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间桃花债

  陈糕开的这香铺子只雇掌柜的和两个小厮管理,每三月陈糕点一次账,外人看见陈糕只有一个拾来的团子,并无丈夫兄弟,又有银钱又有相貌,便打起了陈糕的主意。

  陈糕虽然隐姓埋名,一心一意要过凡人日子,却舍不得那张脸埋没了,因此在凡间晃悠两百年,因着一张脸惹了不少桃花债。

  这梁家四公子就是其中一朵烂桃花,也不知什么时候看上了陈糕,日日经过香铺子,次次偶遇陈糕,欲与她成就一段佳话。

  可惜近日团子换牙,扰的陈糕想方设法弄软食菜谱,并未搭理梁四公子。一日东霖上学,正巧被眼尖的梁四公子看见了,四公子拽了几个家丁,堵住他:“小子,你就是东霖?”东霖只看着他不说话。

  梁四公子不高兴了:“小牛皮糖,又不是亲生的,跟谁不是跟,不如你跟着我,也不用学什么劳子书了,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长大了我带你逛花楼。”这小子日日黏着陈糕,害自己连话都搭不上,此计不仅能从陈糕身边撵走他,还能让陈糕时不时来梁府探望…

  梁四公子打的一手好算盘,无奈东霖并不买账,仍一言不发用两眼盯着他,梁四公子望着这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吞了口口水,这小子竟像是知道他心中算盘似的,怪吓人的。

  两方僵持不下时,东霖突然道:“上学要迟到了。”梁四公子:“?”“既无事,我便走了。”待他走远后,梁四公子才回神,一家丁问:“公子,要不要追?”此事梁四公子正恼恨于自己被一幼齿小童震慑住了,又被眼前这些无用小喽啰看见,羞愤下自然把气撒在这冒出来的家丁身上。

  可怜这出头鸟,不过是想着在主人面前卖个好,却撞见此等祸事,真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再说这东霖放学回家后,陈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东霖平日里虽不爱说话,回来时总会打声招呼,喊声“阿姐”。每当这时候,陈糕总会摆出一副晚娘嘴脸,假意哭诉两声:“明明是从小拉扯大的,怎么就如此狠的心肠,竟连一声娘都不愿意喊。”

  陈糕想着,这团子不会在学堂里给同学欺负了吧?脑补出团子被同学们围着揍,团子“哇”一声哭出来的情景,她不厚道地笑出了声音,只可惜自己不在场,看不到这难得的一幕。东霖看见她偷笑:“你在想什么?”陈糕掩饰道:“没什么,心里高兴。”不能让团子知道自己这个当娘的背地里笑话他,多损他面子。

  一个小孩子,偏偏没有孩子的样子,日日摆着一副老夫子的严肃模样,说话也不像个五岁孩童,今遭被欺负一次,也算搓搓他的锐气,使他晓得人外有人的道理。

  东霖问她:“你和梁四公子平日里可有来往?”“见过两次。”“阿姐,你可知他对你有猎艳的心思?”陈糕噗嗤一笑,抖得那头上的银钗珠坠叮当作响:“你小小年纪,书都没读全,怎的对这种青年男女思慕之情有兴趣窥探?”

  “我知道你早熟,不似一般孩子,从小爱读书,有定性,”陈糕问:“是不是前儿那西街张家女童送你糖葫芦吃,让你这般年纪就晓得两小无猜的道理了。”

  东霖看了她一眼:“我与你说正经话,你时时说自己是我娘亲,可世间哪有娘亲当着黄口小儿的面说这些不中听的。”陈糕虽当了五年的娘,却除了衣食、读书、做人三样之外并未晓得别的教养,譬如母爱。

  就似东霖学语之时,世间哪有母亲不教孩子喊娘亲的,偏偏陈糕不知道这茬,因此如今也没听过东霖叫娘。

  她却不知,陈糕从来就没瞒着东霖他是拣来的一事,而东霖又是个颇有注意的,私下想着,生育之恩乃是大事,弃子之怨也不肯相抵,便下了个决定:即便将来相认,自己也是只愿意奉养从小养育自己的陈糕,也只愿意姓陈,不得叫陈糕心寒。此生只不叫旁人做娘亲,便抵了这生育之恩弃子一事。

  

人间桃花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