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许战2

  倏地,女子从他怀里退开,脸上的纯真与娇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落寞而沧桑的脸蛋,女子眉宇间透着忧郁,静静地看着男子,像是在怀恋什么,又像在自语:“许战哥哥,没有你的日子,这人间欢乐苦痛我尝遍了,如今虽身在人间俗世中,却实实在在是个旁观者。”

  陈糕半夜惊醒,双手死死的抓住被褥,定定的看着被子上的绽放水仙花,这只是个梦,她告诉自己。

  这两百二十四年,人间里他所有存在的痕迹都消失无踪了,她,还在留恋什么?在期待什么?

  冬妆听到内室的动静赶过来,就见到大小姐一副丢了魂的样子,很是不安,这是怎么了,吟诗阁里的时候少爷一副失魂落魄的颓废样,现在大小姐又…

  难道他们吵架了?

  陈糕一看冬妆走神,也没心情琢磨她在想什么了,下了逐客令:“你回自己房间睡吧,不必管我,今晚就别再过来了。”

  冬妆急了:“可是,大小姐…”陈糕打断她:“按我说的做,听话啊。”

  才打发走冬妆,房梁上的男子就出声了,声音里透着一股懒洋洋地味道:“这丫头长得不错嘛,干嘛不让她留下来?”陈糕不答:“这么高的房梁,自建成之日后就无人拭尘,就不怕脏了新衣服?”

  潋墨从房梁上一跃而下,三千银丝随风吹动,在灯烛照耀下散发阵阵光芒,陈糕想,这人摆在哪里都是个风华绝代的妖孽。

  陈糕煞风景道:“你这头发什么时候能剪了,这光闪的我眼睛疼。”

  “哼,某人梦到旧情人,脾气不小啊。”陈糕捏了个纵火诀向他一扔:“你又偷窥我梦境!”潋墨一甩衣袖,破了她的法术,叹道:“以往不是没有探过你的梦境,你何曾在意过,今日连异界鬼火都用上了,可见是真气着了。”

  陈糕知道她打不过眼前这两千岁的老怪物,只是对这厮偷窥隐私的行为不爽而已,现在气消得差不多了:“你不去东海,来找我干什么?”

  潋墨喝了口纯叶茶润了润喉,道:“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来提点提点你。”陈糕疑惑,平日有事都是靠纸鹤传话,难道有什么要紧事要做:“何事要你亲自来一趟?”

  潋墨道:“你可曾记得如何得了机缘成仙的?”陈糕点头道:“自然不敢忘。”

  花木成妖本就比走兽难,成仙就更不易了,多年前陈糕也就是昭雪只是移山上一棵小小的秋水仙,一日沙落神女与乘锺在仙界大战,神女受了伤,袖中的凤凰蛋滚落了,磕在移山的石头上,五彩花螺的蛋壳破了个口子,流出来的灵液滴进了水仙花蕊里,叫它得了灵窍。

  陈糕挑眉道:“那破石头为此气了我六百年,日日把我遮在它的阴影里,日月精华,雨露滋养我都挨不着,不然得了那天大的机缘,我又怎会六百年才化形。”

  潋墨笑道:“本来这蛋是它砸破的,这灵液却流到你身上,换了谁都不高兴,还好它只是有些意识,要是它有灵窍,必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陈糕叹道:“你生来就是神,自然不晓得,石头有了意识,怕是离成精不远了。”石头不比活物,受了几千年的日月精华也不一定能修成灵识,可一旦修成灵识,不管是成妖升仙,必定是无人敢惹的硬茬。

  

许战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