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接风宴下

  梁耀铭拍手称快:“九方,你可真有面子,这可是东霖第一次逛花楼呢。”梁耀铭摸了摸下巴,挑着眉又道:“东霖,既然来了,如此良辰美景,莫要辜负美人一番心意啊。”东霖顺着梁耀铭的眼光看去,隔着珠帘翠屏隐隐约约可见一女子席地而坐,看不清模样,即便这样,也叫人觉得她身形婀娜,柔情绰态。

  那女子感受到陈东霖的视线,起身向他走来,钗环因走路丁丁作响,纱裙随动作翩翩流动,这满身的穿戴衬得她越加美艳动人,拔南将军最是沉不住气,叫道:“好一个妙人儿!”

  梁耀铭笑道:“九方,你莫要唐突佳人,这是赏秀楼的碎冰。”碎冰矜持一笑,如春风拂柳,叫人舒心愉悦:“妈妈叫我前来招呼各位贵客,小女子不才,只会弹琴,要是有什么服侍不周之处,还请担待些。”话音刚落,跟着碎冰的小姑娘连忙放下了手中的白花琴。

  席间,碎冰抚琴,梁耀铭与公孙九方聊起往日趣事,东霖一边喝酒静静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话,倒有一番意思。酒醉人眼,喝了酒的东霖更显得姿容绝伦,少了一分生人勿近的气息,多了一丝诱人的慵懒。惹得碎冰一边弹琴,又一边,用那含情的眼睛望向东霖,好叫他晓得自己一番缠绵的情意。可直至曲终人散,东霖也未曾回看她一眼,九方临走时道:“东霖啊,你小小年纪,在情场方面就有如此手段,只怕那碎冰要哭碎了一地的心了。”

  手段?东霖想,哪怕有一分的情场手段,也只想用在一处地方,哪里敢去招惹别人呢?

  回到书房,东霖闭上那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靠在椅子上静静思考。现如今才搭上太子的势力,待日后,等我有了一番成就,总会跟你过最好的日子。

  话说那碎冰自从见了东霖之后竟真动了心,日日和老鸨子吵着不肯接客,那赏秀楼是全京城最大的烟花之地,也是全京城最生是非之处。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本是卖笑的风流场,出了此等可笑事,便成了全京城一个不大不小可闲话家常的乐子。

  不日,这乐子就传到了陈糕耳里,冬妆道:“大小姐,我让看门的阿孝去打听清楚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现在全京城都知道了,咱家少爷的名声全都毁了。”陈糕觉得好笑,东霖从小不近女色,出了这事怕是和他没什么干系,不过流言闲语罢了。看着冬妆着急的模样,陈糕劝冬妆想开点:“你须知这世间万事对女子来都不太公平,这等风流韵事一出,众人都会笑那女子不成体统,却很少会笑男子,最多担上风流多情的名声。”冬妆懵懵懂懂的摇摇头,并不懂其中道理:“大小姐,这话什么意思?”陈糕扬起灿烂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道:“字面意思。”

  冬妆不太明白,明明大家伙儿都私下议论说少爷的前程要被这事影响,后门势利眼的徐大妈还说要求大小姐放她回家养老呢,呸,墙头草,哪里有好处比谁跑的都快,如今陈家唯一的男丁名声上有了一点瑕疵,就想离开陈家,没这么好的事!

  只是自己都急得火烧眉毛了,为什么大小姐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呢?

  出了这件事情,陈糕不是不着急的,毕竟才进京城不足两个月,王公大臣都没听过陈东霖,今日在这旖旎韵事上出现了他的名字,怕是不会留下什么好印象。

  

接风宴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