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愿以蝶之斑斓,驻守世之无彩

燕绯翎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吾愿以蝶之斑斓,驻守世之无彩。”

  “又是这句话。”陈申皱了皱眉。

  他很郁闷,自己办案多年,却偏偏对这个自称蝶的贼没办法——这已经是他这周第五次把蝶追丢了。为此他还被上司训过话。

  陈申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蝴蝶镖收进塑料袋——每一次他追丢时,都会在脚边发现这样一枚蝴蝶镖,上面总刻着同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陈申怀疑蝶是否想要向自己传达什么讯息,因为蝶在案发现场也会留下蝴蝶镖,却没有刻任何字;而在众多警察中,也只有他收到了刻字的蝴蝶镖。

  他回到警局,把塑料袋交给助手:“小刘,帮我检查一下有没有可疑指纹。”

  小刘接过袋子,问:“陈警官,又没追到吗?”

  陈申点点头,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分析案件。

  蝶已经作案十几起,主要是向较为贵重的宝石下手。这些宝石本身的相似度并不高,主人也不同。但巧的是,这些宝石最初的拥有者,竟是同一个人。更巧的是,这位宝石商在出售这批宝石前一穷二白,却靠这批宝石一夜暴富。至于宝石的来历,则鲜有人知晓。

  陈申叹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小刘从里面出来,把袋子放在办公桌上:“陈警官,还是没有结果。”

  陈申站起来,拍了拍小刘的肩膀:“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回家歇歇吧,今晚我来值班。”

  小刘感激地点点头:“谢谢陈警官!”

  小刘走后,陈申又坐下来,把蝴蝶镖收进抽屉里。它落在十几枚蝴蝶镖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深夜,正在闭目养神的陈申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一家私人展览馆的报警数十颗宝石同时失踪,现场还留有一枚蝴蝶镖。

  又是蝶。陈申想着,迅速赶到展览馆。现场保护得很好,连蝴蝶镖也还立在站台上没有被移动过,可是除了这支镖外却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蝶切断了电力供应,安保系统都瘫痪了。

  陈申戴上手套,拔起蝴蝶镖。出乎所料地,镖上刻的不再是以前那句话,而是——“吾将候尔于宝石溪畔。”

  陈申立刻将现场交付给手下值班警察,驱车驶向远郊的宝石溪。

  宝石溪,据说就是所有这批被盗宝石的来源。蝶选择这个地点,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陈申想。

  离宝石溪还有数百米,一片树林令公路拐了弯。路边上一个金属物体引起了陈申的注意。他停下车,发现又是蝴蝶镖。只见上刻四字“西行半里”。

  向西走,必须要进入树林,而他既已追查至此,绝无退缩之理。

  他把手枪掏出来,检查了一下弹夹,又放回枪套里,然后打开手电筒,沿溪边前行。

  走了一段,陈申远远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烁。再走近些,他又看到空中漂浮着几粒萤火。

  萤火?可是现在不是深秋么?陈申想。

  鬼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陈申一跳。这一带并没有墓地,可是随着他越走越近,却又分明看到那“萤火”没有实体。

  还有十米。陈申右手搭在枪套上。

  五米。陈申的脚步越来越轻。

  两米。

  一枚蝴蝶镖突然飞过来,打坏了手电筒。陈申一惊,拔出手枪指向一片黑暗。

  左侧的树木发出簌簌的声响,陈申忙转过身去,却被一只手将枪口压了下去。

  陈申的双眼已经适应了林中的亮度,借着月光,他看到对方戴着面具。面具的边缘,显现蝴蝶的轮廓。

  “你是——蝶?”陈申试探着问道。

  对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枪推回到陈申的枪套里,轻声道:“莫吵了亡灵。”

  凭着多年当警察的经验,陈申预感接下来会有一个秘密被揭开。而蝶的苦衷,也会明了。

  蝶向前走去,陈申紧跟其后。

  他们来到萤火的中央,眼前的景象令陈申看呆了:七十二颗失窃的宝石全在这里,整齐地排列成一个蝴蝶的图案,在月光下显现出斑斓的色彩。图案各处,立着十二枚蝴蝶镖,闪耀着金属的光芒。

  “每一枚蝴蝶镖,都代表一位已逝之人。”蝶缓缓开口。

  陈申看向蝶:“那么,你是复仇者?”

  “确切地说,我是他们中的一员。”蝶指向地上的图案。

  “什么意思?”陈申疑惑不解。

  “两年前,你所在的警局接手了一起失踪案,共十二人失踪,而警局一无所获,对吧?”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那十二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幸存者?那他们……”

  “他们都死了。当初我们一行十三人来此寻宝,只有一人回到城里,发家致富。余下的十二人中,十一人的躯体埋葬在这里,还有一人,已将灵魂埋葬,只剩一具无主的躯壳,化身为蝶,去寻找那个杀死了自己良知的同伴。”

  “你是说,是那名宝石商杀了那十一个人?动机是什么?宝石吗?”

  “是的。那晚我们庆祝成功,恰巧有一只蝴蝶飞过,就突发奇想把采来的宝石摆成蝴蝶的形状,围坐喝酒。当时只有他没有参与。当晚,大家都醉倒了,我酒量不佳,独自出去呕吐。而当我回到这里时,大家却都没了气,宝石和他也一起不见了。”

  “所以你自称为蝶,拿回了他所夺走的东西?”

  “对。”

  “可是那批宝石还有十二颗不在这里。”

  “那是他采的,理应归他。”

  “……这样。你引我来,是为了揭发他的罪行吧,可是你为何不直接报案?而且,为什么选我?”

  蝶沉吟片刻:“其实当时我和他关系最好,我不敢相信是他想要杀死我们。可是一年来真相逐渐明了,而且我了解到他在警局有关系,当年接手失踪案时在职的警员,先后被裁撤或调动,如今只剩你一人了。”

  “原来如此。”陈申说着,露出一个微笑,“你让我忙了这么久,可是终于见到你,破了这个案,我倒不忍心逮捕你了。可惜的是,你犯了法,还是要跟我走。”

  “你明白你抓不到我的。”蝶也笑了。

  “好吧。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陈申笑笑,向蝶伸出右手:“那么,再见了。”

  蝶没有跟陈申握手,只是将一枚蝴蝶镖放在他手心,然后飘然而去。

  陈申举起蝴蝶镖,借着月光读出了上面的字:“蝶将翩翩而舞于尘世,饰之以七彩。”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陈申摇摇头。

  数天后,报纸上登出一条新闻:“宝石失窃案竟与失踪案有关,两起案件现已一并破获。”

  偏僻的小镇里,一个男人把手中的报纸放到一边,从上了锁的柜子里取出一个蝶形的面具:“陈警官,谢谢你。”

  他拾起桌上的铅笔,在文稿后加了一句话:“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窃贼与警察的故事。”

  END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