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帧:青春散篇——你是八月的桂花香

  二、先导诗歌

  向阳花的花语是——

  坐在向阳花上的天使

  即使忧伤

  也会面朝太阳

  “颖向阳并不总是向阳花,准确说大部分时间她是个胆小鬼。”这是江艺远多年以后总结出来的。

  第一眼见到她的人都会被她傻傻的笑容欺骗,包括江艺远,即使那时候300多天好像是很长很久的时间了。可能叫颖向阳太久,光照太猛,她才像个黑小子一样的存在,又像《少年闰土》里的那个勇猛的少年。小小瘦瘦的模样,不整齐的短碎发总是调皮的翘起,努力说着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可能向阳是艺远身边第一个一开始就跟她用普通话聊天交流的朋友,所以久久难忘。

  向阳的脑子很灵活,数理化样样精通,关键是就这样人家最后还打破人设,大学学了个地理专业,毕业成为了一名地理老师,真的是让人郁闷到死。不过当年艺远只知道身边有个学霸,没想过她会这么厉害这么霸气侧漏。

  还是08年的仲夏,一天傍晚艺远突发高烧,上完两节自习就瘫软在桌子上,脸蛋热得可以煮个鸡蛋,十分反常。看到艺远这么不舒服,桑桑急坏了,飞奔老师办公室反应完情况请完假就架着烧得神智不清的艺远回了宿舍。本来是要带她去校医务室的,可艺远怎么都不去。艺远平时最怕去两个地方,一是理发店,二就是医院。桑桑拗不过她,见她实在也没力气走过去,这才把她领回宿舍。见她沾上床就昏昏欲睡,鼻息如雷,桑桑才放心离开。

  晚上10:40,夜晚的下自习铃照常响起,林桑桑顾不得收拾,一路小跑回了宿舍,颖向阳听说艺远病了也非常着急得跟着过来。宿舍门还没完全打开,只听见有人在淅淅沥沥的啜泣,两人忙打开灯,掀开被子,此时的艺远双颊溢满了泪,额头上、身上都是汗,全湿透了。向阳跟桑桑吓坏了,赶紧联系了宿管阿姨打电话给艺远的家人。因为艺远家离学校还有2个多小时的车程,大晚上的又是郊区不方便坐车,艺远妈妈就拜托桑桑跟向阳一定要扛着她去医院。挂上电话,两个人就立即给她穿衣穿鞋,坐着宿管阿姨的小踏板被运到了学校外面的一个小诊所挂了急诊(因为太晚校医院老师已经下班了),医生说这是出水痘前的正常反应,并建议艺远请假回去休息一周。这一夜江艺远很难受,可是多年以后还是觉得很开心交到了两位挚友。

  次日艺远妈妈赶到宿舍已经临近中午,心细的江妈妈给宿舍的每个人都买了午饭,包括艺远时常嘴边念叨的隔壁宿舍的颖向阳。向阳接过饭的时候手都是发抖的。原来颖向阳家境拮据,从来都是吃食堂最便宜的饭菜,从来没有人给她买过午饭,她自己就更不会把钱浪费在吃上面。这是艺远后来跟向阳无意聊到这一段,才听她说起的。颖向阳的自尊心可不像她柔弱的身子,从来坚不可摧。

  出水痘真的是折磨坏了江艺远,从小感个冒打吊水都屈指可数,这次江艺远待家里硬是被奶奶按在床上睡了好几天,说是不能吹到风也不能晒太阳,不能看电视,还不能碰水。前两天每天睡醒身上,脖子上,脸上都会新冒出几颗透明的水痘来,奇痒无比,关键还不能用手挠,挠破了脓水流到的地方又会长出新的水痘,这就罢了,听说挠破的地方好了之后也会留疤。妈呀!这个节奏艺远死的心都有。“会不会是平时嘲笑梨子大哥的青春痘太多遭报应了?”艺远暗暗想,想笑却一脸苦色。

  好不容易熬到第四天,艺远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在一个不知外面晴雨的日子哇得哭了出来,艺远奶奶吓到了以为是孩子哪里又难受了,连忙喊回正在工作的妈妈。一量体温都正常,又看到女儿一脸委屈,艺远妈妈大概猜出了一二,掏出手机递到艺远手里,“喏,要是着急无聊就跟同学聊聊,听听歌什么的,但是每天时间不能太长。你身上的水痘虽然消了一些了但是还没好完全,休息好才能快点康复回学校。”果然还是亲妈懂艺远,“知道啦!”艺远破涕为笑,终于一展愁眉。

  ……艺远盯着手机上的时间条一分一秒的跳跃,5:15!他们下课啦!“喂,李阿姨吗?我是1幢106寝室的江艺远,嗯对,就是上次您一起送医院的那个,能不能帮我叫下106的林桑桑和107的颖向阳。谢谢阿姨!”

