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身份是何?

  铭城将他主子从自己的背上放了下,让他主子的后背靠在山洞那由坚硬的岩石铸成的墙上。

  “铭城,你快去山洞里面一点的地方找点水来。”白衣女子

  铭城回答道:“那里有水呀?”

  刚刚明明还蹲着看他主子伤的那个白衣女子,回头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对他说:你傻吗?你居然不知道水在哪里。

  铭城好像明白了那白衣女子的的眼神,他又回答道:“我真不知道!”

  白衣女子还想懂了似的,将头转了回去,继续看那紫衣华服男子的伤。

  铭城看那白衣女子毫不在意自己没办法得到水的样子,铭城认为那个女子在报复他,所以都准备给那白衣女子道个歉的,因为他明白他主子的伤比他的尊严重要。

  可就在这时那白衣女子说了一句话:“水在山洞后面左手方。”

  铭城没有说一句话,就里去了,因为他相信这个女子不会因之前他和她吵闹的事而对他主子不利,只因为刚刚她对他的态度。

  铭城的身影消失在了山洞之后,那白衣女子就问“说吧!你们是谁?”

  紫衣华服男子说“你不是早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知道我是谁了吗?”

  白衣女子“是!但是我不确实你是或不是,当然还是你自己说好。”

  紫衣华服男子“你之前把我认为谁了?”

  白衣女子“你是当今东翼皇上最疼爱的儿子九皇子东翼天殇对吗?”

  紫衣华服男子“你是如何猜到的?”

  白衣女子“才到很难吗?谁不知道当今东翼皇族的九皇子喜欢紫色,谁又不知道这位九皇子在这女娲山谷附近与侵犯东翼国土的那些敌军作战。只是我不明白了!被说为万年才得一见的天才的九皇子居然会受伤。”

  东翼天殇“难道我不能受伤吗?”

  白衣女子“我可没说,这是你自己承认的。”

  东翼天殇“既然你都知道我是谁了,我却还不知道小姐你是谁呢!”

  白衣女子“你也不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知道了吗?”

  东翼天殇“就像你说的,要你自己说出来才好玩。”

  白衣女子“你看我出现在这里就知道我是你们这东翼皇族,最忠心的那个右丞相的嫡女凤婉烟了吧?”凤婉烟说这句话时仿佛话中有话,这不是就在说丞相府的事对于她来说很不着齿吗嘛!呵!凤婉烟冷笑了一下说“说是嫡女也不算是因为我活的连府中一个小妾的女儿,一个庶女都不如,虽然有着高傲的血脉,却过着猪狗一般的生活,可笑吧?”而东翼天殇没有在凤婉烟的话语和眼神中发现所谓的可怜,而他发现的是凤婉烟再说这话时的那个不看重的感觉,仿佛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东翼天殇“那你不恨他们吗?”

  凤婉烟“为何要恨?”

  东翼天殇“恨他们抛弃你在这个地方,恨他们践踏你的尊严,恨他们夺走所有属于你的一却。”

  凤婉烟“你听过这样一句话吧?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我早已对他们没有了任何的感情,又何来恨与不恨之说呢?再说那些所谓我的一切我凤婉烟瞧不起!更何况只有人才配我恨!那些人不配!”不恨?这只是口头说罢了!凤婉烟怎能?怎能不恨?虽然她不是身体的原主,但她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那丞相府的一干人连畜生都不如!

  可是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被丞相府一点一点摧残致死的那个凤婉烟了!而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去的凤婉烟!她在来原主身体时原主的灵魂还没有走,好像是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了吧!

  所以凤婉烟就告诉原主说,她一定会让那些曾伤害过原主的人,曾践踏过原主尊严的人,为曾经所做的一切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那之后原主才离去。

身份是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