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慕容当家

  平时极少出席此类活动的唯知,短短两个月破天荒地参加了两次晚宴。

  来到慕容集团的办公楼,一路电梯直达66楼,这楼是专为高级员工使用的消遣俱乐部,今晚的内部庆功宴也在这里举办。

  黑色的高跟靴子在大理石的地上扣扣的响,唯知见自己一出电梯就被无数双眼睛看着。

  微微一笑,只当做自己高跟鞋敲响的声音太高,破坏了俱乐部里的优雅钢琴声所以被行的注目礼,她直接走向人群里试图寻找魏文彬。

  人是他第一总秘邀来的,打了声招呼自己也好早点回去。

  兜了兜,发现现场的女生少得可怜,也就几个看起来40几岁看起来非常干练的女人,剩下清一色都是西装笔挺的男人。

  好不容易找到了魏文彬,他正和一位全场除唯知以外看起来最年轻的漂亮妹子说话。

  妹子黑发直如瀑布,五官精致肤如凝脂,和魏文彬说话间眉眼里都是萌态。

  注意到唯知的到来,魏文彬测了身走向唯知。

  “唯总,谢谢赏脸。这位是我们Boss的妹妹,慕容沁。”

  定睛看着穿着半休闲套装的唯知,慕容沁双眼发光,“唯小姐!你好!”她心目中盼了多时想见而不见得的女中豪杰,今天终于如愿让自己碰见了?

  说完还急急地伸出了手。

  怔了一怔的唯知这才意识到人家是想和自己握手,赶紧伸手回握。“原来是慕容小姐,你好。”笑笑的说。

  唯知笑起来眼角弯弯像极月亮,非常有亲和力,慕容沁看着更加激动。

  “唯小姐,我买过你所有的书。你的名言,我个个都记了下来!”说完继续,“你那句’纷争处处,我自逍遥’真是说得太好了,我…我可以叫你唯老师么?”

  慕容沁的双眼似乎比刚才更亮,唯知觉得有些太耀眼而又呆了呆,“额…”她是出过两本书,但那也只不过是在大学里帮着教授写的从金融角度出发的社会处身之道,自己在书里也就那么丁点小的名字,竟还有书迷??

  而且,自己这书迷,还是慕容氏的唯一千金?

  她差点扶额,赶紧回道:“当..当然可以啊。”再赔上笑脸。

  在旁边的魏文彬听着两女人的对话,眼睛骨碌骨碌地转,脑中想着这未免太巧合了。

  “唯总,小姐,我有些事先去处理,你们聊。”魏文彬交代了声,就走了。

  唯知继续和慕容沁聊着,慕容妹子的樱桃嘴一直在动,虽是个很讨喜的女孩,但她也确实平常很少和人聊天,聊得最多的也只有自己的弟弟了。

  从慕容沁口中得知,她最近在M国的哈大刚念完硕士,这几月回来C国过暑假,因家里最近老是安排相亲,自己知道大哥恰好在A市巡逻业务便偷偷地溜了出来。

  其实,也不算溜出来。她这次,也是有重大任务在身的,呵呵…

  唯知一看慕容沁的年纪最多也就和自己差不多,果然名门望族的子女小小年纪就都被当成了商业联姻的道具。可怜了眼前这水灵灵的萌妹子..哎..

  “唯老师,你有没有男朋友啊?”唯知递过来一杯香槟,古灵精怪地问。

  她不能喝酒…“我要开车,喝果汁就好。”拒绝了香槟,她才想起自己还没回答,赶紧回:“没有。工作太忙,也没合适的。”碍于慕容小姐的身份,她只能正经地回答。往常别人问起,她都是一句’关你屁事’回答了事。

  听到这句的唯知更佳兴奋,粉拳握紧在下巴处,激动地说:“那你见过了我大哥吗?他很帅,很帅,很帅哦!”岂止很帅,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看过比自己家两个哥哥还帅的男人。

  不久的将来,慕容沁将为自己今天的这句话打嘴,啪啪啪很大声那种。

  唯知脑中回忆起一个月前自己’湿身’的一幕,当天坐在后座的,能让慕容集团第一总秘当司机的,恐怕也没几人了。

  见是见过,不过当天自己太过狼狈,确实没好好记得慕容迟的脸,“见过的。”。

  还想继续萌萌套话的慕容沁,眼尖看到远处总裁电梯的灯在亮,手快地拉着唯知的手冲向总裁电梯的方向。

  唯知突然被这么无缘无故一拉,就跟了上去。

  ‘叮..’一响,在场的人都齐齐看向总裁电梯的方向,而唯知和慕容沁已经站在了电梯门口。

  门开了,里面站着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前者右脚上擦得黑亮的皮鞋踏了出来,视线对上正站在慕容沁旁边的唯知。

  男人鹰一般的眼望着唯知,左嘴边扬起一个别有深意的笑说:“好久不见,唯小姐。”声音低沉而具有磁性,透着男人的成熟。

  第一次正眼看到慕容迟的唯知,面无表情呆呆的顿时不知所措。

  什么叫好久不见,他们明明上个月才见过。

  不过,她不看不知道,一看——竟然发现以前自己在教科书上研究的成功人士,叱咤风云的慕容迟,竟然长得这般妖孽?

