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商界拍卖

  刚下过雨的夜,有着朦胧的美。在A市最辉煌庞大的豪华展厅,今年度商界慈善晚会正进行中。

  由国政府及C国第一家族慕容家主办,这场慈善晚会的规模不算大,VIP邀请才不到50人,却个个都是商界里的大人物,从装置设计到红酒香槟等都是最顶级的。

  本来就不习惯也不喜欢出席这种场合,唯知静静地在角落的高脚桌吃着点心,等着李末从人群中回来。

  “小姐,不知在下有荣幸请你跳支舞吗?”盘子上多了只手,唯知抬头看去,是宫氏的继承人宫越凡,也是这三个月来’有意’收购唯你企业的其中一人。

  长得文质彬彬,却是个眼高手低的主儿。

  想是这样想,但嘴上却文雅的回答:“是我的荣幸。”微微一笑,她肯确定宫越凡并不知自己的身份,正好探一探底细。

  俩人优雅地跳着舞,宫越凡本来想从这女人口中问出她的底细,毕竟这晚会不容许无身份的女伴,即使是以女伴进来也必须有独特的商界地位,自己旁敲侧击地问了不少问题,却总是被她转弯似的回答。

  “宫总,你别着急。我是李末手下的助理,今晚刚好唯总没空,我就来陪着李末了。”见宫越凡快不耐烦了,唯知不慌不忙的说。

  李末的助理?正巧...真是天助他也!

  “原来如此,那就是陈小姐了吧?我真是眼浅,竟然没认出你来。”宫越凡眯眯地笑着。

  陈小姐?连李末助理是陈晨他也知道?“没事。最近听李副总说起,宫先生似乎有意收购唯你,而且志在必得?”

  宫越凡轻松地笑笑:“确实有意。陈小姐如果不介意,我正好缺个项目经理来着手处理这次的收购计划,提成绝对高,不知陈小姐…有兴趣吗?”他敢说,他给出的条件绝对比在唯你当个副总助理要好上几倍,女人没道理拒绝。

  “这个...就看宫总给出的条件了。我相信不会让我失望的。”红唇诱惑地向上扬,鱼儿上钩了。

  一支舞跳完,唯知借口去了厕所。留下的宫越凡自满地笑着,那女人叫自己的一声宫总已经是点头的意思,得来全不费功夫。

  从厕所出来的唯知随后又被几个男人撘了讪,大家都是冲着她一个单身女人的神秘身份,但今晚除了宫越凡,剩下几个都不是她的目标,也就草草地拒绝了。

  “无聊了?”穿着深灰色格纹西装的李末看见拒绝了几人的唯知,打趣地问。

  画了点眼妆的媚眼斜睨了李末一眼,“宫氏的找过我了,向我抛了个树枝,算是有收获。不过,人如其名,越凡越烦。”摇了摇头,她刚才和他跳舞的时候,除了重点那几句,其他着实想不起来。

  “呵,又把自己当陈晨了?”他就不明白了,她要去当孙尚香刺探军情,也没必要次次都把自己当成别人吧,搞得他每次都被陈晨埋怨。

  [李副总,唯总这次又用我的名字跟别人谈下了两个亿的合作单!]

  [李副总,这次是3个月的独家供应…]

  [李副总,这次是北区的代理…]

  [李副总,这是变成全国性独家销售…]

  越演越烈,唯知每次出去刺探军情,总是利用陈晨的名字写了无数的空头支票,到最后陈晨一个个地得罪了,唯你也是一个个的搞定了。这其中的招数,他曾和唯知询问过,却怎么也问不出了所以然来。只知道,她次次都能轻松地把敌军的嘴撬开。

  “敌在暗,我在明,我是为了大家着想。”没心没肺的继续吃着蛋糕,李末却也驳不了她的话,如果不是唯知,唯你企业今天什么都不是。

  两年前,唯知还是自己在X大的跨级学妹,毕业前不久竟然召集了一众师兄弟妹组成了唯你,不得不说,唯知在商业方面确实是奇才,不仅如此,作为一个领袖,她识才及领导的能力也奇高。他当初只不过一个在学校成绩平平的大四生,却被她找来,在她的“年轻时不努力,人到中年你想努力也没力气”等名言的推动下有了今天的成就。

  晚会的慈善拍卖部分即将开始,唯知对拍卖兴趣缺缺,有钱的话她还宁愿去买多一只仙股。

  想到钱,她才想起一件事,懒散的对李末说:“对了,明天,帮我安排…”

