紧了拳头,一股令人心悸的隐忍在他的体内出现,冷漠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这对兄妹,唇瓣微动道:“你们想要证据,去问校长去要监控;你们想要来找我麻烦,我没你们想理我一样这么想理你们。上官部长已经让你们滚了,趁着我还好言好语的时候,快点照做吧。”

  “哇!什么情况?”回到教室的姜愫音看见这一幕,稍稍愣了愣,看见这个刘子磊的时候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上去一把将他从自己座位上推开,道:

  “我一直以为找家长来报复同学是小学生才会做的事情,原来高中生也真的会有这样做的,真是令人开眼啊!”

  白偌芯的目光一直在血九幽身上,她看得出血九幽的神色已经出现了不对劲,也明白一定是因为这对兄妹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事。

  顿时,有一阵忧愁席卷而来,充斥了她整颗心脏。

  “你这丫头还敢在这里嚣张!?”刘子磊还叫骂着姜愫音,血九幽再忍不了,那段记忆折磨得他要发疯,失控地怒吼:

  “我让你们滚!听见了吗?”

  不只是刘子磊,所有人都被吓住了,包括姜愫音,同学们心惊肉跳,不免惊叹道他怎么会有如此气势,他身上似乎自带着王者风范,令人无法不敬服;而熟知曾经往事的几人,仿佛看见了昔日那高高在上的最高主席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阳光映照进来,他的那件黑衣上的镀金闪烁着耀眼的光。

  兄妹俩再也不敢待不下去,韩琳拉着儿子的手,与哥哥一起落荒而逃,刘子磊虽然自己被血九幽镇住,却也疑惑舅舅和母亲为何也会这般,被她拉走的时候还不肯罢休的想让母亲继续留下教训这群人。

  这群人离开后,血九幽只觉得心脏边的寒气越发浓厚,全身的血液都已经被冻住,那种绝望,那种在高楼上望下,却什么光亮都已不见的绝望再次出现在了脑海中,那份最高主席诏书,禁锢自己一生的黑金衣袍,一点点记忆铸成一把锋利的剑,猛地刺进了已经被冰封的心脏。

  他原以为心已经被冻得坚固,痛得麻木,然而此时,依然是如此清晰而彻骨的痛。

  情绪再也控制不住,血九幽无法在这许多人面前爆发,于是快步离开了教室。

  白偌芯担心不已,想跟出去看看,被上官子华拦住了,他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让血九幽一个人静一静。

  “他是怎么了?……”姜愫音还愣愣的,被他刚才的气势震慑得一脸懵,不解地问身边的两人道。

  他们却都没有回答。

第十八章:最高主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