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知晓

  姜愫音却没再管这缘分有多么奇怪,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哎,伊诺怎么会晕倒呢?”

  血九幽随便找了个理由:“我和她聊了一会儿,这孩子好像太困了,就睡过去了。”

  姜愫音却完全不信:“怎么会?!她平时不到八点钟是绝对不会睡觉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故意不告诉她真相,姜愫音就越觉得不对劲,一个要问明白才行,如果是她自己,她可以不管,但伊诺的事情,她绝不会模棱两可。

  血九幽突然望向她,眼眸中是一片少见而真实的温柔,他说:“谢谢你。”

  “什么?”姜愫音不解。

  “谢谢你照顾她这么久。”

  姜愫音叹了口气,依然坚持:“别转移话题,伊诺到底怎么了?”

  “拜托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我姐姐的事情。”

  她居然发现,他的目光里的期待夹杂了几分乞求,平日里高高在上、气势逼人的他,这样的目光可真是前所未有的。

  这样的他,姜愫音无法拒绝,对他述说了三年前的故事:

  当时,她还在自己家里,面对着身边哄孩子睡着的血九萱,姜愫音惊恐地喊了出来:“什么?你要去找孩子的爸爸?”

  血九萱将食指放在唇间,向她比了个小声点的手势。

  姜愫音将她拉到一边,放低了声音道:“九萱姐姐,你走了,这孩子怎么办呀?”

  “所以,愫音……”血九萱紧紧握住她的手,眼中有殷切的希望,略显卑微地道,“拜托你,无论如何帮我照顾伊诺一段时间。”

  姜愫音惊问:“你要把孩子寄养在我这里?”

  “对!我所能信任的,就只有你了。”

  姜愫音不免觉得压力很大,为难道:“可是,九萱姐姐,我不过就是个十四岁的初中生,我怎么可能照顾得好孩子呢?”

  “我相信你!拜托了。”

  姜愫音说:“伊诺被她妈妈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不过只有三岁,我以为,这孩子会天天哭着要妈妈,可是没想到,她却比一般孩子坚强得多,很快适应了与我在一起的生活,三年了,一直跟在我身边。”

  “你和九萱姐姐是亲姐弟?”姜愫音对于血九幽刚才的话不免感到些许的莫名其妙,但是细细想起来,血九萱和血九幽都姓血,而从他们的名字来看,他们是亲姐弟不奇怪,更何况,他连伊诺一直携带的那块血红色玉佩的来历都如此清晰,那么便可以肯定伊诺就是血九幽的外甥女了。

  姜愫音虽然不知道这种亲人失而复得的喜悦,但是她知道,失去亲人的痛。

  血九幽在床边轻轻的坐下来了,此刻的他,只想静静的看着眼前已经熟睡着的伊诺,他不知道伊诺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姐姐也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便将自己的孩子随手给他人带着。

  姜愫音看着眼前满脸惆怅的血九幽,开口问道:“怎么了?找到了你的外甥女?你不开心么?”

  血九幽抬头,看着姜愫音,眼眶之中突然饱含着泪水:“你和九萱姐,是什么关系?”

  姜愫音顿了顿,缓缓说道:“朋友关系。”

  闻言,血九幽的思绪瞬间便被拉回了自身的脑海之中,九萱姐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自己放下孩子呢,难道是七年之前的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但是,自己在跳楼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像九萱姐这样的人物去出手处理的,难道在自己死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给我讲一下在这七年之中世界的变故。”自从血九幽醒来之后,就再未了解过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以来,他始终逃避着那曾经自己站立过的世界政坛……

  姜愫音瞬间懵了几秒,回过神来问道:“怎么突然对世界有兴趣了?”

  血九幽的眼神之中充斥着难以泯灭的冰冷,每每回想起曾经的事情,自己总是会陷入这样的一种状态,强大的气场在房间之中瞬间被散开来了一般,此刻的他,仿佛依旧是那位身披黑金衣袍,站在世界之巅的最高主席。

  姜愫音感觉不妙,便没有继续向下问道,赶紧开口说:“据我了解,自从七年之前的那场大战结束之后,时任世界政府的领导便把世界的中心城给改名了,就是如今的这座城市,曾经好像叫做什么……艾伯尔城……后来,世界的变化只有宗教的变化了吧,人们对宗教的信仰慢慢的弱化了,但是世界上宗教的影响力依旧强大,现在最大的两个宗教天圣教和岚尹教的教皇好像是同一个人,叫什么,洛嘉……具体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世界层面的东西,我还真的不是特别了解。”

  “洛嘉……”血九幽蹙了蹙眉头,脑海中闪现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第五十三章:知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