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质问

  是姜愫音,她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她知道那是陌生得令自己不敢承认的感觉!

  白偌芯颤抖着睁开眼睛,恍惚间有些失神。渐渐地,她茫然呆怔地望着那一地的碎玻璃,顷刻间袭来恐惧和震惊,然而又发觉自己被他如同视若珍宝地保护着,紧紧地保护在他的怀里。

  心跳的声音重新回荡于耳畔,她知道自己还活着……

  白偌芯颤抖着睁大了眼睛,仿佛听到自己的耳膜中清晰地传来“轰”地一声,血液都要冲破自己的皮肤汹涌流出。

  “血九幽!”她惊恐大叫,再也顾不得许多,忍不住抱住他。

  “主席,你怎么样?没事吧?”

  “主席……”

  场下的同学都围过来将两人扶起,血九幽按着左边的肩部,后背传来撕裂身体一般的疼痛,让他都动弹不得了,站起身的时候,差点因为这痛感而再次倒下去。

  “快去医务室看看!”上官子华大叫着,就要把血九幽拉走。

  “不必了!”血九幽却停在了原地,缓了缓,脸色煞白,却不改凌厉,愤怒道,“去给我找工作人员来解释清楚,这盏灯为什么会掉下来!”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管这个!快去医务室吧!”上官子华都快要崩溃了,面目都扭曲,这个家伙还是这样,一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的态度!

  “我不管怎么行?要是哪个班级排练的时候或者表演的时候真的出事怎么办?”血九幽严厉反驳,已经被冷汗浸湿的刘海下,一双眸子闪烁肃光。

  还是往日熟悉的他,上官子华想起来,那么不容置疑,那么果断决绝!

  “姜秘书,快去。”血九幽吩咐道。

  姜愫音没有回应。

  “姜秘书?”他又叫了一遍。

  姜愫音还是没有反应!

  “姜愫音!”血九幽的分贝提高了,终于将她唤醒:

  “啊?”

  “我说话听见了吗?”血九幽质问说。

  姜愫音还呆呆的,没反应过来,声音断续的问了一句:“你……你说什……什么?”

  “我说快去找这里的工作人员!”血九幽重复一遍,用了点力气,背后彻骨的疼,他忍不住咬了咬牙。

  “好!……”姜愫音答应一声,脚步略显踉跄的离开。

  场地里,血九幽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的一个位置上,面前站着两个工作人员,一男一女,都是中年模样。

  男人首先开口,笃定地道:“我们明明检查过场地所有设施,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血九幽轻轻抬起眸,一道炫目的光直刺他的脸上,冷声道:“你不觉得你这话很可笑吗?”

  男人怔了怔,血九幽继续说,“这么多双眼睛看到,现场还有那一地的吊灯的残渣,你现在跟我说绝不会有问题?”

  他突然哑口无言,心里不免开始紧张起来,他旁边的女人却理直气壮地驳斥血九幽说:“你这个同学怎么回事啊?要管也是老师来管这件事吧?你不过就是个学生,哪里来的这么大权力?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听到她这么说,男人也随即附和:“就是!学生会主席了不起是不是?不管怎么样,你都只是个学生!”

  姜愫音忍不住了,刚要上去开口斥骂,被在她身边的上官子华拦住,他在她耳边轻轻道:“放心吧,他们死定了!”

  姜愫音疑惑地看向他,看见他一个自信而神秘的微笑,又疑惑地看向血九幽,他坐在位置上,毫无过激反应。

  面对这种质疑,血九幽还能有什么反应?他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曾在世界上坐了最高位,受到的非议他都数不清,现在再听到,根本就和耳旁风一样。

  现场的光线暗了不少,血九幽的脸色显得越发幽亮,那抹冷笑在他的唇角,讽刺感至极:“你们这种人啊,对老师奉承巴结,对学生不屑一顾,还真是本末倒置,蠢到极点了!你们今天给我的就是这样一个答案,我看你们在这里的工作,应该也快要到头了!”

  两个人都嗤笑了一声,这个家伙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吗?还想开除他们?开除他们也是校长的事!他算什么!

  血九幽问:“办公室主任在哪里?”

  一个男生走过来,恭敬地喊了一句:“主席。”

  血九幽站起身来,不容置疑的寒冷口气命令道:“把这件事告知整个学生会还有全校同学,收集他们对此事的看法,还有对这群工作人员的处理方案。”

  “是!”他答应。

  血九幽走到办公室主任身边的时候,留了一句悄悄话:“不要说有任何人受伤了。”

  “为……”他刚想问,血九幽已经走远了。

  出了万人礼堂的时候,血九幽刚才的强大气场顿时消散了,他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按着左肩,惨白的脸上冷汗涔涔。后颈部那样痛,痛得仿佛有一个锤子在狠狠地砸着一般,骨头都快裂开了,连喘息都来不及,终于支撑不住,他无力地倒下来。

  姜愫音正好在此时追出来,看见他颓然倒地的那一瞬间,她惊叫:

  “主席!”

第四十九章:质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