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三章:父女相见

  木槿学院原本的安静由于一辆辆车辆疾驰而入瞬间变的喧闹了起来,学校门卫根本便不敢阻拦车辆的闯入,只因为车辆之上明显的悬挂着血族的标志,即便血族如今已经远离世界政权,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血族在世界之上依旧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以及势力。

  洛嘉站在八楼的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边,俯视着不断进入校园的车辆,车辆之上,一个个全副武装的警卫有序的排好阵列的走了下来,俨然如同军队一般。

  “教皇陛下。”此时,自己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洛嘉冷酷的说道。

  门被打开,韩忠走了进来,他即刻张口说道:“教皇陛下,血族来我们学校了。”

  洛嘉背对着韩忠,依旧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俯视着校园之中的一举一动,淡淡道:“你不用管,他们是来找我的。”

  韩忠长舒了一口气:“好。”

  话落,便退了下去。

  不一会儿,一辆防弹车从道路中间开了进来,血族丝毫未管学校现在依旧在教学时间。

  洛嘉轻轻的闭上了双眼,很快,意料之中,办公室外一排整齐的跺脚声,随即所有军人都大声喊道:“族长好!”

  片刻,办公室外,血渊敲了敲门,自己终究还是顾及到里面的人此刻的身份是教皇,所以该有的礼节还是必须要有的。

  “请进。”

  洛嘉话刚落,门便被打开了,刹那间,十六个警卫举着枪一涌而入便将办公室给包围了起来。

  血渊缓缓踱步走进了办公室,而洛嘉则转过身,看着不断走进自己的血渊,向后退了一步,曾经的自己,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第一主席团的第九任最高主席,是血族的族长,而如今的自己,却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生身父亲。

  “教皇陛下。”血渊依旧不失礼仪的恭敬叫了一声。

  洛嘉点了点头,冷酷依旧弥漫在她的脸庞之上:“血族族长可有何事?”

  血渊脸上的表情也立刻冷酷了起来,仿佛眼前的人与自己毫无关系般:“请问教皇陛下,您将我儿子血九幽带到哪里去了?”

  洛嘉冷呵了一声,说道:“血九幽?请问血族族长,血九幽去哪里和血族有很大的关系吗?血族族长今日带了血族的军队来我们学院,就是为了问清楚一个与血族毫无关系的少年去了哪里?真是可笑。”

  血渊攥紧了拳头:“他是血族的五少爷,是我儿子!怎么会与血族没有关系!”

  洛嘉冷眼看着眼前的血渊,大声说道:“血族五少爷?七年之前,血族长老院可是院昭告天下,将血九幽剔除族籍,从此往后血族与血九幽再无任何关系,血九幽连死的时候尸体都未曾葬入血族长眠宫,血族族长当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吗?”

  血渊立刻大声反驳道:“既然是被赶出去的,就可以再将他接回来!如今我才是血族的族长,我已经承认,血九幽为我血族之人。”

  洛嘉与血渊四目相对:“血渊族长,你以为过去的一切都成往事了吗?那我问你,当初你为何要将我抛下,我,难道不是血族的二小姐么?”

  血渊顿了顿,不可置信地望着她,连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你……你都知道了?”

  洛嘉冷笑道:“血族族长,如今我是天圣教与岚尹教共同的教皇,你以为,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我?”

  血渊犹豫了片刻,立刻对旁边的守卫说道:“你们全部都出去。”

  “是!”守卫得令立刻一涌而出。

  当大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洛嘉的冷酷依旧存在脸庞之上,而血渊则渐渐的走近了洛嘉。

  洛嘉看着眼前不断向自己走近的血渊,则不断的向后退去,直到靠到墙壁,血渊在洛嘉身前一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声音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般的严厉:“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终究是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此生。就算你恨我也好,就当我,这辈子,没你这个女儿!”

  洛嘉呵呵一笑,泪盈眼眶。

  “既然你已经知道,那也该知道,幽儿他是你亲弟弟,你不忍心伤害他的吧?告诉我,他在哪里。”

  洛嘉笑道:“好,族长大人,我现在就告诉你,血九幽就在你们自己人血九旭的手上。从今以后,我们划清界限!你依旧是你的血族族长,我依旧是我的天圣教皇。”

  血渊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话语,即刻转身离去,办公室中,只留下洛嘉一人,蹲下身,用双手捂着眼睛。

  “为什么你可以承认全天下,可以不顾安危来找血九幽,却唯独不能承认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一切……为什么要到现在,我对他已经无法自拔了,才让我知道这一切……”

  血渊站在门外,并未马上离去。

  洛嘉的哭腔传入他的耳畔,血渊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此刻的你是教皇陛下,如若我承认你是血族之人,不知道又会引起怎样的风波,处在世界最高处的人,总是要有牺牲的。”

第九十三章:父女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