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乱点鸳鸯谱

  东霖正在书房练字,好不容易屏神静气,专心致志的写完一篇,眼看要完成,乍又见了陈糕,心里压下去的悸动感觉又从心中烧了起来,紫衫木做的狼毫笔一顿,一张千金难买的字就这样废了。

  陈糕叫起来:“我的雪面铜版纸,波斯国弄来的东西,这么精贵的纸张就这么糟蹋了。”东霖道:“我这字比纸值钱多了,再一个你什么时候缺钱花了?”陈糕心想,我现在是不缺钱,可到时候你娶几房妻妾,我就得出几次聘礼,可不得省着点用嘛。

  “你这般的年纪的确可以定亲了,我只顾着搬家,你又忙着在京城里打点铺路,忘了此事也情有可原,你看看镇上有没有哪家姑娘你心里喜欢属意的,与我说说,若是个好的,就下了聘书,等我们进京安排好了再一顶花轿抬了来。”虽然镇上有陈糕是妖女的传言,但是大部分人都觉得是些八卦妇女背后嚼人舌根,并不相信,因此提亲只要聘礼说的过去,又说是许给东霖的,对方定会答应。毕竟东霖长得好,学问好,家里有银钱,马上就又去京城生活了,谁不愿意把女儿嫁过去享福?

  东霖初晓得对陈糕有一番情愫,正为这思慕之情苦恼,又得知她是神仙,两者差距不止人间伦常,还有人仙之隔,心中烦闷,现在听了陈糕这番话哪里不知道她对自己毫无情意,还琢磨着为自己娶妻生子,只有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气的肝疼:“甭管哪家姑娘,阿姐看上谁,就收了她吧,横竖与我无关。”

  这次家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即使搬到京城气压也没有丝毫上升趋势。陈糕不能理解,东霖从来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她也没说什么值得人生一回气的话呀。

  在京城不比小镇上,需得添置些上的了台面的东西,譬如古董花瓶这些摆设,样样得费银子,再一个要从贩子那里买些丫鬟小厮,做些看门扫地烧水奉茶的活计,东霖雇了管家又设了仆人月银,清点了仓库,这才发现陈糕这两百年只知道花钱享乐,对财产管的并不细,钱像流水一样花出去了,只剩下些金银元宝大概六百两。

  东霖今年十四岁,想着要给陈糕最好的生活,现如今陈糕没想过二人可能会有别种关系也是正常。毕竟东霖年少,而陈糕已是几百岁高龄了。

  可再过几年,东霖会长大,而陈糕永远这副少女模样,二人一同走在路上,谁又相信他们不是眷侣呢?

  想到这些,东霖眼一眯,本是清丽俊美的面容却带了一丝戾气与决绝。

  即便是我为凡胎你为仙,这一世,陈糕总归是我的了。

  陈府最近很是奇特,下人们总觉得少爷心情差,终日冷着一张脸,冻死个人。上上下下提着个心吊着个胆,做事是细心再细心,谨慎又谨慎。平日里扫地的也不敢使尘土飞扬起来,免得惹少爷不高兴。

  现如今少爷心情又好了起来,这吟诗居的下人都送了口气。在吟诗居侍候笔墨的丫鬟点芙和苕谣八卦:“近来少爷常常练字,时不时会练着字就笑起来,他一笑我哪能招架住,魂都散干净了。若是哪日少爷能对着我笑一笑,这辈子做牛做马我都乐意。”苕谣呸了一声:“你这作死的小蹄子,做梦的事情。”点芙又道:“自打我们进了府,从没见过大小姐和少爷一同出现。府上就这两个正经主子,这姐弟俩是不是不和?”

  苕谣道:“和不和我倒是不知道,只是这大小姐的才华到像江郎,偏偏府里的院子都叫她起名,就像这吟诗居,别家书房的名字是起的愈雅愈好,她偏叫吟诗居,真是俗。”“正是这个道理,少爷的住处竟叫安寝阁,这取白话的名字也是高明。”说罢二人掩面笑起来。

  二人本是闲聊,并未找个僻静地方,好巧不巧正被正主听见了,真是造化:“你们操心事倒是多,我与阿姐和不和倒是你们心头第一要紧事。”

乱点鸳鸯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