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特工:腹黑男神是我的

律九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序 被遗弃的孩子

  天空阴沉沉的,好像随时便会下起磅礴大雨,路上的行人,急匆匆的面容,出卖了他们焦急的心理状态,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拿出避雨工具,攥在掌心,提高安全感。

  雨,真的有那么可怕么?下着暴雨的天气,才最可怕。

  酒陌清楚的记得,她那充满希望的人生的转折点,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阴沉沉的天空下,暴雨淋漓的环境中,夹杂着星点雪花,坠落在高速公路上的极速私家车上,造成的车毁人亡事件。

  酒陌自小就喜欢较为阴冷的天气,尤其是下雪天。

  但今天,刚从教室出来,她的心,就一直无法平静,总感觉不踏实,胸闷,心里有股空落落的感觉,一整天,心情好不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而她却提不起一点兴趣,只期盼着回家,在这一刻,尤其的想自己的家人。

  到达放学之际,同学都走光了,教室内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她有些怨气,今天是她的生日,他们却迟到了。

  直到教课班主任找到她,她才明白,为什么一下午都会有这种负面情绪。

   2006年12月25日,她的家人,出事了,车祸······两死一伤······

  在她生日的那天,她的家人出事,她却安然的坐在教室内,还责怪他们为什么不快点来接她,甚至,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哥哥酒年伤得不算严重,出事的时候,妈妈把哥哥紧紧的抱在怀里,可不知道是不是心里的问题,迟迟不愿醒过来。

  警察反复调查,原因归结于意外车祸,入了档案,案情结束。

  可只有酒陌自己知道,这是场谋杀,而凶手就是她自己。

  那天,只是因为她说自己想吃邻市的蛋糕,父母和哥哥就应了她的要求,而如果不是她的这个要求,她的父母就不会死,她的哥哥也不会到现今为止还昏迷不醒的躺在ICU,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的无理取闹,造成了她家人的伤害,这是场谋杀,作案凶手是她。

  父母走后,还留有一些遗产,政府方面也赔偿了不少钱,但却因为他们还是未成年,没到继承的年龄,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一个曾患有过精神史的姑姑——酒芠,但现在并未有任何复发迹象。

  法院将其酒陌和酒年判给了三十多的酒芠,作为监护人的她有权管理酒陌父母遗留的遗产,但没有分配权与使用权,在酒陌与酒年成年之前,一切财物都将由她来管理,包括酒陌和酒年的饮食起居生活,以及之前房子的房产权。

  酒陌不再挑剔,不再无理取闹,她学会了适应,学会了面对,学会了顺其自然。

  长大后的酒陌也有些惊讶,她的接受能力超乎一般的同龄孩子,要知道,她也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在一个连死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意义的年龄段,竟然就这么坦然接受了父母不在的事实,内心的早熟,远远超乎了她的想象。

  自监护人从父母变成了姑姑后,酒陌变的淡漠少言,性情冷淡了许多,独立了许多,要强了许多,平日里的感情波动几乎没有,唯一一次,便是接到医院的通知,酒年······醒了。

   2007年12月10日时隔父母离世的一年后,她真正意义上的唯一亲人,苏醒过来了。

  当她赶到时,看到酒年倚靠在墙上,没有穿鞋的脚踩在冰凉的白瓷砖上,常年油盐不进,只靠营养液维持着生理机能的身体,在宽大的病号服下显得瘦弱不堪,正值冬至,被刻意关掉的空调显得落寞又无助,空气中弥漫着去年冬天的阴寒。

  她有些不知所措,眼泪蓄满眼角深处,孤漠的挂在眼睑上,深呼吸一口气,赶紧脱下身上的棉服,脚步凌乱的走过去,轻轻搭在了酒年的肩胛处。

  酒年两眼无神,茫然无措的看着窗外,时间一点一滴的逝去,久到室内气温低下,阳光散尽,白净的双脚泛红僵硬,酒陌颤抖的哈着气,眼泪一滴一滴无声地滑落眼角,将哽咽尽数压在喉咙深处,以免惊动面前瘦弱的少年。

  良久,酒年蓦然的笑了,苦涩的,自嘲的,愧疚的。

  酒陌有些着急,转到酒年的面前,刚要开口说些什么,酒年却一把抱住了她,轻声呢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这么久才醒来,对不起,让你自己面对那份痛苦,对不起,我亲爱的妹妹。

  酒陌压抑许久的情绪,在听到酒年暗哑无力的声音后,倏然崩溃,一瞬间,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肝胆俱裂,终于,哭的像个七岁的孩子······

  酒年比酒陌大四岁,经过沉睡了一年的时间,已经年满十一岁,此时安抚般轻柔着酒陌的发顶,无声无息的落着眼泪。

  两个孩子,无依无靠,只能紧紧依靠彼此,抓住对方的手,紧紧地。

  酒陌本以为,哥哥的恢复,会给她带来希望,可是,命运之神从来不会眷顾她,她终究是个被世界抛弃的孩子。

  酒年恢复后不久,就失踪了,跟一起连环失踪案有关。

  警察并没有侦破这个案件,在2007年12月25日,与本案相关的失踪儿童,无一例外全部丧生。

  在2006年的生日那天,酒陌失去了她的父母,2007年的生日那天,酒陌失去了哥哥酒年。

  在童孩时期,最无邪单纯的幸福时光,酒陌经历了人生最大的磨难,家人去世,一个年仅七岁的女孩,咬牙硬扛了下来。

  可在以后的时光里,她并没有多幸福,也没有多平凡,只有更悲惨。

  拥有精神史的酒芠,病情再次复发,精神分裂,双重人格,一个温柔得像天使,一个可怕得像恶魔。

  酒芠的病情已经近乎到无法控制的地步,转换人格时,天使的她对酒陌好到亲生孩子,恶魔的她对酒陌虐到暴打折磨。

  酒陌不止一次的想过要逃避,逃离这个世界,远远地,静静地,死去,可当酒芠再一次醉酒后的自言自语中,酒陌再一次知道,她的哥哥酒年,失踪不是意外,而是有意为之。

  是酒芠,酒芠将酒年卖给了人贩子,而在酒年醒过来之前,酒芠便有复发的迹象。

  每次人格转换,酒陌都会被酒芠折磨,皮肉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摧残,给酒陌童年的记忆,染上了一寸寸淡漠的光。

   2010年12月25日,酒陌杀了酒芠。

  在这一天,她十岁了,六岁失去父母,七岁失去哥哥,被姑姑虐暴折磨了三年,十岁时,亲手杀死了姑姑。

  既然她从始至终都是那个被世界遗弃的孩子,那么,从现在开始,就遗弃这个世界。

序 被遗弃的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