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美妙误会

  不过,陈糕也没有多担心,毕竟东霖从小就是个极有主意的,五岁让梁家四公子不敢招惹她,七岁就使得教书先生在学术上哑口无言,他十岁时小镇上流传着这样的童谣:“卖香陈家有神童,知识学问甚一筹,从此烧香奉佛殿,不求生儿求认养。”

  当时左邻右舍每一个不羡慕她养了这么聪明的孩子,那歌谣一传开,连香铺子的生意都跟红火了几分呢。

  如今遇见些许挫折,正好历练历练他,若教东霖跌个小跟头,能让他珍惜现存的福祉,也不错。

  这几天陈家风平浪静,东霖还是忙的不见人影,一起用饭时也不见异样,该干嘛干嘛,未露出一丝一毫受此事困扰的模样来,这叫陈糕有些许不平衡:想她有现在这副雷打不动的定力,是经过数百年的沉淀,岁月的洗礼成就了她,现在这凡间一个看着长大的少年就有这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魄力,叫她颜面何存?

  神帝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修行了这么久都不如凡人有定力…这是一个怎样沉痛而惨烈的世道?

  院子里,陈糕躺在藤椅上,翘着个二郎腿,越想越不平,一边感慨一边往嘴里扔核桃仁,不禁露出苦恼的神情,配上那副瓜子脸,倒显得有些调皮可爱。

  水仙阁外,一个修长的身影准备踏入院内,正看见美人卧榻,长发飘飘,东霖脚步一顿,心脏怦怦跳,好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一样…这种感觉,真让人防不胜防。

  她这副样子,太过明艳,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似能吸走她所看见的一切,包括他。倒与陈糕常看的话本子中所描述那摄人魂魄的女妖,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处。

  东霖走近藤椅,拿走盘子里的核桃徒自砸了起来:“这里人多眼杂,你施展法术开核桃吃,万一被人见到了,如何是好。”陈糕想的正生气,忽而见了东霖在眼前,心道:来的好,我就拿你出气!

  心里正想着,却看见一只白净净的手伸出来,手心里面静静地躺着几个完整的核桃仁,这话便停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

  东霖看陈糕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不觉一动,有一丝甜蜜冒了出来。

  她原来在意啊。

  “那日我是去给拔南将军接风。”陈糕:“?”这好端端的说的话怎么听不懂。东霖又道:“是时间该回书房了,你好好的,等我闲下来,陪你逛街去。”

  说完,东霖放下盘子,转身离开,只留陈糕拿起盘子里敲好的核桃仁喃喃自语:“这小子,到底在说什么?我绝对不会承认我听不懂的。”

  叶概最近很忧伤,他昨天把少爷的千年墨摔坏破了一个口子…

  吟诗阁里的茶咸拿这事下庄做赌注,茶咸撺掇他:“你也买一庄,就当碰碰运气呗。”叶概连白眼都没心思翻,只道:“没心情。”

  茶咸不死心,大家都下注叶概难逃一劫,没人买叶概死里逃生,他拿什么钱给那些人啊?现如今不信这个邪肯当这个冤大头的只有他自己了:“那千年墨不是一般的墨,那是永不褪色,遇水不化的宝贝。平时我们少爷都不舍得用,你却摔破了它,想让少爷饶了你,除非天上下红雨,不过嘛…”

  叶概激动道:“不过什么?你倒是说啊!”茶咸摆出一副神秘样子:“下一注,开个好彩头,万一你真的遇见这等好事,也好促成个双喜临门。”“罢了罢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神仙保佑我今天能。”叶概捂住一锭银子,合手念念有词,茶咸听得实在不耐烦,一把夺了过来,收进怀里:“你念叨半饷,少爷都快回来了,你还不准备茶水去?”

  今天合该是叶概的吉日,少爷心情很好,好到了一种境界。晓得叶概犯得错,居然没有罚月钱,也没把打发他去做粗活从此不在书房当差,只是说了他两句而已。

  

美妙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