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杀人犯,你也敢用?

  酒陌的眼睛在霎那间充满了狠戾,戾气迅速发散,布满了整个房间,气温骤降。

  戴森揉了揉脖子,干咳一声:“你先别激动,你先说什么都可以,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一跟你。”

  这句话刚说完,周围的气温顿时上升了许多,戴森立马松了口气。

  跟这么个阴晴不定的人坐在一起,还真是压力倍增啊……

  酒陌深吸了口气,眼底略显低沉,平复好心情后,紧了紧手腕,轻声道:“我想你认错人了,夏洛特夫妇是谁,我不认识。”

  戴森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表情犹如上战场打怪兽一样滑稽,一股脑的全说了出去。

  “夏洛特夫妇的死不是意外,是谋杀!”

  酒陌本来慵懒悠然的神态在听到这句话后愣愣的怔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戴森。

  良久,缓声道:“请你出去,我要静一下。”

  戴森低了低眸,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出去。

  外面一堆人急急忙忙的围着戴森检查这检查那的,像是放了一只小绵羊进了大灰狼的城堡,好不容易救出来后的喜悦与担忧。

  戴森不耐烦的向一旁一闪,走到双屏电脑前,把所有的摄像头和录音器全部按下了关闭的按键,所有监视器瞬间黑屏,摄像头全部关闭电源,录音器那一闪一闪的灯光也全部熄灭。

  一堆人被戴森的行为吓到了,急急忙忙要打开。

  要知道,放一个S区的特殊罪犯在一个有通风管道的半密闭空间,就算开着摄像头也是极危险的,如果罪犯逃跑了,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也将被“前功尽弃”所画上句点,谁敢保证,像他那种变态杀人犯不会在杀人。

  现在竟然将摄像头关掉了,到时候,人是什么时候逃走的,他们也不会知道。

  戴森深吸口气,微叹道:“让她一个人安静的呆一会儿吧,这种无形的打击与压力,她也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而已。”

  其中一个人气不过,愤怒道:“当初我说过了,这种审讯室不安全,就应该用现在的软包设计比较好。”

  宽阔的房间,视野良好,空旷旷的就中间的那一张桌子,四面布满了摄像头,每个摄影头旁紧挨着一个录音器,观察着酒陌的一举一动,警惕而又心惊。

  可酒陌在这一刻完全忽视了外界的一切因素,整个人,移游到了自己的思想境地里。

  心里是什么感觉呢……旁人无法体会,酒陌却已经要挺不住了。

  不相信,不敢信,复杂,震惊,痛苦,讶异……

  酒陌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此刻,只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跳的仿佛快要跳出来,脸,在这一刹那之间,变得苍白无力。

  感觉呼吸都快要被剥夺,完全无法平息掉那颗跳动异常的心,这一刻的酒陌,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在这个只有自己一人的审讯室里,继十年后,再一次的哭的像个孩子。

  在这一刻,酒陌忘记了她身处的地方,忘记了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心里只有这十几年来的压力。

  她活得太辛苦,太累了。

  这十几年来,过的每一天,为了生存而活着的每一天,她有想过,父母和哥哥都不在了,就那么死去算了。

  可她不甘心!为什么?父母的死真的是意外吗?哥哥到底被酒芠卖到了哪里?现在是否还活着……

  这些问题她想一次,心,就会难受的不能呼吸,仿佛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扼杀着她的每一次呼吸。

  头痛剧烈,这次是有史以来,酒陌哭得最凶的一次。

  看着身旁一边,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袋,抬起双腿放在座椅上,两只胳膊绕过并起的双腿,最终交放在了肩膀上。

  两只眼睛空洞的看着桌子上那份厚厚的档案袋,低了低眸,视线放在了两只没穿鞋的脚上,干净白皙,因为长时间不接触阳光,有种不健康的感觉。

  其实,酒陌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不喜欢穿鞋,除了出门,平时在家里是连拖鞋也不穿的。

  她很怕冷,当温热的脚每每站在冰凉的地板上时,冷气都会从脚心蔓延至全身,一个瞬间,当感觉器官接收到信息时,全身细胞仿佛接收信号一样,立马颤动了起来,让酒陌也跟着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所幸,她的身体素质并不差,十几年来也没怎么生过病。

  其实仔细一想,记忆中也就只有看到哥哥光脚站在地上的场景……呵,可这算什么?

