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弃婴原因

  东霖也曾想过,亲生父母弃他可能有难言之隐,但陈糕曾坦言在那移山遇见他,要知道移山离最近的镇子要走上两天,荒凉的很。传说古时移山是个不详地,曾有仙胎尚未出世就死在此处,有此传说在前,谁家会带孕妇去此处游山玩水?

  即使是仇家,也断断不会千里迢迢带一婴儿跑上山头只为弃婴。思来想去,只有陈糕平日看话本子时的戏语能解释的通:“那襁褓光鲜的很,想必你是大户人家出生的,你娘也是个大家小姐,你娘亲爱你爹爹爱的深,以至于两情相悦,私定终身,最后珠胎暗结。结果你爹爹守不住爱情的誓言,另结新欢。你娘亲知晓后颇受打击,因爱生恨,因恨生怨为了报复你爹爹,便在刚刚生产后,抱着你,雇了辆马车,把你扔在那传说的不详地,以报复你爹爹这个负心之人。”

  如果东霖不是这出戏可怜的弃婴,也会为陈糕的精彩说书拍手叫好。陈糕安慰他:“你遇见我也算不得不好,至少未曾落下个私生子的名头,我也会保你一世平安。”

  又是一年春天,东霖已经十四岁,出落成一翩翩少年,那副相貌,不知勾去多少姑娘的魂。近年每每陈糕与东霖走在大街上,不少人都窃窃私语,陈糕知道,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原来这陈糕,本不随人世间时事所限,永远一副少女模样。加上东霖自有一股少年老成的气度,二人走在一块,倒有一番郎才女貌的架势。街坊老邻议论纷纷:“这十四年来,那陈家娘子一直未议亲,近看脸上又不见一点瑕疵,仿佛不会老似的,整日里打扮,不是哪里的妖怪,专门吸人阳气维持青春的吧?”

  卖酒的李大妈最支持这个想法,只因她操持家务又卖酒做生意,年过三十就显出老态来,对陈糕家中经营甚火的香铺子与陈糕这个甩手掌柜很是不平,更枉论陈糕本人是这镇子里第一美女,十几年前自个儿丈夫做梦还想娶她呢!李大妈心想:要是她是个妖怪嘛,哼哼,这口憋了十几年的气终于能出了。

  陈糕回家后,把门一关,准备和东霖细细说此事。“原来我不想瞒着你的,只是你那时太小,和你说这个有骗小孩的嫌疑,如今你大了,快到定亲的年纪了,我也就不瞒你了。”陈糕虽未和盘突出,却把自己游戏人间的事情告诉他:“我今年八百多岁了,前六百年在家中修炼,待小有所成后,爱上这人间烟火气,就小住一住,只是这人间不比天上,凡人有的生老病死,仙人只占两项:生和病。”

  于是每十几年,陈糕总要异地而居,虽然搬家麻烦,但老住一处也了无新意,陈糕打算这人间所有城镇都住腻了,便回天上过自己的生活去。只是眼前这名义上的儿子却是个问题。陈糕叹气:“你未曾叫过我娘,等我们搬了家后,外人一看你的年纪,将来叫我妹妹也是有可能的,更别说娘了。”

  东霖本是静静听着,待陈糕说到某天叫她妹妹时,心中一怔,突然密密麻麻的喜悦敲响了他的心脏,脑袋嗡嗡作响,连什么时候陈糕走了也不知。

  陈糕发现近日东霖蹊跷的很,收拾行李也不大精神,怏怏的像是病了。陈糕想到一日上街时遇见个卖鸡蛋的姑娘,长得水灵灵的,看见她笑的一双眼像是见到了亲娘,伸出一双漂亮的葱手,非得白送她一篮子鸡蛋,后来陶阿姐与她笑说:“那姑娘是看上了你家东霖,想讨好你呢。”

  陈糕回想起那姑娘的笑脸,怪不得像见了亲娘,歪了歪嘴角。又想:“要是东霖也看上了她,却又要随自己搬家,此番自己不成了那戏文里棒打鸳鸯的坏人?”这可不是她的本意啊。

  收拾好行李,又关了香铺子,安顿好掌柜小厮,雇了镖局将值钱东西押送进京后,陈糕决定和东霖说说这事。

  

弃婴原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