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花样一清二白

白玉苦瓜W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帧:青春散篇——没遇见你们的我几乎是灰色的

  如果我的青春注定青涩,不能结果,那我就做个青春的记录员。

  一、

  先导诗歌:

  “我和雨滴

  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阿多尼斯《风的君王》”

  已经过了零点,再一天,就是2018年,江艺远就是28岁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像期待隔日的糖果一样期待柏原崇的爱情。时钟敲过2:38分,被一泡尿憋醒后的江艺远就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一遍遍解锁手机屏保,兜转在各个app,毕竟这个点想看见一条新鲜的动态简直比登天还难。但只有艺远自己知道,她在意的只是微信contacts里的new friend这一栏有没有突然亮出一个小红点。她在等他,柏原崇,一个10年前开始就走进她的世界的男生,但是这次好像真的他们走失了,艺远有点失落,不知道这种感觉掺了多少虚假的情感,又或者是真情流露。脑海里一幕幕闪现过10年前的一切,模糊得投影……

  2007年夏天以前,准确来说应该是江艺远17岁,经历了三年初中的放养式生活,终于不负父母重望踏进天中的大门,天中虽说不是A市前茅的高中,但也算得上佼佼者。这一年也是艺远人生第一次远离家乡,独自适应封闭式的校园住宿生活。在那之前她从没想过一间区区不过60平的地方能挤下8个人,而且都是女生这种物种。天中的高要求是历来有名的,噩梦从第一天走进校门穿上军训服的那一刻正式开始。

  “一二一,一二一,………整个校园回荡着简洁而有力量的口号声,已经四个多小时了,教官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九月的天气热情得吓人,动不动就来个艳阳高照,一副不烤成串不罢休的节奏。“轰…”只听见沉重而有力量的一声,终于有人耐不住夏日的烟火直溜溜跟大地来了个直接拥抱,这次教官终于有了点反应,用一点也不亵渎右肩上勋章的高分贝发布施令:同学们原地自由活动5分钟。

  “原地?还自由活动?我去,简直了……”江艺远瘫在地上,小声嘟哝着,“哎呀,早上走太急没来得及打水,哎,真是的,有的熬了。”想着,艺远锁起了眉,起身扣望前两排的桑桑,(林桑桑是睡在艺远上铺的菇凉,也是开学第一天报道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无奈隔行如隔山,隔两行热泪盈眶……呜呜……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再说了,可不能因为一口水就成为教官的眼中钉,那样死得更惨,“没事儿,我还年轻!”艺远这样安慰自己。

  “给你……”艺远顺势看过去,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充满灵气,大概有能让几世荒芜瞬间生机盎然的本事,“你嘴唇都干啦,给你水!”蓦地艺远回过神来,接过水杯就大口灌起来。

  “我昨天来报道就想认识你啦,嘻嘻~”“我叫颖向阳,向阳花的向阳,哦,就是向日葵,你呢?你叫啥?”颖向阳以眨巴眨巴的大眼和呆萌的歪头杀作结,艺远赶紧扶正杯身,草草擦净沿嘴角溢出的水,赶忙答道“江艺远,叫我艺远,小远都行!”“可我想喊你阿远”两小团黑色又凑近了一些,“行啊,土是土了点,但是我喜欢,嘿嘿。”就这样艺远认识了宿舍外的第一个同学,多年以后的今天也是这十年间唯一稳固的存在。

  太阳像顽固的膏药,贴在天空怎么都不肯挪动身子。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天色慢慢灰暗下来,还有两分钟,救赎的下课铃声即将响起,然而这不是结束,是另一段噩梦的开始……

  “叮铃铃……”整个校园骚乱起来,炸开了锅,每个人都像跑全马一样玩命似的朝着一个目的地——食堂,狂奔,艺远第一次看到这么大阵仗,傻了眼。算了,今儿晚上的饭是没着落了,转身看看上铺的林菇凉,两人灰头白脸的傻乐起来,“走吧,回去啃泡面~”艺远朝她打了个响指,“嗯嗯,幸亏我妈昨天给我带了家里的咸菜”……人群中两个孤寂的背影……

  宿舍1#106

  “哎,这门怎么还反锁住了?”艺远怎么都推不开门,林桑桑也好奇的在门上贴了贴耳朵,这时候窗户里突然探出个脑袋“等会啊,在洗澡呢!”“哦哦,没事儿,你们先洗,我们找隔壁借个开水泡面吃”林桑桑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得笑着应答。

  ……终于门开了,倪老板(倪双双,小胖,艺远床铺对面的菇凉)一边擦着半湿的头发一边催促到:“你两赶紧的,打水洗澡,今晚要上晚自习,6点45就要到班上,这不到半小时啦!”简直晴天霹雳好吗?军训第一天,课本都没有发,上个鬼自习啊?江艺远,林桑桑对视一秒,撒手就往床铺跑,“水瓶!”“拿…拿水卡!”