  商界的拍卖与寻常的拍卖不同,寻常拍卖的物件大多是价值连城的珠宝,古器玩意或倾城美人。此次由国政府及慕容家联合主办的商界拍卖,有关拍卖物品却换成了市值过亿的地契房契,新颖科技或商界人才等。只要是作为一个商人需要的,拍卖会上都可能出现。

  前面拍过了海港城的永久地契,山月楼的持牌证,最新防盗装置,在场的各商界大佬都竞相出价,唯有唯知李末两人像局外人一样默默地看着。

  来到最后一样拍卖物件,主持人突然神秘兮兮地宣布:“今年的商界拍卖,会是这数十年来最特别的。这一次的压轴,将会是和慕容总的一次面谈机会。”

  话音未落,周围传来欢呼尖叫声,大佬们都为此次特别的物件和别人叫嚣着。

  “慕容总,是慕容家的慕容迟?”唯知想来想去,在这C国,不,全球各国里,能让商界人蠢蠢欲动的,只有一个慕容家。

  “是他没错。这次刚好是慕容氏担任主办方,不过这亚洲,确实有趣。”传闻慕容家的慕容总裁慕容迟,12岁开始被定为慕容家接班人,18岁正式接手后更是把慕容家跨越国际,如今一手遮天整个亚洲和半个欧洲,堪称比曹操还传奇的人物。更重要的是,不管是C国还是哪里,只要和慕容氏谈上了一单生意,那意味着未来的巩固及长期的合作关系。

  主持人看大家都争相竞标,奉承地说:“但与我们慕容总面谈的机会,不是那么容易的。竞标方式并非价高者得,而是…在座的荣誉值。”

  啥?

  “啥荣誉值,你说清楚点呀!”“这是个什么东西?”有几个年级较大的老总因为机会太难得而躁动了起来。

  主持人继续似笑非笑解释:“我手上已经有了慕容总搜集回来的各大集团管理层的荣誉值,请大家稍安勿躁,我这就解释。”

  这搜集回来的荣誉值,说白了,就是没大家的事儿了。赢家已内定!

  唯知挑了挑眉,对这位传奇的慕容当家的作风颇为刚兴趣,荣誉值这回事,在C国并不盛行,倒是近几年在西方国家如M国B国非常普遍,尤其在挑选各大排行榜的时候。

  随后,就听见主持人的解释:“荣誉值,是为近年来西欧国家畅行的商业角逐模式,荣誉值的定义有很多,估算出来的数据也有很多种,但主要分为两大部分,一为旗下员工工资待遇,二为业内道德指标。”

  在场的大佬们听得都快傻了,这是什么跟什么,他们可从来没听过呀!

  事实上,员工待遇及业内道德确实是因为独特的C国国情而被忽略的,C国因为人丁昌盛及人才众多的关系,相比其他国家更来的竞争激烈。当竞争如此激烈的时候,很多财团都相对对员工福利减少重视,毕竟人事成本永远是商家的最大开销。

  “此荣誉值已经通过慕容氏的专业统计下,得出了结果。我这就宣布结果,请大家稍安勿躁。”主持人继续说着。

  把荣誉值当作压轴的竞标条件,看来慕容氏有要刻意调高国内薪资的意图,唯知想着。

  “在座的荣誉值最高者...是唯你企业的唯总。”主持人突地望向在人堆里的唯知,他通过资料早就锁定了这个叫唯知的女人,乍看之下才20出头的样子,想不到竟是神秘的唯总。

  打了个颜色给李末,李末绅士地笑说着:“今晚唯总因有私事,只有在下和助理前来。我会把这好消息通知她的。谢谢。”

  话落,周围突然炒哄了起来,比原先未揭晓得主是还要激烈几分。

  早就猜到各大佬会不满的情况,主持人又陪笑的说:“唯你企业虽在近两年迅速发展,规模虽不必在商界里的各国际财团,但经慕容氏的专业计算,其工资水平对比乃是业界最高,搜集回来的资料也显示其各分部运营都符合制定的道德指标。实是实至名归。”

  尽管传来各大佬恶狠狠的目光,主持人还是笑笑地继续做着总结。全场无一服气,但此评估是慕容氏主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最懊恼的还是宫越凡,在收购唯你的事上才刚刚有些眉目,这会儿跑出来个荣誉值和慕容氏面谈机会,股价势必上涨,对收购的事情百害而无一利。

  最开心的莫属唯知和李末,今晚的大赢家是他们。

  因为唯知的关系,唯你从创办至今都以’’员工第一’的主旨在运营,唯你员工一年的工资和奖金加起来确实不像一个这规模集团应有的水平。原本只是内部的事情,竟没想到今天还会给他们带来和慕容氏合作的机会?想着,李末心里对唯知的佩服又上了一层。

第三章 商界拍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