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互诉衷肠

  话音刚落,血九幽迎面挨了重重的一拳,打得他整个人翻转倒下去,倒在沙发旁,倒在姜愫音的身边,大脑旋即传来了一阵眩晕感,与疼痛一起击得意识都溃散开来。

  “真是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就凭着父亲宠爱你,夺走原本属于我的最高主席位置,还要一次次挑起战争搞得生灵涂炭,让整个血族不得安宁!父亲要是看见你这么胡作非为,应该也会死不瞑目吧?长老们说得没错,你不仅没资格居高位,而且没有资格姓‘血’。你不是跳楼了吗?为什么还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不干脆摔死了算了!?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才够世界人民解气。”

  血九幽的拳头紧紧握着,青筋颤得令人看了忍不住发怵,血九旭的话一句句都说在他心口最痛的地方,仿佛一根根钢针猛烈扎着自己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他再也忍不住了,情绪全然崩溃:

  “对啊,我就被摔得粉身碎骨凄惨死去,你是我哥哥,但是你何曾知道这些时间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经历了什么,你未曾了解过,你有什么资格去说那些话,如若不是你的挑拨,九萱姐怎么可能死,世界怎么可能引发那些大战,血九旭,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究竟做了一些什么!”

  这些话,是血九幽任职期间,埋藏在心中的话,今天全部发泄了。

  尽管给了他最高的位置,最大的权力,他都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

  “你……”血九旭被他气到,莫名感觉到一阵心慌。

  血九幽的眼底干涸了泪,只剩下一片红血丝,他静下了声音,道:“血九旭,现在这样的生活,是我梦寐以求的。你,要么就安静地活下去;要么再把我逼死一次!不过我告诉你,我可一点都不怕你!”

  血九旭瞪着他,眼中一道道利光闪过。

  血九幽背过身去,强大的高冷气场重现他的身边,道:“兄弟一场,这一拳我忍了,从今往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在说到此时话锋一转,“不,应该说,自从那天我被逐出血族后,我们就再没有关系了。”

  “咱们走着瞧!”血九旭扔下这句狠话,转身离去。

  关门声响起后,血九幽整个人倒了下去,气息全无一般倒了下去,悲伤和痛苦已如泉涌,将他的身体击垮了。

  没想到,此时,耳边居然响起一个声音:

  “主席,你没事吧?”

  血九幽震惊地望向她,一股恐惧顿时涌上来,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姜愫音扶着他,说:“快起来!”

  两人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姜愫音从茶几下拿出来一个药箱,从中取出药膏递给他,并且说:“放心吧,你们刚才的话,我一点没听懂,我只知道,你大哥把你差点逼死了。是这样吗?”

  血九幽斜睨着她,目光中尽是怀疑。

  “真的!别怀疑!”姜愫音坚决道。

  血九幽稍稍松弛,目光收回,接过她手中的药膏。

  姜愫音瞥了他一眼,带着点紧张,说:“我听伊诺说过,你的爸妈已经走了。我也想过,你的故事绝对不简单,也知道偌芯和子华都很清楚你的故事,他们顾及你,什么都没告诉我。”

  沉默了几秒钟,血九幽低垂着眼幕,轻轻动了唇,道:“那我,就和你说点你听得懂的话吧,我父亲将财产和权力继承人的位置给了我这个十七岁少年,身为几率最大的继承人的我大哥,因此对我恨之入骨。不仅仅是他,整个家族的人甚至其他与我家族有利益关系的人们,都怀疑我的能力,都不会心甘情愿服从我这个小孩子。我一直照顾着所有人的利益,保护着家族内的人。为了所有人能够平安无事,我甚至甘愿被他们驱逐出家族,甘愿放弃一切。可是到最后,他们一个个都想我死。”

  姜愫音尽管已经有所感觉,但是听到这些话后,仍旧觉得心惊不已。受到了深深的震撼一般,呆了几秒,没有动弹。

  回过神来后,姜愫音微微一笑,整个人也显出异于平常的静谧,说道:“作为回报,我告诉你我的故事。我的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母亲带着我嫁给了另一个有钱的男人,那个男人也有个女儿,比我大了十岁,母亲把她当作亲生女儿看待,把我当仇人看待。我一直知道她已经不爱我了,但我从没想过她会杀死我!直到有一个雷雨夜,她把我从顶楼推了下去!”

  “后来呢?”血九幽侧过头来,目光正面对着她问。

  姜愫音眉毛一挑,俏皮地回答:“后来和你一样啊,被人救了。而且我被我爷爷找到,可是爷爷一定要逼着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我一点自由都没有,所以我从家里逃出去了,逃到这里来,一个人生活。”

第三十六章:互诉衷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