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酒楼心计

  陈糕想,正是这个道理,活了这么些年,何必与她们计较这些芝麻小事,总归百年后她们重新再来,记挂这些做什么。

  冬妆暗暗心惊,少爷能掐会算,知道大小姐上心这个,专门派人教她:“若大小姐问起你来,你便这般说,大小姐自会消气。”少爷真是大小姐肚子里的蛔虫。

  苕谣和点芙苦哈哈地坚持了半个月,这雨花石的五彩花纹理络都能画下来了,才算结束这次罚。受了这次教训,哪里还敢在大小姐的地盘上耍威风?

  陈糕在屋里闷得久了,想着人间繁华地最不过天子脚下,就想去瞧一瞧,这念头一起,是坐不住了,吩咐冬妆梳个垂鬟分肖髻,又戴了个银底蓝烟玛瑙石的钗,带着丫鬟小厮施施然上街去了。

  晏高楼的酒菜确实合人胃口,陈糕尝了一口,自觉没吃到过这么美味的烤鸭,吩咐冬妆赏那厨子,又问店小二:“你家这大厨可愿意另谋高就,我倒是不介意家里多个人。”店小二洋洋得意:“小姐,吃了我们楼的烤鸭就要带走厨子的人比比皆是,可这晏高楼开了这么多年,愣是没人把他挖走,您知道为什么?”

  冬妆道:“你说说看。”店小二笑眯眯道:“我们店里做鸭子用的是百年的灶,这灶火经年不息,光这灶,就没人能仿出来,再者,买的鸭子也有讲究,不能太肥也不能太瘦,太肥腻,太瘦柴,这料更不用细说,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功夫,做出来的鸭子自然外皮油亮酥脆,好吃的紧。”

  冬妆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自觉腹中饥饿难耐。陈糕笑道:“你可知这酱料方子?”店小二道:“这么宝贵的东西只有厨子晓得,我等跑堂的哪里得知?”陈糕却说:“我要是说出这酱料配方,可否请这大厨前来一叙?”店小二脸色一变:“客官可是来砸店的,饭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陈糕道:“我也不为难你,你只问他,油,生抽,蜂蜜,醋,辅以枣木、梨木等果木为燃料,用明火制。是否?”

  不过一刻钟,店小二就带了个着粗布衣裳,穿着长靴的男人进来,店小二道:“小姐,这就是我们店的大厨,大家都叫他老张。”

  陈糕开门见山地问:“我不仅知道这些,烤鸭子的所有步骤我都晓得一二,你可知我为什么不把方子卖出去呢?”老张只是个厨子,平日只在后厨忙活,并没见过这等阵仗,吓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更别提说话了。店小二见了这场面,连忙脚底抹油去找掌柜的了。

  陈糕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来,只静静等在那里。待掌柜掀了帘子进了包间,觉得气氛异常尴尬,便充起了和事佬:“这位小姐,店里招待不周,还请见谅,今日花费都算我的。您看怎么样?”陈糕摇摇手中宝扇,道:“掌柜的,不必和我客气,我原也不打算与你客气的,今日我晓得了这个方子,并未拿出去招摇,是为了求您一件事。”

  掌柜的拍手称快:“好,您请说,只要是我办得到的我一定应你。”陈糕笑道:“爽快人!我也明白这方子对你们来说极重要,被同行晓得也是难办,只是我这人平日里爱吃这些美味,又听说你们这里的规矩,很是愁人呐。”掌柜的一听,喜道:“这有什么难办的,小姐您留下地址,以后想吃什么,叫人来吩咐声,必定做好了给您送过去。”“如此甚好。”

  原来这晏高楼不仅菜色丰富,脍炙人口,引得客似云来,高朋满座,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所有菜色不得预定,不得带走,只能在楼里食用。这是前任掌柜的留下的规矩,不能预定是因为这京城里权贵太多,若让他们不必等待,一来就能尝尽滋味又怎么能显得这菜色珍贵呢?不能外带是为着从酒楼送到府上,不知脚夫赶多远的距离,时间长了,菜冬怕冷夏怕馊,若是凉了坏了,岂妙哉?

酒楼心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