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毫不意外的意外

  “陌哥,你今天开学吧。”

  酒陌挑了挑眉,看向此时正坐在餐桌对面上优雅的吃饭的小正太,不言语,算是默认。

  在他强烈的要求下,威逼利诱,软磨硬泡,终于让顾易初这个小鬼头同意叫她声哥,大叔那个称号,她实在是hole不住。

  顾易初挑了挑眉,看着酒陌此时哈欠连天的动作,身穿灰色的居家服,左手拿着吐司,右手拿着果酱,眼睛紧紧的盯着电视上的,额······没有任何营养的,脑残肥皂剧。

  顾易初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歪着脑袋说:“你不急吗,快八点了,八点半就要举行开学典礼了,迟到的,可是记大过。”

  酒陌舔了舔嘴唇,不在意的抬头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顾易初难得的对酒陌毫无嫌弃之意,随声开口道:“这是我定的规矩。”

  “噗!——”

  一口牛奶,尽数全部喷到了顾易初的脸上,以及他的早餐······

  站在一旁的管家惊讶的看着酒陌,在愣愣的看着顾易初,迟钝的喊道:“小少爷······”受到惊吓之余,连忙走上前去,拿起一旁餐桌上放着的手帕,战战兢兢的双手奉上。

  酒陌却是一点尴尬和愧疚都没有,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修长的手指点着下巴,故作思考状,而后,佯装惊讶的表情,挑眉惊叹道:“难道江大商学院是你家开的?!······真是,毫不意外的意外。”

  看着那张白净的笑脸此时黑成了煤炭,酒陌嘴角便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容,照常一样,吃起了早餐。

  顾易初拿起管家手上的手帕,轻轻擦了擦脸,动作优雅华贵,漫不经心道:“再有下一次,我一定让人拎着你的衣领把你扔出去。”

  酒陌不要脸的笑了笑,咬了一口肉包子,含糊地说道:“那就下次再说呗······”

  顾易初:“……”

  一个人吃早餐能慢成什么程度呢?

  顾易初已经梳洗换戴齐全了,穿着小校服,背着小书包,神情淡漠,小手摸了摸腹部,整齐划一,站在客厅门口,轻轻转身,看向餐厅内还在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恐怖片哈哈大笑的银白发少年,皱眉道:“你的时间可不多了,确定不要抓紧?”

  酒陌满不在意的随意挥了挥手,像是打发乞丐一样,轻叹道:“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顾易初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某个笑的花枝乱颤的神经病,转身走向庭院,毫不犹豫的上了车。

  跟在身后的管家纠结的看了一眼酒陌,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走到庭院处上了车,载着顾易初驶向了他的学校。

  酒陌摇了摇头,感叹道:“特效真差······”看着恐怖片也能笑出声,这么另类的世界上估计没几个了。

  当餐厅只剩下了她和佣人的时候,本来笑的四仰八叉的酒陌渐渐停了下来,淡淡的冲几个佣人招了招手,淡漠的开口道:“你们都下去吧,我不需要。”

  佣人们对看了一眼,奇怪的看着酒陌,却也不敢多语,微微鞠躬,轻声答道:“是。”

  干脆利落,酒陌好心情的伸了个懒腰。

  将没吃完的吐司放在了餐盘里,慵懒的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转身便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走进沐浴室,酒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凌乱的银发,衣服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睡眼惺忪,眼底下还蔓延着一层青黑色,一看就是睡觉特别不老实的一种。

  酒陌皱了皱眉,没有整理自己,反而仔细的在观察着自己此时的形象,良久,缓缓松了口气,双手轻轻按在了洗漱台上。

  “还好,还好看不出来是个女的······看来,以后起床后要好好打理打理自己的形象问题了······”酒陌低着头,肩膀放松,眼神低沉,变幻莫测。

  抬起双手拍了拍两颊,对着镜子里的酒陌勾唇一笑,满意的开始解上身的扣子。

  “酒少,您在吗?”一个女人的声音?

