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接风宴上

  进京一个月,东霖天天早出晚归,忙着和权贵打交道,一回家就钻进吟诗居里忙活,甚至睡觉也在书房的软榻上将就。第二日必定起个大早,随意用些早饭就出了门。每次苕谣见少爷风尘仆仆离开家门时,也不知心里何等滋味。既为少爷开心,又为他伤神。

  点芙道:“这有什么,男子在外面挣出个前程来才好。”说完捻起手帕捂了捂小嘴,又道:“我听少爷的跟班叶概说,他跟着少爷去过梁国公家做客呢,那梁国公是个什么人物,攀上他,我们跟着少爷这辈子都不愁吃喝了。”苕谣不以为意,心想:梁国公虽是太子的岳丈,可是这京城里谁不知道,二皇子才是解忧国里公认的下任国君。国君已病了许久,太子今年才十岁,能顶什么用处?

  这话苕谣却不敢说出口,自从她说陈糕江郎才尽被当事人当场撞见后,就不敢随意言论,怕有心人听了去。只道:“人心难测,这等贵人今日与你说笑,明日却能拉你做替死鬼,有什么好的。”点芙听了这话撇了撇嘴,这苕谣真是畏畏缩缩,少爷明明得了能光耀门楣的机会,她却怕起来,真是个胆小怕事的。

  话说京城最热闹的地盘上,歌继弦生,舞随乐动,看来这赏秀楼的歌舞越发精益了。待歌舞散场,众女子纷纷退走,席面上拔南将军公孙九方还意犹未尽,粗着嗓子道:“这如玉的小娘子,怎的都跑了,爷还未看尽兴呢!”舞姬回头一看,那说话之人一身玄色锦袍,身形五大三粗,剑眉星目,心里一喜,刚准备往回走,瞥见能刚毅的古铜色脸上散发的诡异笑容,吓得走的更快了。

  梁家大公子梁耀铭笑他:“瞧你这样子,哪里像个征战沙场的人?”公孙九方哈哈笑道:“我不过逗逗她们玩罢了,厘羌那苦寒之地只有蛮族,回来京城,见到这娇滴滴的小姑娘们,还不许我找找乐子?”只听得一声柔和悦耳,略显低沉的声音道:“正因为知晓拔南将军在厘羌不得美人尽兴,今日才约在在赏秀楼给您接风洗尘,我敬您一杯。”说罢,东霖斟了一杯酒,向公孙九方致意。梁耀铭顺势道:“正要和你介绍,这位是陈东霖陈公子,年纪小了我们许多,可在见识上我们不一定比得上他。”

  九方心中暗咐,难得回京城一趟,只约了耀铭叙旧。这老友相会,他却迫不及待得向我介绍此人,瞧他这架势,这陈东霖怕是不简单,不由得多看了此人两眼。唔,小小年纪,就有绝然的气质,九方多了一丝欣赏。

  公孙九方面上不动声色:“陈公子,我久不回京城,竟出了你这般芝兰玉树的人物,是我寡闻了。”东霖狭长的桃花眼闪过一道难以捉摸的光芒,又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拔南将军说笑了,陈某担不起这四个字。也不好瞒将军,我这个月才搬到京城,不然怎么能瞒过将军的眼睛呢?”

  公孙九方一愣,陈东霖仅凭我无心一言就猜到我在京城里有眼线,此人心思缜密,不可小觑。梁耀铭在一旁圆场:“今日是拔南将军的洗尘宴,可是特地选了这赏秀楼呢,东霖怕是第一次来吧?”

  东霖笑道:“我年纪轻,之前的确没来过。”

  

接风宴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