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锁

  通道里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看不到任何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她真得很怕这种黑暗,令人窒息。

  如果没有那凄美,断断续续的的萧声,星曜真得会倒退出去。

  但,这萧声让人着迷,似穿透灵魂…就好似在从前,迷茫中的一丝声音。

  路尽头是一片竹林,青翠的绿竹映映生辉,淡雅简洁的竹屋坐落其中。风吹竹叶,让寂静的竹林有一丝声音。

  “来了,就坐坐。”男子背坐在屋前,手里握着一支玉萧,一头泛着银光的灰色长发被随意的用白色的绸带扎起,偶尔有几缕发丝滑落下来。唇时不时靠近玉萧,发出呜呜的声响。

  星曜也不客气,大踏步的走向他,在一个竹椅那儿坐下。

  互不相言,静得只剩下玉萧的凄凉声音…

  发带似有一丝松动,几率发丝又滑下来。

  好像从前,也有一个人背对着我吹萧…不过,他是纯银发。

  一首接一首的音曲滑过,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隐隐传来声响,但又…像是幻觉。

  男子突然停下来。长袖一甩,一条绿光向她抛来。如惊弓之鸟般站起,抬手接住。

  是一瓶药水…

  如翠竹般碧绿,刚落到手里鼻间就游荡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药香。价值不非!

  星曜惊讶的看向如嫡仙似的男子。

  修长的手指扶了抚玉萧,声音还是那么平谈“从这出去后直通公主府。”没任何解释,也没给她任何警告。只是这样的语言都让两人会心一笑。

  星曜倒退出去,经过石桌时,犹豫了一会儿,停了下来,“这把锁,可否赠与我?”桌面上躺着一把因许久没动过,而沾了灰尘的铜锁。

  从进来时就一直平谈的身影僵了僵,声音不复刚才的平淡如水,略带一丝苦涩“为什么?”

  星曜皱皱眉头“很贵重吗?”顿了顿“如果重要就…”

  “喜欢,便带去吧。”有些疲倦的说道,站起身来,向里屋走去“你,走吧…”

  有些迟疑的抓起锁,望了望转入门的最后一丝发稍,“打犹了。”走出去。

  竹林重归平静,两只白鹭觅食后归来,夕阳夕下。

  好一幅如画的景色…

  门吱呀的一下发出声响,走出一名男子,一头泛着银光的灰色长发被随意的用白色的绸带扎起,偶尔有几缕发丝滑落下来。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长长密密的睫毛覆盖住了一双平淡的灰眸,长袖白衫飘飘欲仙。

  抻出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抚摸白鹭柔顺的羽毛,“她把我们忘记了,”略带沙哑的声音让人心痛““怎么办?””

  好像知道主人的烦恼,善解人意的不再喧闹。

  “星曜…解铃人还是要寻系铃人,”系发的发带因低头而散落,披撒一地,发间的红光忽明忽暗“不是吗?”

古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