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跳楼记忆

  出了鬼屋,姜愫音的命已经没了半条,血九幽已经觉得自己可以去看看耳科医生了。

  “我还真是有点后悔让你进去这里……”血九幽郁闷感叹。

  “喂,我是真的害怕好吗?”

  “怕什么啊?都是假的。再说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永远是人。”

  “恐惧是人人都有的。就像你,你敢正视自己曾经的记忆吗?”

  她这一句话令血九幽停住脚步,回过一个冷淡而略带疑惑的眼神,对着姜愫音。

  姜愫音的脸色变得严肃认真,漆黑的眼眸里被阳光映出缓缓浮现出来的深邃,对他说:“可以的话,跟我去个地方。”

  望着她渐渐走远的身影,血九幽略一思虑,动身跟上去。

  姜愫音带他到的地方,是欢乐谷里的跳楼机前,这种游乐器材的乘坐台可将乘客载至高空,然后以几乎重力加速度垂直向下跌落,最后以机械将乘坐台在落地前停住。就像跳楼一样。

  “你不是差点跳楼死吗?你敢再体验一次这种感觉吗?”姜愫音问他,口气里带着些挑衅的味道。

  血九幽仰头望着这个游戏设备,现在的阳光遍布他的脸庞,好似在艾伯尔城里那座世界之巅头顶的光芒,仍旧让他略微感觉到眼前的迷茫。

  他忽然瞥向她,眼神冰冷,同样挑衅:“你好像也差点摔下高楼死掉?”

  “对啊!所以我可以和你一起!”姜愫音淡然回答道。

  心头居然没有任何激动的潮流涌动,情绪依然如此平静,血九幽不屑地轻轻勾唇,回答:“走吧。”

  姜愫音饶有深意的一笑,低下头问身边的伊诺说:“伊诺,想玩这个吗?”

  “想——”伊诺开心地笑着回答。

  “那我们走吧。”

  登上乘坐台往下,姜愫音往下看去,所有景物缩小成一个个点,距离阳光和云朵愈发近了,姜愫音的双眼愈发睁不开,光芒刺痛了眼瞳,她轻轻闭了闭双目。

  “害怕了?”在一边的血九幽却没有任何太大的反应,明亮的阳光淡雅而纯净,如同水流静淌在身边,映得他的瞳孔更加静谧。

  原来再次经历这种滋味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毫无感觉。

  姜愫音没有回答,整个人呆呆的,任由身体往下自由降落。

  “哇哦——好棒好棒!好好玩——”自由落体开始的时候,旁边尖叫连连,这种冲击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可是有一个不一样的就是伊诺的声音,这胆大的小姑娘在那里鼓掌叫好,笑容依旧,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血九幽望着这个小女孩,渐渐扬起唇角,目光若星光闪烁着,脑海里,突然飘出一句话:“真是令人羡慕啊!”

  曾经,自己带着什么都已经虚无的绝望,毫无留念的从世界之巅一跃而下,这里的高度对那座高楼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没必要害怕。曾经是深刻的绝望冲击掉了一切,心脏麻木也就没有了感觉,而现在,他不知道是什么,在这平静的年代,玩着孩子们的游戏,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因为从未经历过,所以不知道吧?

  血九幽身边的姜愫音,回忆起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自己的双手死死抓着阳台,十楼的高度,摔下去无疑是要粉身碎骨,她无助,恐惧,慌张,于是更加用力,但是更加用力手上就更加酸痛,快要抓不住了……

  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回过魂,只有这三个人精神饱满,姜愫音忿忿地走到一根柱子旁,一拳砸在上面,沉重的闷响。

  “贱人!”她狠狠咬住银牙,发出这个声音。

  血九幽看着她的反应,走到她身边,淡笑了一声说:“我似乎是赢了你了。”

  “什么?”姜愫音不解地望向他。

  血九幽凝视她,严肃重现,解释说:“既然是直面曾经的黑暗记忆,就不该再因为它们而有任何情绪,包括你这样对把你推下去的人的愤恨。”

  听着他这冷漠声音说出的话,姜愫音的怒火顿时被熄灭了不少,愣愣地望着他出神。

  “主席哥哥,小姜丝,我们接着去玩其它的吧。”伊诺兴高采烈地说。

  血九幽低下头,微笑道:“好!”

  夜幕降临,月光下的韩家宅邸,灯光明亮之下,却氤氲着一股阴森。

  “怎么?您也见到血九幽了?”韩忠惊问道,前几日受到的血九幽的气,还没缓过来。

  “这小子!一点都没变!”血九旭的仇恨之火燃烧在他的眼瞳中,他的面容上都有清晰的扭曲痕迹,现在一提到血九幽这个名字,他的胸口都会一阵闷热。

  血九旭紧紧握起拳头,望向韩忠道:“韩董事,明天,你带着所有木槿学院的董事去学院,找学院领导,并当着全校的面,开除他!”

  韩忠显得有些为难,问道:“可是,我用什么理由开除他呢?无缘无故的,可不会令学生们服气啊!”

  “你是校长,你想有什么理由,就有什么理由!”血九旭说。

第三十九章:跳楼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