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营救

  一路之上,血渊的心中始终焦躁不安,他急忙打电话给血九旭,却发现血九旭的电话已经关机,此刻的他,拨通了血九萱的电话,赶忙说道:“你现在立刻到天道府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电话对面应声答道“嗯”。

  血渊便将电话给挂了下,血渊坐在车内,蹙了蹙眉头,洛嘉是自己女儿这件事情世界上只有他自己和他的夫人知道,而他的夫人早已逝去,自己在几十年之中也绝口未题,难道……

  血渊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喃喃道:“族谱……”,自己当时将这件事情记录在摆放在最高主席房间内的秘密族谱,执政楼毁了,而族谱也失踪了,应该就是落在洛嘉手中了……

  车辆疾速的向前行驶着,几乎是贯穿了整座艾伯尔城,虽然一直在超速当中,但是街道上的警察没有任何人敢对血族的车辆如何。

  仅仅过了二十分钟,车辆再次到达了森海豪庭,依旧是如此的奢华不减当初,森海豪庭的道路当中,所有人看到是族长的车辆便立刻让行,车辆在天道府停了下来,眼前,血九萱早已等候着,看到父亲走下来,即刻开口叫道:“父亲,有消息了么?”

  血渊紧蹙着眉头:“洛嘉说九幽在九旭手里。”

  “什么!”血九萱颇有些惊诧的说道,自己当然知道父亲死后血九幽与血九旭之间的关系……

  血渊没有多言,向着天道府一号楼走去,血九萱与几个护卫也赶忙跟上。

  血渊再次拨打了血九旭的电话,依旧处于关机状态,他抬头看着眼前的豪宅,天道府,是血九旭的府邸,而一号楼,是血九旭常用来处理犯人的地方,只是自己从未管过他罢了。

  “父亲,血九旭就住在这里吗?”血九萱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看到父亲在这幢楼前停了下来,便赶忙问道。

  血渊点了点头,喃喃道:“立刻将这门给我砸开。”

  “是!”身后的几个护卫立刻上前,向门砸去。

  巨大的响声在天道府中蔓延了开来,血九幽依旧处于黑暗之中,听着门不断被砸的声音,他冷冷笑道,即便自己此刻的喉咙依旧如同烈火灼烧般疼痛,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

  片刻,大门坚如磐石般,任凭护卫们怎么打砸。

  青葵市的另一边,木槿学院,学院之中的木槿花由于季节的更替渐渐的凋谢了下去,没有了往日的盛装。

  所有的教学秩序都在一如既往着,课间,不知道谁大声喊叫了一声:“班长回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透过窗看向走廊,上官子华不慌不忙的向着教室门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后,跟着的则是姜愫音。

  上官子华走到教室门口,尴尬的笑了笑,便走了进来,如若不是自己今天睡晚了,也不会这么晚才到,而奇怪的是一向早到的姜愫音也睡晚了,他们两个在学校门口碰面,便一同走了进来。

  白偌芯坐在座位之上,看着走进来的姜愫音,双眼立刻放光一般,但是令她觉得有丝毫不安的是,姜愫音的双眼之中竟然没有任何的神采,脸色也极其的苍白。

  由于是课间,当所有人都围到上官子华身边的时候,白偌芯走到刚坐下的姜愫音身旁,轻轻的碰了碰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刚想开口说话,猛然之间,姜愫音便伸手慌忙的打掉了白偌芯的手臂。

  白偌芯缩回手臂,问道:“愫音,你怎么了?”

  姜愫音抬起头,看着白偌芯:“没事,同学,只是我希望你不要碰我。”

  “同学?”白偌芯明显的发现姜愫音说话的语气也极其的奇怪,“愫音,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姜愫音淡淡的笑了笑,点头道:“知道啊,你是白偌芯。”

  白偌芯叹了口气:“愫音,你好好休息吧,是我对不住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住院,也不用受这份罪了。”

  姜愫音摇了摇头:“那以后补偿回来就好了。”

  闻言,白偌芯有些惊诧,但是还是尴尬的笑了笑:“好。”

第九十四章:营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