  5分18秒,这应该是江艺远有生以来洗得最短的一次澡,第一次跟刚认识的小伙伴坦诚相见,说实话连害羞脸红的时间都没有,这不得不让艺远感叹,“人呐,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潜能!”

  “快!35了都,”艺远不耐烦的敲着门上的锁,来回踱步,“林momo呀,(mo,第一声,当地方言表示像鳖一样慢)再不走我们就迟到啦,第一天我可不想迟到啊……”

  林momo哪儿都好就是特别磨蹭,江艺远又是个火急火燎的急性子,两人能成为朋友也算是天下一大奇迹了。“来啦来啦,我怕落下东西……快!锁给我!”“我来吧!你扣子扣好,冲!……”

  6:44:58,最后一刻成功杀到班上,满满都是人头,四只眼四处寻找自己家的战友,“桑桑,艺远,这边!”人群中终于投过来希望的橄榄,韩夫人(韩悦,江艺远床铺对头的菇凉,性格温柔大方,特爱助人为乐)指着临近的两个位子比着口型“这是我给你俩占的位子。”双手打开,一手掌朝下,一手呈半握拳状,合!“大恩不言谢,晚上给你加鸡腿!”艺远回头半开玩笑得小声说。

  “都安静!”余光里一道黑影从走廊窗户一直飘到讲台前,教室里瞬间有种平民见到神灵的神圣而又凝固的安静,干冰(本名江兵,一年二班的班主任,暴戾系大帅哥一枚,可惜已是人夫)疾步走上四尺讲台,江艺远刹那间竟有种跟青天大老爷对簿公堂的怯怯感,不禁寒毛四起,糯糯得折下眼眉,任其刀刮。“咳咳……,”干冰开始发话了“今天学校课本还没到,自习大家自由看书,也可以睡觉,前提不准离开座位,不准给我闹出动静!”

  “暴君”终于走啦!普天同庆……接下来的时间是默声交友,高中时代的交友原则是:以自己为定点划圆,半径依自己的性格来,一般也就是前后左右桌了。艺远不爱热闹,交友半径也就更小了。

  前桌有位梨子大哥(本名倪宝)满脸满脖子的青春痘,但是人特好,喜欢笑,笑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秦始皇,最大爱好就是抱着一本新华字典翻到倒数页缠着艺远给他听写五笔字型键盘的字根,第二大爱好就是喜欢课下啃个大雪梨,故名梨子大哥;梨子哥同桌是老杨——杨盛,人如其名,一米八几的瘦高个,可不就是一棵大白杨嘛!这个大高个平时没个正经,逢谁都笑脸嘻嘻的,但对艺远是真的像亲哥哥一样好,两人都偶尔走走文艺派,书信往来什么的是家常便饭。说真的,高一漫长而黑暗的时光如果不是他,江艺远应该会在枯燥无味的学习生涯里流失仅有的一点快乐,平淡的日子也会更加一清二白。

  转眼圣诞,08年就要来了,高一过了一小半。这短短的时间既拉近了江艺远跟室友和同学间的友情,同时也拉远了她在班上的成绩排名。政史地虽然不好但也能混个班级中等偏上,可是数理化加起来都不够别人一科的零头,家里人还指望来年分科让艺远学个理科呢!每每想到这,江艺远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了。

  一天晚自习学校突然停电了,班上分分钟变精神病院,抛书的,拍桌子的,拿手电筒装鬼脸的······江艺远更加觉得烦躁,倚在课桌的一角不说话,腊月的桌角冰凉,本是应该有点冷的,艺远却觉得很舒服,好像心情和心跳都被冰镇了,安静了不少。忽然不知从哪飞出一本书,直直得击中艺远的头部,“啊~”江艺远气急败坏的大叫一声“谁的书?”这时候嘈杂嬉闹声更加来得猛烈了,“好了吧,伤及无辜了吧?”“是你好不好,又不怪我咯~”“以身相许吧,哈哈哈哈哈哈······”本来真没什么,听到这,江艺远一下子爆发了,眼圈憋得通红,泪水像旋涡似的一圈圈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在地心引力下沿着脸颊下落,周围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手电光在晃动,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人发现此时的艺远早就泪眼朦胧。一切都在老杨眼里,抱起一垛书,拉高拉高,猛地一个助力摔在课桌上,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世界前后像极了合唱团的指挥棒挥动的最后一下的瞬间。没人说话了,艺远觉得舒服,虽然头还有点疼,但是不冷了。

  高一假期前的一个晚自习之后,老杨留住了艺远,顺手塞给她一个礼物和一封信。旁边的人唏嘘不止,艺远胆子小没敢接,顺势跑了出去。回到寝室,室友们叽叽喳喳八卦起来,有人说“老杨对你那么好,早就看出来对你有意思啦!”;有人说“男生嘛不靠谱,但是礼物可以接呀!”······桑桑知道他们不是那样的关系。

