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狠毒

  夜深人静,城市的繁华在灯红酒绿间游走着,血九幽坐在房间里的桌边,准备处理学生会的工作,可是脖子稍稍一动,便疼得恍如骨骼碎裂一般。

  只亮着一盏台灯的房间稍显得昏暗,突然有一团红色光芒出现,渐渐化为一个人影,身着一袭红色旗袍的容雪川出现在此。

  “听偌芯说,你受伤了?”她问。

  血九幽听得出这个声音,因为脖子上疼痛难忍,他无法回头,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我没事的,雪川姑姑。”

  容雪川一步步走过来,到他身后,深黑色的瞳孔略微有丝亮光,幽声感叹说:“我这么辛辛苦苦救活的孩子,可不能有半点损害了!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隔壁套间里,姜愫音喊来伊诺,蹲下身,把一个袋子递到她手上,凝视着她道:“交给你一个任务。把这些送去给隔壁那个主席哥哥。”

  伊诺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她认得出来,疑惑地问姜愫音道:“都是药哎!主席哥哥生病了吗?”

  姜愫音说:“先别管那么多了,快去吧。记得,他要是问你怎么知道他受伤的,你就说是听到小华子和我的对话才知道的,还有,一定要送到他手里面,知道了吗?”

  伊诺那圆溜溜的眼珠一转,俏皮一笑道:“那有什么奖励吗?”

  姜愫音无奈回答:“奖励你玩一个小时游戏机,可以吗?”

  “耶!”伊诺开心地笑着跑出了门。

  “注意安全啊。”姜愫音不忘嘱咐道,“送完就回来。”

  伊诺跑到血九幽屋门外的时候,发现大门居然是开着的,她犹豫了会儿,干脆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可是客厅内却空无一人。

  伊诺的第一反应是,会不会有小偷进来了?于是把动作和脚步都放轻放慢了,突然看见有一个房间里有红色的光在闪烁。

  这个天生的好奇宝宝,决定去看看这是什么。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那间房的门口,透过门缝看见的一幕令她目瞪口呆的画面。

  一个穿红衣服的披头散发的女人,在血九幽身后,手里是一团红色的光。

  伊诺害怕极了,以至于双手都抬起来去捂住嘴巴,却没想到自己的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袋子掉落在地,惊动了房内的两人。

  她赶紧转身逃跑,容雪川的面容忽变得凶狠冷毒,追出房门去,五指弯曲着,手掌心的一团红色气流直直地攻击向这个只有六岁的小女孩。

  “不要——”血九幽惊慌大叫,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挡在这孩子身后,容雪川反应迅速,就在要击到血九幽身上的瞬间,她将法术收回。

  “伊诺!伊诺你醒醒。”血九幽回过神时,这个孩子已经昏倒在自己怀里,在叫不醒她。他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心脏如同被剐去了一块般的感觉,那样痛,那样空,突如其来。

  他的伤被容雪川治愈,脖子已经可以活动自如,转头瞪向走来的这个勾唇冷笑的女人,涌动的气焰令他的口气将近于怒吼:“您这是干什么?这不过就是个孩子!”

  “她看到我施法术的一幕了,就得死。”容雪川却漫不经心地回答,眼中一道道冰凉刺目的光现出。

  血九幽厉声诘责:“您也是母亲,难道就不会考虑她的母亲如果失去孩子会有多心痛吗?”

  容雪川讽刺地一哼,红唇勾起妖媚冷漠的风情,回答道:“我都已经生活了上百年了,从来不会在杀人的时候考虑什么的。”

  血九幽瞪着她,面对原本如此感激的人,此时他的眼底却悉数尽是冰冷的怒气。

  容雪川看着他的模样,红唇的笑意多了戏谑的味道,轻声叹道:“看把你急的!最高主席,你还是这么善良!难怪你父亲当初选择你接替最高主席位,知子莫若父,他肯定你会牺牲自己保护整个世界的……”

  “不要再说了!”血九幽打断了她,口气里已经是染了不少的怒火,这些话如尖刺似的一根根插入心脏里,他只得赶紧让她的话停下来,转而问道,“你把这孩子怎么了?”

  “放心吧,她只是昏过去了,醒来就会没事的。”容雪川淡漠地拨弄了几下自己的黑发,依然是凉如夜下池水的声音,道,“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饶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不过你得让她忘记今天晚上的事情。”

  容雪川化为一道红色光芒,渐渐消失在这房间里。

  “伊诺……”血九幽轻轻唤了她一声,这孩子却无法回应,此刻的她,那样安静,回忆起平日里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血九幽更加心疼。

  抱起她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伊诺身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血九幽听到声音,却没有低头去看是什么,只是把这孩子抱到自己床上,细心的将被子掖到她的脖颈处。

  然后,他才出房间来帮伊诺捡起这东西,而就在拿起它的瞬间,血九幽如同被一道惊雷劈过。

  这块血色玉佩,是用血玉打造而成的,血玉是血族的专有宝物,因为属罕见之物,仅每代族长家拥有,当年父亲为自己和哥哥姐姐都打造了一块。

  这个孩子怎么会有血玉?而且,这个半月形状,好像是五个兄弟姐妹中的……

  是姐姐的!对!这就是九萱姐姐的玉佩!

第五十一章:狠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