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思何人

  从书房出来,叶概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哪都舒畅,看着外面刺眼的阳光,叶概想,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哪。

  茶咸和众人赔的血本无归,茶咸气道:“这臭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平时少爷哪有这么好说话,今日正巧被他撞见了!”家丁阿图道:“说不定是他口中的神仙显灵帮了他一回呢。”茶咸不以为意:“若真是什么人都能请神仙来助一助,寺庙的台阶不早就被踏烂了。”

  阿图想想,是这个理,那安家老夫人整日吃斋念佛,每个月初都去白龙庙上香,风雨无阻,不是照样被国君抄了家吗?

  说起这事来,安家被抄家一点都不冤,不怪庙里的神仙不帮他。

  这安家老爷是正二品的大员,祖上也是叫的起名号的贵族,家大业大的,自然少不了许多旁系亲戚,这家族势力越大,就越复杂,这些亲戚借着安老爷的官威打了不少秋风,当然这正主也没闲着,不知因职位之便捞了多少油水。

  俗话说得好,坏事最多了,自有天来收。那梁国公便是百姓心目中的第一等英雄。

  话说一月黑风高夜,梁国公写下折子,参了安老爷一本,御瑕君看了折子大动肝火,晚饭都吃不下,第二天抄家的圣旨就下来了。

  此乃众人意淫,和事实有些许出入。譬如一道折子,没有证据,御瑕君怎么会凭一面之词就下定论呢?

  晏高楼里的二楼包厢中,梁国公举杯敬东霖:“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陈公子乃是将相之才啊!老夫佩服。”东霖见状站起来举起酒杯:“该是晚辈敬您才是,还请国公跟晚辈这个面子。”

  梁国公道:“诶,你可别谦虚,这次抓住那姓安的把柄,陈公子出了不少力啊,如今大皇子失去安家,如同断了一臂,这对我们是有利无害啊!”东霖道:“国公今天高兴,晚辈陪您多喝几杯。”梁耀铭道:“正是正是,今日我们不醉不归。”

  陈糕接到了公孙家的请柬,说是孙女及聘之年,请她去参加。冬妆问道:“我们家什么时候和公孙家有交情了?难道是公孙家听闻了大小姐的美貌…啊,不要敲我的头,好痛。”陈糕道:“让你胡说,这公孙家大有来头,我估摸着是咱家少爷搭上了这条线,此番请我,不过是做了顺水人情,助陈家进入世家交际圈。”

  冬妆高兴地手舞足蹈:“少爷不愧是少爷,公孙家出过两任皇后呢,可是这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我本来担心那青楼女子毁了少爷的前途,现在不用怕了,有公孙家在,咱们少爷一定能平步青云。”

  陈糕看着冬妆那笑的呆呆傻傻的样子,不知不觉被感染了,也觉着这是件喜事。本来她在红尘中打滚惯了,爱看热闹的性子还在,却很少为着什么发自内心的开心,不如,去张东霖商量及聘礼送什么吧。

  陈糕在吟诗阁里等了一下午,很是不耐烦,原有的兴致快被磨光了,现在天都黑了,这人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干脆永远别回来算了。冬妆劝道:“大小姐,少爷恐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要不,咱回去吧,改明儿再…啊,少爷回来了!我这就去给您泡茶。”说完冬妆一溜烟走了。

  东霖推开房门,看见陈糕坐在书桌面前,嘴里叼着只狼毫笔,玉手拿着他平时练字时写的稿纸在翻阅,顿时眉头一皱,眼角扫到一黄色炼金纸和书本一起夹杂在楠木书架上,待要松一口气,只听得陈糕吐出笔,轻声念道:“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陈糕一边摆弄起手中的纸张,慢悠悠地说:“不知是谁家姑娘害你得了相思啊?”

  东霖的脸背着烛光,眼神在暗中明灭不定,过了许久,他才轻起薄唇:“你,真想知道?”

  

相思何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