  大概高一开学后2个月,老杨就想跟江艺远拜了把子了,老杨这人是真心不靠谱,到处找妹子拜把子,说都做他老妹,将来就算不能富可敌国也能老妹天下,去哪玩都方便。可是那个时候江艺远有点偏执,怎么都不肯。江艺远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个妹妹,比她小七岁,所以长久以来什么事情都是习惯了照顾妹妹,有的时候不开心了总渴望有个哥哥能保护她,心里把认哥哥这事看得比天大。一来二去,这事一直搁置着,赶到这次,这才出了误会。

  后来临近高一的最后一个寒假,江艺远为了避嫌已经跟老杨一个星期没说话了,气氛迷之尴尬。一向没心没肺的梨子大哥这次也不淡定了,下课硬拽着艺远跟老杨出去单聊,老杨还是从桌兜里掏出了那天的礼物,还有一封信,是新的,递给艺远,他低着头,像做错了事情的小朋友,小声说“你拿着吧,别管他们怎么乱说,我们自己知道就行。”见我还是迟疑,老杨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把东西塞给梨子大哥,吼了句“她不要的话你就给我扔了!”边吼边径直跑了。艺远吓到了,第一次看到老杨发脾气,心想也许是自己错了,大家的眼光有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重要。这一天下完晚自习,江艺远没有跟往常一样领着林桑桑去学校小卖部,而是径直回了寝室,礼物是艺远喜欢吃的巧克力糖,信······艺远小心翼翼,好像想把对老杨的愧疚都加倍还给这封他写的信。

  信里老杨这样写:

  “妹:

  我对你感到很不理解!其实你不须要比别人好,有些东西你有别人没有,别光看别人的优点,你应该看看别人优点的同时看看他的缺点,这样做对一个人的了解和看法是不一样的,其实你没有必要自卑,因为你只有一个,就因为你有一个真实的自我,我才收你当妹的。你看我和班上的同学相处的好吧?但你没看清,这不一定都是真的。其实我和班上的人关系也不太好,其实,我一直在和别人交往时都在包容着他们的一切。(但是你没有,我是想帮你。)我知道,你不爱和别人说话,这一点你也许可能改变不了,但你在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其实班上的男生或女生对你的评价都不错,其实他们都想和你说话,交朋友,只要你能敞开自我,懂吗?

  和别人交往时,不要怕出丑,不管别人怎样说你,那不一定是他们真实的想法,只有出丑了才能以后在社会上不出丑,其实在学校里就是教你怎样交往的,其实大学学到的学问不多,大部分都是交际这方面的。就拿我来说吧!大家都说我好色,但谁又能证明我做出了哪些好色的事情,就因为我收了许多小妹,和班上的女生关系好一些,其实我还不是通过你们才与班上女生的关系弄好的。

  对了,不要说分科我们就见不到了,你选什么科,理科,对吧?我也选理科(千万不要为了躲我而去选文科)。而且我告诉你选理科的话,有90%的机率我们还在2班,你相信吗?而且对你来说选理科最合适,因为你不要交涉,那么选文科将是白读,而选理科对于交际这方面要求不是太大,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机率不又是90%?你不是说我小妹都很优秀?而你却感到自卑吗?什么样的人叫优秀?学习成绩好的叫优秀?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叫优秀?这些你都可以学,相信自己,相信哥一次,哥愿意当作改变一次只要你愿意。(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我其他小妹,其实她们都有点问题,这不用我说,如果不明白,多细心观察一下。

  还有你不敢看别人这是不对的,当别人与你说话时,你必须看着他并用心听他说什么,因为这样他会觉得你对他很尊重而且很愿意听他说,这有利于你们之间感情的加深。

  我说了这么多,你想要改变自己吗?哪怕有那么一丝的冲动也可以,当你想试着改变自己时,可以告诉我一声,我会告诉你我的经验。不多,不过在高中已够用,其余的要你自己去领悟,我很乐意做你的导师。不说了,被老师发现了,我已用了很长时间了。

  想开点,不管怎样,我会一直当你是我妹。

  哥”

  再后来就是最后一次分科,江艺远记得最清楚的画面就是“干冰”拿着几张文理分科表走到班上,读了几个人的名字,里面有江艺远也有她的好朋友林桑桑,说是让早自习结束到他办公室去一趟。谁都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原来干冰结合了各任课老师的建议后认为这几个人不太适合学理,半推半就,艺远把“理”改成“文”。回到座位上,江艺远默不作声,其实内心是有点窃喜的,你不知道每次看着化学卷子上的个位数,心里实在是hold不住。当然她也有点可惜,玩得好的几个同学都去学理科了,比如韩夫人,比如梨子哥,比如老杨。老杨信里说的几率江艺远偏偏是那10%。

第一帧:青春散篇——没遇见你们的我几乎是灰色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