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酒疯

  上官子华安顿完偌芯便离开了,血九幽将姜愫音放在床上,转过身正欲离开时,突然手臂被一把抓住了。

  他一惊,回头一看,半梦半醒的姜愫音,还被酒精麻痹着大脑,神志不清的她一把扑上来,直接抱住了血九幽就往床上摔。

  “喂……”血九幽还来不及喊或者挣扎,随着她的身体一起倒下来,再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她的面颊只有咫尺之距,自己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她温热而平缓的呼吸声和气息。

  血九幽反应过来,撑着床板准备起来,而姜愫音死死地抱着他,他正要挣脱,这个女人连手带腿一起上来,四肢就这样紧紧勾住了他的身体,深深的无奈还有郁闷感觉袭上心头,血九幽霎时间居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姜愫音一边搂得更紧,一边还呓语着:“熊熊,你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硬了?!不过还挺暖和的!?……”

  血九幽的眼神瞟到她床上的那只毛绒熊玩偶,暗叹了一句:“幼稚鬼!”

  谁知,姜愫音突然就弹坐了起来,睁着眼睛,完全已经醒过来了,把血九幽都吓得不轻,瞪着呆滞的双眼望着她,

  “你谁呀?”姜愫音梦醒了,但还是没醒酒,醉醺醺地看着他问。

  血九幽趁此机会赶紧起来,像逃开一般慌忙跑到门口,厉声命令她说道:“赶紧给我睡觉!”

  他再次想离开,姜愫音又冲过来把他抓牢了,还把他整个人按在墙上,指着他细细地看了看,道:“我是不是认识你啊?”

  血九幽郁闷至极,自己就该让她睡在地板上算了,真是多管闲事把她送回房间,弄得现在自己都陷入“深渊”里。

  “拜托,赶紧回去睡觉!”

  姜愫音抓着他,一改平日里的暴躁霸气的女汉子模样,变得小鸟依人,娇滴滴地说道:“哥哥,你别走,我郁闷,我委屈……”

  “你郁闷什么?”血九幽感叹道,自己才应该是最郁闷的吧?本来应该回家睡觉了,却被你这个喝醉酒耍酒疯的女人缠住!

  “我妈妈不要我了……”

  姜愫音一句话让血九幽改了心境,他突然想起来了,伊诺说过,她也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可怜孩子。

  姜愫音在昏沉之中,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之中,恍恍惚惚的说出了往日那段最黑暗的记忆,“她为了钱,为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她说要杀了我!……”

  血九幽更加惊诧,“她要杀你?……”他问道,心脏不知为何愈发疼痛起来,或许是与自己产生了共鸣,自己何尝不是被父亲杀死的,父亲那份遗令,无异于给自己判了一个“不得好死”的酷刑。

  “对!就是……就是……”好像被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折磨着,姜愫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她颤着步伐走到了阳台边,指着那里说,“就是这样的一个阳台,在这里,她把我推下去。我当时……当时就这样摔下去……”

  “喂!”血九幽赶紧从痛苦窒息的回忆里挣脱,大叫一声向她冲了过去,这里是24层,摔下去必死无疑的。就在姜愫音要爬上阳台的那一刻,他眼疾手快地将她抱了回来!

  “别拦我!那个女人,她要我死,我就死给她看!”姜愫音手脚狂乱地舞动着,嘴里伤心凄厉地大叫着,那种怨恨,愤怒,仿佛是中从灵魂深处抽取出来的情绪,无法磨灭无法淡去。

  血九幽将她抱住,紧紧抱住,恍如害怕失去一般抱住,捏着拳头,红了眼眶,24层高楼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他曾经的绝望,让他对那世界巅峰都无所畏惧,可是为什么,在这里望向远处的时候,他的心还是会痛,会慌,会难受……

  他当然知道,过去的早已过去了,但是那么多事情,自己怎么可能那么快便释然呢……

  天空之中孤零零的飘落下了些许雨珠,曾几何时,自己的处境是那么的凄凉。

  他现在将她抱着,这是两个被亲情伤得体无完肤的可怜孩子,在互相取暖。

第二十八章:酒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