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园闲话

  陈糕和东霖在花园里商量生意上的事情,陈糕做了两百年的香铺子生意,并不想改行,而东霖认为京城不比乡镇,便是一把铜钱扔出去也能砸中几个公卿权贵。

  京城里各方势力盘根复杂,只要是繁华街道上的店铺,不是在王公大臣的名下,便是店主与哪个大户人家沾亲带故,那街上的小摊铺也和地痞无赖有些交情。

  二人初来乍到,一无亲眷,二无人脉,开了铺子,怕也不得长久安宁。与其生意好不容易做出来了名声,因人嫉恨而作乱毁去了,不如刚开始就另辟蹊径。陈糕听了这话觉得有理。虽可惜自己干了两百年的老本行,也只得应了。

  其实东霖也有些私心,不想陈糕整日忙于生计去奔波,养家糊口是男人该做的事,陈糕可以因为无聊因为兴趣去开店,而不能因为家私见底,花销增大。

  陈糕和东霖商定此事,不想正巧散步至那是非之处。待听见丫鬟兴高采烈编排二人长短时,陈糕想起话本子上说自开天辟地后这花园便是女子的战场,这话今日得到了证实。只是自己成了被八卦的那个,倒兴不起这看热闹的情趣来。

  ?东霖一开口,两个丫鬟仿佛见着晴天霹雳般,手忙脚乱的从树后奔过来,跪了一地。这花园为了方便人走路,僻了一处小径,铺了雨花石在上头,若是雨水冲刷后,雨花石就显得晶莹剔透,圆润可爱,让人不禁驻足赏玩一番。

  要是跪在上面,那可不是好玩儿的,陈糕细看,那丫鬟脸色一青,却仍不忘记整理穿戴,力求即便跪,也要跪出仪态。看来东霖是真的把府里丫鬟迷的七荤八素,陈糕不由得暗暗笑起来。

  点芙哭的梨花带雨,颤声道:“少爷,我二人只是,只是一时忘形,并没有编排主人家的意思,还请少爷饶我们一次吧。”说完,还睁着一双丹凤眼望向东霖,手也轻拽着东霖的袖摆,模样煞是可怜。

  苕谣也频频点头:“我们愿意自罚三个月月银,还请少爷开恩啊。”东霖抬手轻轻拂了拂衣袖,并不买账:“家里有长姐在场,你们谈笑的又是长姐,怎么着也轮不到我来打发你们。”又道:“阿姐,是打还是卖,全权由你。”

  这美人计没成功嘛,陈糕略一思索:“月银自是要扣的,只是这新铺的雨花石,未免有些硌脚,到和你们膈应人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如这半个月里,你们两个每日抽出一个时辰,日日跪在这里磨磨石头,也好叫我顺顺这口气。”二人忙应“是”。

  点芙本以为这两个主子年纪轻轻,面皮薄,不稀得与她们计较,因此有恃无恐,即使笑话大小姐时被撞见也只顾着在少爷面前露脸,并不在意。没想到大小姐不过二八年华,竟罚她们跪在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出一天,全府都能知晓了。以后她可成了这府里的笑柄了!

  回了房间,陈糕怎么也顺不下这口气,她取名俗吗?好歹她也活了八百年,虽说这佛经道教书籍的道理经过这几百年是忘记的一干二净,但是这底子总比这些凡人打的厚实,就说她们心尖尖上的少爷,名字不还是她起的,难道就会因为这名字“俗”爱慕他的女子就会少一半吗?

  陈糕问她房里的丫鬟冬妆:“我平日待你怎么样?”冬妆纳闷:“自然是极好的,姐妹们都羡慕我呢。”陈糕道:“买了你侍候我不到一个月,但你心思缜密,也晓得我的性情,我不爱别人骗我的。我问你,就得说实话。”冬妆一惊,便要跪下。“女婢不敢蛮您的。”陈糕拦住她:“不必跪,照实说就行。”终开口问她:“我取名俗吗?”

  冬妆道:“大小姐是为了那两个小蹄子说嘴的事情气呢,旁人取名俗要么是识字不多,要么好显摆自己的文采,可小姐并不是那爱炫耀才华之辈,只是懒得为取名苦恼罢了。再说,这大俗即大雅,那遍地似的名字放街上一喊几个人回头,有什么意思?”

  

花园闲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