  再次懊恼上次自己实在太窘迫了,连看都没看清楚。

  “唯小姐,这是我们Boss,慕容总裁。”慕容迟身后的魏文彬看两人热流般的眼神实在不好意思,开始介绍起来。

  笑话,她当然知道,都已经站在自己的眼前了,她眼力有那么差么。

  从不知所措回过神来的,唯知再次挂起专业的笑,“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说着眼神再次往下飘。

  她一向待人和善且客气,这慕容总裁自己难道得罪过?这眼神炽热得,连自己都不敢看了...

  俩人的动作持续了5秒,魏文彬决定打破这份尴尬:“今天正好唯小姐在这儿,Boss想请客和唯小姐吃顿饭,餐厅已经约好了都。”说完魏文彬抛给在场大众一个眼神,示意大家该干嘛干嘛去。

  “...走吧。”慕容迟淡淡地说着。转身回到总裁电梯里。

  唯知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本来慕容沁也要跟的,硬是被魏文彬拽着手不放。

  总裁电梯随着关门缓缓下降后,66楼俱乐部简直像炸了锅似的,一众慕容集团管理层阶级人员纷纷讨论着这第一次见到的女人——莫非,是未来总裁夫人?

  头顶上的吵杂声随之传来,唯知眼球左右左右地转着,这电梯内的气压,太强。

  欲打破这份尴尬,唯知先开口说道:“那天的事,非常感谢慕容总。”她故作镇定地朝慕容迟看向一眼,谁知撞上对方直勾勾的眼神丝毫不避忌。

  “不用,车子当回礼太过客气。”说着,慕容迟移开眼神,淡淡地说着。

  顿时领悟慕容迟的意思,唯知客气答:“哦,车子是我弄脏的。应该的。”耸了耸肩,她当时一屁股全身湿透地坐上人家真皮座椅上,赔辆车,她还是有能力的。

  “是我让他停的车。”

  额——言下之意?

  空气又安静了片刻,’叮’一声电梯直达停车场。

  “那我改日再送给慕容总一辆吧。”唯知笑眼弯弯地回答,她还能怎么着,虽说送出去那车确实贵嗖嗖,自己都舍不得买一辆,不过对方又是慕容的当家,恐怕还得送更高级的。

  “不用。我没开车,坐你的。”说完慕容迟双手插口袋就往前走,身后跟着满脸问号的唯知。

  跟着慕容迟来到了白色的B级奔驰前,唯知一脸呆萌才发现原来是让她做司机的意思。

  乐意至极,当一次司机可以省下她那几千万的赔车费用,她何乐而不为!不过,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开的是这辆车?

  “去哪里啊?”启动了引擎,唯知自然地侧仰着头看向慕容迟问。

  “随你。”慕容迟无所谓答。

  这…她刚才明明听见魏文彬说的订好了餐厅。“好吧,那我带你去我最喜欢去的餐厅。不过——”说完上下扫了扫慕容迟,“不确定你是否欣赏就是了。”音落,她退了车。

  ‘滴滴,滴滴’车子的自动安全系统探测到副驾驶座上的乘客没系安全带,不断提醒着。

  “慕容总,系下安全带哦”他平时坐的车都是自动系上安全带的?

  慕容迟静静地看着唯知,眼尾扫过自己身侧的安全带。

  汗颜,他慕容总裁原来习惯让助理扣上的安全带。

  只好倾身帮他拉了安全带扣上,只不过1秒不到的时间,唯知手脚麻利地完成。

  慕容迟静静地坐着,享受被美女服务的福利。从小对气味敏感的他,淡淡的薰衣草味因为唯知拉安全带的动作渐渐变浓,原来她有点熏香的习惯…

  车平稳地一路开到临近市区的一小住宅区,独立式的房子一栋栋中间有着一家全白色的小咖啡厅。这里离唯你企业不远,唯知是当初在视察办公室位置的时候找到的店。

  想到堂堂慕容集团当家可能这辈子都没去过这种地方,唯知轻声问:“这里ok吗?晚餐时间,不会很多人。”

  以为慕容迟会让她换餐厅,却没想到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径自下了车。

  夜色朦朦,路边亮黄色的街灯和白色的咖啡厅看起来格外有情调。唯知看了看觉得不错,自己平时都是上班时间过来,晚上来还是第一次。

  “唯小姐,欢迎光临!”是唯知先进的门,店里不算亮堂,每个桌上都用鲜花和蜡烛装饰着,比外面看起来更有浪漫气息。快到8点的时刻,店里不是太多人,看着只有一半的客人。

  咖啡厅的老板是位三十几岁的混血男人,从刚才看到唯知的车就放下手中的事前来打招呼。

  “我带我朋友来。”唯知熟悉地和老板打着招呼。

  老板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说:“哦?还是第一次见你带朋友来呢…”招呼着唯知到她平时习惯坐的桌子。

