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治疗

  傍晚,白杜鹃的母亲白织已从医院回来。她的亲和力极强,留着与白杜鹃一样的奶油色长发,年轻貌美,青春常驻。

  “啊啦,这位是?”

  白杜鹃早就换好了衣服,清洗了双手,从睡梦中醒来,道“唔,肉体砸出一口井的人...”

  “这么厉害的吗,啊啦,好像没有生命迹象呢。”

  “所以我把他带回来了...灵魂还在!”

  白织走进少年,“咦,这孩子,”

  “您认识吗?”

  “啊啦,是夏克呢。”

  “??他是谁?”

  “这个不重要。看样子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呢,”白织仔仔细细地摸了少年一遍,“他受的伤,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造成的喔。”

  不是这个世界...也就是另一个世界。

  “倒不如说他的生命被人为的封锁了,”白织解开少年的黑色衬衫,露出白的令人害臊的胸膛,“而且还将他的灵魂用一种阵法困在死掉的灵魂里。”

  “...可是他流了很多血?”白杜鹃将被染红的小洋裙递到白织眼前。

  “啊啦,这看样子是...”白织思考了片刻,道“把血整体转移出来,又在一瞬间补充新的血液啊...可是身体这么干净,想必是做了特殊的手段。”

  “这种事可以做到..?”

  白织不知从哪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刀,划开少年的胸膛,一道平整的刀口出现,还不及血流出,刀口就那样自然地缝合上了。白杜鹃看的满眼不可思议。

  “不是不可以,只是...”白织脱下少年的黑色衬衫,“啊啦,你先出去吧,我要开始治疗咯。”

  白织右手指尖升起绿色光珠,随即炸开如层膜包裹住整只手掌,左手掌心出现了数十枚大小不一的墨黑色的针,右手心那把小刀也泛上一层绿光。

  毫无声响,白织快速的挥舞着刀,一道道泛着绿光的切口出现在少年身上,把少年翻了个面在背上也留下切口后又翻了回来,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线条。紧接着在伤口自动缝合前又用右手,竟同刀的顺序一样又划了一遍,阻止了刀口的缝合,手速之快,叹为观止。

  紧接着,左手心的针一根根飞进绿色的线条,就像,准确无误的飞进经络。

  可以清晰地看见,黑色光点不断顺着绿色线条流动,偶尔会遇到阻塞,但一会儿就畅通无阻。

  在循环了一百二十多个来回后。

  “BOOM!”以夏克为中心,爆发出一股黑色气流,好在白织反应迅捷,在一瞬间涌出绿色气场包裹住夏克,才不至于掀翻了屋顶。

  待黑色气流渐渐消散,白织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算是解决了吧,”白织抬起头,看着屋顶---倒不如说是看着天空?---“这是你故意的嘛,啊啦啊啦。”

  白织又看向夏克---那茶发、那削瘦的身板、那比女孩子还白净的肌肤,眼中流露出怜爱之情,还嘀咕着“那帮老家伙啊...”

  夏克身上的线条早已随着黑色气流的爆发而消失,刀口也随之修复,为了稳定些时日,暂且将针留在体内继续疏通。

  给夏克穿好衣服,白织在他耳边低语,“灵魂,只能靠自己咯,小夏。”

  也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生命的封锁已经解开了。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能看出夏克的胸脯随着呼吸缓缓起伏。

  夏克——当今最强与天才的象征。年仅16岁便达到了Lv.5超能力者的巅峰,无限接近与Lv.6绝对能力。不过似乎没多少人知道他的形象。

  如今,却被封锁了生命困住了灵魂,替换了血液,想必是与“非人”战斗了一番。而且所换的血也并非一般,白织在使用顶级治疗术切开夏克皮肤就发现,“血”并不是正常鲜红的,夏克的血液是红中闪着金色的璀璨,十分纯净美丽。而且与夏克相容性十分优秀。

  “杜鹃,过来一下,”白杜鹃的脑海里响起白织的声音,她的能力在100米范围内都是有效的。

  白杜鹃并没有去做饭或是修炼,她只是坐在门口看着天空,听到母亲的呼唤自然而然的回到房间。

  “他的生命封锁我已经解开了,你再试着呼唤他的灵魂。”白织准备离开,道“啊啦,还是小心点喔。”

  白杜鹃听从母亲的吩咐,跪坐在地上,身上泛起白光,又如天使一样。“心灵感应”的进阶“灵魂交流”,可以在不用碰到对方的情况下,直接与对方的灵魂交流,而其本人无法察觉。灵魂才是一个人的最本质,也是表露最本质的心意。但时间不能太久。

  白杜鹃看到的夏克灵魂,被黑色的灵魂包围着,还缠着几道枷锁。可以看到,属于夏克那茶色的灵魂正努力向外冲撞。

  灵魂连接。

  “你..好?”

  茶色灵魂停下了挣扎,道“啊,是小杜鹃?”

  他认识我?

  “毕竟只有一面之缘,算了,你是来帮我的?”

  “嗯...是的。”

  “你该怎么帮我呢,我也不知道怎么一醒来周围全是这些家伙。死了也要缠着别人,怪讨厌的。”

  “母亲教过我灵魂攻击,实战没用过,但那些都是死掉的灵魂,应该可以吧。”并不是莽夫的硬碰硬,而是以精神力重创对方。当然,需要自己比对方强。白杜鹃的能力“心灵感应”,用处多多,目前Lv.1,发展潜力极强。

  夏克回道,“哦,交给你了。”

  毫无征兆的,黑色的灵魂就如烟雾消散。困住茶色灵魂的枷锁暴露出来。与此同时,白杜鹃那纯白圣洁的灵魂闪烁了一下。

  “哎呀,那家伙下手可真狠啊,嘛剩下的我能行了,谢咯。”然后,白杜鹃的灵魂回到真实世界。

  倒不如说是被送出来的。

  按理说,只有本人才能有退出的意志,而夏克却是将能力者本人给送出来。不过夏克也是个非常理之人。

  

第二章 治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