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陈年旧事

  出了晏高楼,陈糕看见冬妆欲言又止的模样,暗自偷笑,只当没看见。她晓得冬妆在好奇什么,这事还得从许多年前说起,具体是多少年前陈糕自己也记不清了。那时陈糕在个冷清的小店点了花生牛肉等下酒菜,正体会着诗中独酌无相亲的意境,正巧遇见了一出老板赶帮佣的戏码。

  那老板气冲冲地说:“张全,我待你不薄啊,你今天差点烧了我的厨房,做事不带脑子,你还想不想干了!”陈糕听了半饷,琢磨着这张全多半是店里的厨房帮佣,做些烧火切菜洗碗的杂事,今天烧火的时候一时大意,差点把锅灶台烧了。今天犯下这等错事,张全也知道这饭碗砸了,咬咬牙,丧着一张脸:“老板,这件事错全在我身上,我不求能留下,只求您这仨月工钱结了吧,我也好给家里老小一个交代。”

  那时陈糕初入世,尚不懂得人情世故,觉得这伙计有错,但实在可怜,这工钱本是他应得的,没料到这老板是个吝啬鬼,更没想过这伙计三个月工钱都没结的缘由。那老板心里正生气,一文钱都不想给,只说:“你想的到挺美,我损失这么惨重,你那工钱加一块儿都不够赔的,哪里来多余钱与你?收拾东西赶紧走吧。”

  看了这出闹剧,陈糕也没心思吃饭喝酒了,结了账就离开了。那曾想又遇见这张全。陈糕在街边看香囊,只听见一人在茶铺里义愤填膺:“葛老板真是小气,每次发工资就像要他的命一样,今日你又差点烧了他的厨房,他正好抓住你的把柄,教你的钱,变成他的。呸,他也不怕钱多了没命花!”这人乃是张全的发小,晓得这事为他愤愤不平。彼时张全并没看出来陈糕是店里的客人,只对发小苦笑:“是我命不好,做错事,差点酿成大祸,只是没了这月钱,我儿子的病怎么办?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陈糕心道:在店里时就对他起了恻隐之心,现如今偏又遇见了他,合该是这个缘分,也算他的造化吧。不过这人间三百六十行,她行行不通。陈糕左思右想,终叫她想到个主意,这张全是在厨房帮忙的,本就是准大厨,叫他做老本行倒是不错。她前段时间对水晶宫里好颜公主烤鸭的手艺嘴馋,专门要了份菜谱,便宜他了。

  当夜,张全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看不见样貌的人给了他做烤鸭的菜谱,张全本想着,一个梦而已,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又怎么能相信,双脚却不自主得就忘集市走,待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只鸭子回家,他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张全后来自是苦尽甘来不提也罢。

  想起这段往事,陈糕只觉得天意弄人,现在的老张八九不离十就是当年那张全的重孙子,而这烤鸭的技术嘛,经代代流传加工后比当年好颜的手艺有过之而无不及。转念又想,这张全当年差点烧了锅灶台,如今老张又得为了这经年不息的灶火日夜守着灶台,莫种程度上不是应了父债子还这句老话?而她当年帮了张全一把,这张全算欠了她一笔债,今日在晏高楼里也算是还了她的恩情。

  看来这人间待的太久了,这因果轮回也转到她头上来了。

  冬妆觉得今天大小姐非常怪,怪透了,本来得了晏高楼的特权,逛街都高高兴兴的,丝绸都多买了好几匹呢,又没人惹她,好好的又不开心起来,这小日子明明没到时候呢。

  当夜里陈糕睡不着,掀了被子爬起来喝了点水润润喉,只着了一丝质亵衣走到窗旁,她伸出素手开了窗户,皎皎月光撒入房间,更衬出陈糕蛾眉皓齿,弱骨丰肌。陈糕一直盯着这月亮,似魔怔了般,夜风吹过,带动着枝叶沙沙作响,良久,听见一声轻轻地叹息,似讫语,是时候该离开人间了。

  

陈年旧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