  唯知耸了耸肩,老板每次都调侃她要不一个人来,要不和同事李末来,说她一个20几岁的女孩子家生活得极其乏味。这次带了慕容迟来,他想必更是要调侃一番。

  “慕容总,你想吃什么?”他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咖啡厅面积不算大,但室内的设计都是经专人设计并利用空间原理打造,非常宽敞舒适。

  尽管如此,看着慕容迟一米八几的身高和她一起坐在这靠窗的位置,难免觉得有点奇怪。

  她想着,慕容集团当家的,平时应该只会在大饭店里坐着真皮椅吃的饭。要不然,就是在豪宅里被几十个制服小女佣服侍着吃饭。

  混血老板是意大利及东方混血,餐牌上主要是fusion(无国界混合)的餐点,除了C国的汉字,也有意大利语。

  唯知随便点了个套餐让老板替她决定主食,慕容迟却和老板聊了起来。

  而且,还是用意大利语在聊的天。

  两人说完一堆唯知完全听不懂内容的话,老板离开前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唯知。

  那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敬佩之意。

  “慕容总喜欢意大利菜?”虽听不懂他们说的任何一字,但她隐隐能猜出他们是在讨论餐牌上的彩色。

  慕容迟右手食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像是在等待什么,一边回答:“这家是我去年在杂志上看到被评选为A市第一的隐藏版餐厅。”

  那还真选对了地方…唯知笑着说:“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这边早午餐的时候好像比较热闹,今天晚餐倒还可以。”说完四处张望了下,她门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有半场的客人,现在好像又少了一半。

  “唯小姐,似乎不太想和我一起吃饭。”还是同样的表情,慕容迟挑着眉问。

  ….

  她只不过是被他这气势压的有点不习惯。

  “没有没有,我这是欣赏下这里浪漫的气氛。呵呵…”怎么她觉得,自己平时都是堵人的,今天倒是频频被慕容迟的话堵的...只剩下干笑的份儿。

  前菜主食不久便上了桌,尽管慕容当家的气势逼人,一顿饭下来,俩人倒是聊得投缘。比如,她从慕容迟口中知道明年度清晰的房产走向,和眼下各大财团的业务发展大图等。

  说到业务发展的事,唯知突然想起自己的疑惑,“荣誉值的事,没想到慕容总竟和政府达到了共识。”唯你和慕容合作的事她没有和慕容迟详谈,具体事务都在下午和魏本彬总结过。不过倒是当初这以荣誉值来定合作伙伴的事儿,让她倍感好奇。

  慕容迟刚好吃完最后一口黑松露意面,抬眼定睛看着唯知,眼神坚定地说:“你,是我选定的唯一拍档。”说完,优雅地拿起餐巾擦拭嘴角。

  唯知一听,觉得这话听起来是很正经的称赞,但细细想过又觉得有些不一样的意思,感觉有点撩妹。瓷白的脸蛋瞬间刷上一个热意。

  还没等唯知想到怎么回答,一位路过的服务员被跑过的小孩不小心撞到了手上的水杯...眼看水就要朝坐着的唯知喷去…

  右边腰上突然扣着一只手有力地拉了自己一把,才没让自己被水淋湿头发。

  唯知急急地抬头看去,只见慕容迟的下巴顶在自己的额上,俩人身体的距离非常的近——她再向前就是扑倒在他身上的节奏。

  “唯小姐,你和水可真有缘。”慕容迟的动作很快,连她自己都没来得及闪开就被拉了起来。

  ….

  点着头再次干笑出声,她这个月到底是得罪了水神还是龙王?

  “谢谢慕容总,我下..下次会小心点的。”轻轻推开慕容迟抵在自己脸上的胸膛,

  哇————

  胸肌摸起来,好有料!

  慕容迟剑眉挑了挑,嘴角含笑说:“无妨,我也正好和救你这事有缘。”

  言下之意,是说明上次也是他慕容迟救的她,魏文彬那也只不过是听指示得来的功劳。

  混血老板赶紧走来道歉,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向唯知打着眼色。

  一顿饭吃得有些忐忑不安,频频被堵得说不出话只能干笑的唯知打算赶紧送慕容迟回家。

  眼看慕容迟没有半点要掏钱包的动作,还是唯知买的单。

  照着慕容迟给的地址唯知把车开到了A市别墅区的一栋独立别墅,正等着慕容迟下车..

  唯知做完今晚最后一次替某当家解安全带的动作,就听见慕容迟低沉的声音:“合作的细节还有些没谈妥,明天来我办公室详谈。”说完,大长腿跨出了奔驰走向别墅的大门。

  终于————

  把车里的播音列表换成自己喜欢的小清新歌曲,她今天一整晚在车上听着那优雅的钢琴曲都听的耳朵出茧了。手回到方向盘上,唯知眼角突然瞄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就停放在慕容迟别墅里的室外停车位。

  嗯?那不是前阵子自己送给魏文彬的车子么?难道魏秘书和他家Boss一起住?

  脑补了一些断袖情节,唯知哼着歌开车回家。

  别墅里还在自己家门前站着的慕容迟看着车子开远,转身入室。

第五章 慕容当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