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麻烦

  天空阴沉沉的笼罩着大地之上的一切,空气之中沾染着缕缕雨珠,血九幽站在走廊边,轻风吹拂而进,拂起血九幽额头前的丝丝刘海。

  他该怎么找到姐姐的孩子?这孩子是男是女?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全校通告,现在请所有同学以及老师到风雨球场集合——”

  “全校通告,现在请所有同学以及老师立刻到校风雨球场集合——”

  “全校通告,现在请全校班主任立刻确保本班同学到风雨球场集合——”

  语气一次又一次的加重,原本还在走廊之上缓步走着的同学,仿佛立刻跑了起来,血九幽的思绪迅速被拉回,眼眸略一沉凝,疑惑漫上他的脸庞,这个从广播里传出的声音很熟悉。

  他在脑海之中稍稍一搜索,转瞬之间便浮现出一个名字——韩楚凉。

  怎么会是他……用校园广播室除了老师,应该就只有学生会的广播站成员了。

  血九幽蹙了蹙眉头,转身往广播室走去,校园广播室的门半掩着,他伸手轻轻地一推,走进去一看——

  韩楚凉听到门打开的声音,转头看着此刻站在门口的血九幽,将手中话筒的开关轻轻往下一推,嘴角勾起一丝邪魅,微笑道:“主席大人,您难道是没有听到广播吗?怎么连一个带头作用都起不好?”

  血九幽将眉头舒缓开来,眼眸重现锋利,逼视着他问:“是谁允许你在这里用校园广播的?”

  韩楚凉冷哼一声,眼神中尽是不屑,反驳:“主席,我劝你,现在还是立刻去风雨球场看看比较好,看看你这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还能不能保得住。”

  闻言,血九幽的脑海中回荡起那天韩忠在校长办公室甩下的话语:“一个学生会主席你都拿他没办法,你这个校长还有什么用。我看你干脆让贤吧。我这就跟木槿的校董们反映。”

  “怎么?主席大人还不过去?难道想违反校长的命令?”韩楚凉大声笑道,看着眼前仿佛是陷入沉思的血九幽,语气中尽是轻蔑。

  血九幽面不改色心不跳,整个人如同山涧泉水,冰凉而淡静,只是觉得这对父子实在是有够烦的,让他有些微微厌倦,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当年在云龙帝国皇宫里,千百黑衣人包围着,面对只有咫尺之距的死神他都没皱一下眉头,现在还会怕什么!

  “处理完你父亲,我再来收拾你!”血九幽留下这句狠绝的话语,声音如刀刃一般冷而利。

  风环绕在学校的四周在空中荡漾起丝丝涟漪,今日,空气的湿度格外重。

  当血九幽和上官子华从校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风雨球场几乎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了,这里,是一个比万人礼堂还要巨大的体育馆,一般学校的大型聚会都会在此进行。

  由于人流的众多,声音也格外的嘈杂了起来,蔓延在风雨球场的每一个角落。

  上官子华看出血九幽眼神之中存在着的些许担忧,便问道:“在想什么呢?”

  血九幽边走着,细微的雨点拍打在他的脸庞之上,一边轻声说道:“没什么。”

  “这么不愿意和我分享?难不成还怕我以后侵犯主席的知识产权啊?”上官子华不正经地说道,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回去告诉你。”血九幽侧过头,对他沉吟一声。

  风雨球场被一个巨大钢顶所笼罩覆盖着,球场之内,黄色的灯光充斥着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哇!快看,是那个学生会主席来了。”血九幽刚走进去,一群女生便疯狂般的叫了起来,瞬间,连锁效应似多米诺骨牌一般迅速在球场之中传递开来。

  “快拍照片。”一名女生大喊着,顿时,几十台手机同时对着血九幽,快门声音和闪光灯此起彼伏的在血九幽的周身响起。

  血九幽依旧一张扑克脸,今天到场的一万多名的同学之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是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集中到这个地方的。

  “哇塞!我简直是自取其辱啊,怎么会跟你站在一起。唉……”在一边的上官子华轻轻地将手放下,玩笑说道。

  “韩家父子又来找麻烦了!”血九幽凝望着球场的台上,那里摆放着桌椅和话筒,还没有来人,他一句猜到会是谁来。

  “啊哈!?”上官子华感慨一句,冷冷一笑,感慨道,“这韩楚凉还真是闲着没事干啊!不过这也难怪!岁月在的时候,他就一直觊觎学生会主席的位置,好不容易等到岁月转学了,本来十有八九属于他的学生会主席,现在成了你,他当然会这样。”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血九幽轻蔑一叹,望着台上的目光恍若冻结。

  上官子华不免开始担忧,侧过头望向他问道:“不过话说回来,毕竟他是老师,你只是个学生,他要是真的想对付你,你可以吗?”

  血九幽浮起一个讽刺的笑意,眼幕低垂,唇角上扬冷蔑的弧度,道:“身份又能怎么样?我是最高主席的时候,所有人都有胆子冒犯我!因为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除了这个身份以外什么都没有。就好比我看现在的韩忠一样!”

  听完他这番话,韩楚凉也淡然一笑,愁绪顿时烟消云散,感慨道:“没错!……”

第四十章:麻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