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 桂花蜜茶

    白汐郁闷极了,一边沏茶一边郁闷。

  桂花蜜茶是小时候妈妈独创的产品,按道理来说没人会点啊。白汐瞟了一眼茶馆里的先生,他正悠然自得地打量茶馆。

  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啊……

  结果郁闷着郁闷着,烫茶杯时手被热水烫到了。

  “咝…”白汐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根据经验果断地把烫红的手指含在嘴里。

  “你泡茶这么不专心?”后面低低的响起一道声音,白汐吓了一跳,转过头看,那先生已走到她跟前,面色不善地说:“拿出来。”

  拿什么啊?白汐又懵了,含着手指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

  舒辰卿有点无奈,“你含够了吗?手拿出来。”

  白汐迷茫地把手从嘴里拿出来,食指红了很多,起了个水泡,白汐耸拉着脸,真疼。

  舒辰卿倒拉着她轻车熟路地进里间的厨房里,帮她用凉水冲洗了好一会儿,又用药油在那涂啊涂了半晌。

  迟钝的白汐姑娘的神经也终于从烫疼的手指回到正常地方了,她疑惑地看了看面前气质不凡的先生,他俩有那么熟吗?她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

  想了想,她恍然大悟道:“先生你是不是医生啊?外科的?”只有医生才会有如此博爱的胸怀嘛!

  舒辰卿一时无语,把她的手指弄好后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下,说:“茶你不用泡了,过来坐下吧。”

  白汐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还有一点没喝完的桂花蜜茶,脑抽似的把自己的杯子拿过去给他,“这里还有一点,你要吗?”

  说完才想起这貌似是她喝剩的,大窘,急忙想退回来,“噢,这好像是……”但对方已经接过去喝了一口,她那个“我的”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欲出不得。

  “好像什么?”舒辰卿玩味一笑,手里的杯子还暖乎乎的,飘出缕缕清香,跟那天她身上的香气很像。

  明知这个杯子是她的,但还是接了过来。

  “呃,没什么…”白汐咽下那一点别扭,顿了一下,还是问:“你从哪里知道有桂花蜜茶的啊?”

  舒辰卿笑了笑,到也没打算说实话,只一句“听来的,想来试试”边含糊过去了。

  “噢…”

  “怎么?”

  “也没什么,以前妈妈心血来潮做给我喝,倒不知哪里还有得卖……”说着有些伤感。

  突然对面的先生轻轻地说:“白露为霜汐听雨,曰归曰归?”

  白汐见他正望着自己被裱起来的打油诗,还念出来了,只淡淡道:“是啊…”

  舒辰卿仍望着那句话,“二十四节白露,鸿雁来,玄鸟归……曰归曰归?所以,谁是你的鸿雁,谁是你的玄鸟?你在叫谁回来?”

  白汐一惊,莫名有种被看穿自己的伤心事的感觉,“你……你怎么会这么问?”

  舒辰卿也不逼迫人,松口:“随便问问。”

  白汐:“你其实是天文学家吧?”二十四节气什么的…

  舒辰卿:“……”

  走之前他对她说:“我不是谁,我是舒辰卿。”

  这时他正逆着光,白汐更觉这先生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典型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白汐轻喃:“‘卿’本佳人哪……”然后强行忽略后面的“何为随之也”。

  为什么?

  因为白汐还在为他那张百元大钞受宠若惊中,她说:“这茶不值那么多钱…”还是她喝剩的呢……但他说:“值不值由我说了算。”

  感觉被包养了……同时白汐觉得她终于可以“白手起家”了!

  

05 桂花蜜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