  酒陌自嘲的一笑,将脑袋深深的埋在两腿之间,整个人蜷缩在靠椅上。

  而审讯室门外的人,简直是东倒西歪了一片,有哈欠连天的,低头玩手机的,打瞌睡的,无聊的,谈话的……

  “戴少将,他什么时候好啊?人不会已经跑了吧!咱把监视器打开行吗?放一个S区的囚犯在一个没有监控的房间很危险诶!”其中一个人有些不服的喊了出来。

  戴森挑了挑眉,把戴在耳朵上的白色耳机一拿,微微一笑道:“嫌慢啊,这么不放心自己进去催她啊。”

  那人被戴森一噎,看见有好多人都在看着他笑,脸上迷之尴尬了一会儿,咬紧牙关朗声道:“我饿了,我要去订餐了,不跟你聊了。”

  好笑,让他进去去找那个变态杀人犯,那不是比要了他的命还恐怖吗!

  戴森意味的一笑,摇了摇头,再次将白色耳机拿起,塞进了耳朵里。

  审讯室内存满了诡异的气氛,戾气道是很充足。

  酒陌讽刺的一笑,抬手一把抹掉停留在脸上剩余的泪渍,深吸一口气,将双腿轻轻放下后,抬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档案袋,纠结的皱起了眉头,半响,意味的看了一眼档案袋上的挂扣,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摇了摇头,无奈的拆线开封。

  厚厚的一摞纸,整整齐齐的放在档案袋里面,洁白干净,扑面而来的纸香,让酒陌的心情略平静了一些。

  纸上的内容全部都是跟她有关的所有内容,很齐全的资料,甚至是有许多内容都是她不知道的。

  夏洛特夫妇,确实是酒陌的父母。

  档案袋里的东西不是别的什么,几乎全是她家庭成员的所有资料。

  夏洛特,男,一九七七年生,米国人,幼年时父母离异,跟了母亲之后,由于母亲再婚,后改为酒夏。

  从小热爱化学,喜欢医学系的制药类,曾海外留学两次深造,18岁便攻读完硕士学位,二十岁修完博士课程,堪称世界少数天才之一,回国后,便与同级留学生莫木结婚,两人一起进入国际研究院,对外宣称为夏洛特夫妇,一起开发新型药物。

  莫木,女,一九七八年生,Z国人,混血儿,父亲在其很小的时候就已去世,自幼就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艰苦。

  自小热爱大自然,喜欢一切未知和创新,学业从小到大一直名列前茅,最后在妈妈的劝解下,放下了自然摄影师,攻读了药物研究,在后来的接触中,兴趣越来越浓厚,逐渐迷恋上了这门学科,海外留学回国后,与同们师兄酒夏结婚,两人一起进入国际研究院,对外宣称为夏洛特夫妇,一起开发新型药物。

  酒年,男,一九九八年生,夏洛特夫妇婚后的第一个孩子,酒陌的哥哥,十岁时,被其姑姑酒芠卖给了人贩子,后失踪,下落不明。

  酒陌,女,二零零一年生,米国人,夏洛特夫妇婚后的第二个孩子,酒年的妹妹,童年时期遭受了极大的创伤,六岁时父母离世,七岁时哥哥失踪,在其姑姑酒芠精神问题严重的情况下,经过了三年的暴打虐待,十岁时,杀死了精神失控的酒芠,后带着父母的遗产,流连过第五大道、费城、澳门、白色大道、香港、第七大道等,后由于未知原因,成为了赏金猎人。

  未知?

  酒陌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眼底的不满渐显,揉了揉眉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双手一捻,翻出了底下的最后一张纸,是一张交易责任书。

  酒陌挑了挑眉,将纸张放在了桌面上,拿过档案袋,用力的戳着档案袋上的挂扣,轻哼道:“心机真重的大叔,偷听完毕了吗?进来我们商量商量。”说完,在最后的一个字音落下后,大力的将挂扣给捏断了……

  而审讯室外的戴森微微一整,最后赞赏的一笑。

  真是……这个孩子真可怕,可惜走了歪路,如果是个警察,那刑警行业可真的就是无所畏惧了。

  走进房间,戴森看着面前面相是名男性,而身体的壳子则是名女性的酒陌,好笑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他提前知道了档案袋里的内容,估计,他也会认为,面前的这位十七岁花季少女,是名男性吧……这个孩子太会伪装。

  酒陌挑了挑眉,笑着问道:“想清楚了?我可是名杀人犯,还是那种超变态的,确定要录用我?”

  戴森微微一笑,缓缓道:“不是录用,是录取,进入特工培训基地,进行培训,而交易就是,找到你哥哥,酒年。”

  “……!!!”

第二章 杀人犯,你也敢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