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穿越

  这身体本来就从小病弱,这一跪就生生的要了她的性命。

  不过没想到的是,在现代是特工杀手,见血封喉的她,会穿越到这具9岁的身体上。

  星曜看了一眼戒堂正中的苍桑墨字:不能自存,何谈破敌!

  笔势雄奇,姿态横生,出于无心,是其手心两忘,具有了最为生气灌注的特点。

  其色,其形,其浓淡枯湿,其断连辗转,粗细藏露皆变数无穷,气象万千。

  实在看不出出于女子之手。

  记忆中最清楚的一段是落羽公主去世前几月,她背对房,逆着光,望那弯月,如战场上发着银光的弯刀,低呤

  战死沙场

  血流成河

  龙血玄黄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欲将轻骑逐

  大雪满弓刀

  人不寐

  将军白发征夫泪

  可见她一生辉煌散脱,却生了个窝囊女儿,真心愁…

  星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放心吧,既然占了你女儿的身体,就不会让她白白枉死”

  话刚说完,似见杀场上的她笑面如花。

  红颜未老恩先断,最是无情帝王家…

  理了理素白的裙摆,星曜从祠堂里慢慢走出去。

  随着记忆中的路,向落星曜的住处走去。

  

穿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