  刚解扣子解到一半的手一顿,迅速重新扣好,整理了整理衣着,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反手打开门,慵懒的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正拿着衣服的女佣听到声音回过去头,看见酒陌正从沐浴间走了出来,居家服的扣子还有两颗没有扣好,领口随意的敞开着,露出精致的锁骨,白皙的皮肤,干净柔滑,让女佣看了瞬间脸红了大片,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酒陌挑了挑眉,倚靠在门上,轻笑道:“有事?”

  女佣低垂着头,粉嫩的耳朵露在空气中,迅速地泛起了红,支支吾吾道:“酒少,是······是小少爷,让我······给,给你送衣服······”声音越说越小,羞涩的少女心分子充满整个房间。

  酒陌舔了舔嘴角,轻笑道:“麻烦你了,放在床上就行,没事的话你就出去吧。”

  女佣红着脸放下了衣服,一步三回头的不舍的走出了房间。

  酒陌抿了抿嘴角,今天······还真是事事不顺。

  走到门前,将门锁锁上后,神经轻松地走到床前,将其中一件江大商学院的校服拿了出来,一起走进了沐浴间。

  将衣服挂在一旁,放好洗澡水后,将衣服脱掉,低头看了看缠绕在胸前的白色裹布,扯了扯嘴角,饶了下来,全部放在一旁的篮子里,前脚刚进水里,耳钻处便传来酥麻麻的感觉,很不舒服。

  酒陌抬起拇指拿下,在扫描完右眼虹膜后,再次带上,轻声开口道:“有线索了?”

  “还没有。”音线妩媚,一听就是罗麦麦。

  酒陌皱了皱眉,警惕的一挑眉:“没有?”

  罗麦麦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老大,我们已经查遍了江州的资料,甚至是乃至全国各地市区群众资料,根本没有这个人。”

  酒陌揉了揉眉角,没有说话。

  罗麦麦纠结的抿了抿唇,轻言道:“老大······”

  酒陌抬了抬眸,不难听出罗麦麦话语中的忐忑不安,将手放在温水中,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淡淡道:“说。”

  “那人跑了,追踪器也被他给破坏了,最后定位时,程序被别人黑了······”

  酒陌眼神闪过一丝微妙的光,挑眉:“被人黑了?······叫小宅过来。”

  罗麦麦的心咯噔了一下,拉了拉一旁正在打游戏的少年,轻声道:“小宅,老大找你······”

  晏温一怔,低头嘟囔了几句,走到通讯器前,立马抬起头笑脸相迎:“老大,你找我啊~”

  酒陌扯起嘴角缓缓一笑,温柔道:“晏温啊,出息了啊······是不是在定位的时候又在打游戏?”

  听到酒陌直接叫少年晏温,就知道少年完蛋了,罗麦麦闷头一笑,有趣的看着此时面部表情僵硬的少年。

  酒陌叹了口气,摇头道:“晏温啊,你并不是允西,你和允西不同,他幼稚可以理解,可是你······”

  “我没打游戏······只是在定位的时候打了个瞌睡,醒来发现的太慢,错过了攻击时间罢了······”

  “······”酒陌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耳钻扔在了水里,在拿了出来,放在了阳光底下。

  这是耳钻设计的最巧妙的地方,一旦放在水里,耳钻内部的核心技术接触到液体,就会瞬间传达指令,进入死机状态,任何仪器都勘查不到任何信息,如同一个普通的耳钻一样,而在经过阳光暴晒后,耳钻的内部水分蒸发掉以后,又会恢复的和从前一样,可持续使用。

  酒陌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向下一滑,整个人连同脑袋,一起浸泡在了水里。

  那人被人追杀,可去的地方应该没几个,还不知道是敌是友,如果是个好事者,去警局一说,那么,晏温他们就······冷静,镇定一点,想想办法,一定有万无一失的办法······

  这边酒陌在烦躁的思考办法,罗麦麦那边却诡异的安静。

  晏温僵硬的转了转头,求助的看向罗麦麦。

  只见罗麦麦幸灾乐祸的摇了摇头,佯装惋惜道:“没办法,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老大生平就没主动生气过,这次,你完蛋了。”一顿,拍了拍脑袋,惊叹道:“忘记跟老大说了,那人是在第二天就消失了。”

第八章 毫不意外的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