  过了几天与世隔绝的日子,可真是把江艺远憋坏了,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又关切的小伙伴的声音,艺远感觉自己满血复活,病已经好了一大半。“阿远啊~你乖乖躺床上好好休息哈,每节课的笔记我都记得特别清楚,就等你回来了!”这是向阳,她好像有点感冒,鼻音有点重。“嗯,知道,你们自己也好好的,千万别学我,出水痘简直太恐怖太煎熬了。”“我,我,电话给我!”那头的林momo居然也急了,“你个黛玉体质赶紧疗养好回来吧,你不在我每天一个人打饭打水,跟个傻子一样,你不在课桌都落了层灰啦,赶紧回来擦灰!”

  艺远听着又感动又好笑,“你作为同桌兼上铺就不能给擦一下啊?”“自己回来擦!”江艺远心想:林momo这几天不见嘴皮子功夫见长啊,等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哦,对……”桑桑似乎想起了什么,“老杨跟梨子大哥也都想你啦,今天让我把你号码给他们了,说是每天给你发信息。”“嗯!知道啦,嘻嘻,我现在好得不得了,等我回去给你们普及出水痘的知识。”

  刚挂了电话,手机就震动了。屏幕滚动显示:您有一条短消息。艺远翻开手机盖,是老杨的号码。“妹啊,好点没,难受了就多休息啊……那个老倪让我转告你快回来给他听写五笔。你不用鸟他!”“收到,满血复活!”艺远盖上手机壳,心里想着,生个病这么多福利,忽然觉的其实出水痘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一周后江艺远回归组织,发现每个班都少了好多人,一问才知道,这段时间是水痘高发季节,而且水痘会传染,所以只要谁一有这个症状都统统被“遣送”回家养着。不管怎样,算是熬过来了,江艺远长舒一口气,健康真好!

  转眼就快九月了,满园的桂花香伴随微风徐徐,这是秋天的专属味道,也是艺远和向阳之间的小秘密。颖向阳喜欢这香味,大自然的味道一定都很自由。所以这个季节向阳写给艺远的信件里都会小心翼翼夹上她自己采自己制作的桂花植物标本。后来上了大学乃至工作,每逢这个桂花飘香的季节艺远总能如期收到跟桂花香有关的祝福。其实在江艺远心里,颖向阳不像是向阳花,她更像是这八九月里的桂花香,小小的能量满满,总能让闻见的人快乐起来。

  颖向阳爱读书也是真的很爱。记得有次英语课,老师拿了一本英文小说给大家做嘉奖的礼物,鼓励大家踊跃发言。如果艺远没有记错,那应该就是小王子的英文译本了,有插图的那种,虽然薄薄一本,足矣让平日里对书籍爱不释手的向阳望眼欲穿了。

  向阳平时想看课外书总去北门的第一家书店,那里的场地大,品种齐全,最主要老板人特别好,就算只看看不买,他也从不撵人,还每次都笑嘻嘻的。因为天中的图书馆总是开放不起来,向阳除了上课,其他大部分时间都埋在那里。

  虽然会有竞争,但艺远一点不为向阳担心,仿佛那本书上早就印下了“颖向阳”三个大字。说来惭愧,艺远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坚定得相信过自己。一堂课下来,向阳和往常一样频频举手示意要回答问题,跟她死磕的只有一个人——圣·埃克苏佩里的死忠粉汪楚寒,别看这货平日里成天睡大觉,但是是个实打实的书虫,在他萎靡的时候提到圣·埃克苏佩里简直比打兴奋剂还来得见效,分分钟改头换面,像打了鸡血一样跟你聊他的“研究”和“总结”。

  这次真的是棋逢对手了,其实也不然,英语老师的主要目的并不在比赛而是鼓励大家发言,自然评判标准是积极性的调动。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汪楚寒的脾气(天下第一磨人精),老师也犯了难,在问过颖向阳的意见下,书最终还是到了汪楚寒的手里。那货不仅没有半句感谢还觉得自己完胜特厉害,课下拿着书还故意跑到颖向阳课桌边炫耀加打击。向阳气的跑出去,等艺远追过去,发现向阳一个人待在学校喷泉边暗自抹泪。天知道她有多渴望拿到那本书,江艺远知道。从那以后艺远就暗自心心念念,有机会一定要送给向阳一本她喜欢的书。

  忽然转念,江艺远仿佛做了一场很深的梦。再过一天,再过23天。也就是2018年1月24日,那个眼睛眨巴眨巴,皮肤依然很黑的菇凉就要嫁人啦!当然艺远会是伴娘,想到这艺远有点紧张,害怕到时候哭得泣不成声,闹出笑话。这个傻丫头这段时间工作拼命,身体不是很好。上次聊天问起婚礼筹办如何,只是一句还不知道呢!艺远虽然心里心疼得要命又害怕她死要面子,别的事不敢多提。“我们都是彼此青春的见证者,能走这么远,艺远已经是非常感激,一辈子有你出现真好!”江艺远默念。

第二帧:青春散篇——你是八月的桂花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