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药王以潺

  茶绿发丝未绾未系铺满了整个药台,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眼睛空洞而呆涩。

  谁能想到,尊敬的药王的眼睛…

  面前的巨大药炉散发着缕缕幽香。洁白长衫一挥,药材一丝不苟的放入炉内。

  化形了,只差一步…

  火光映着以潺白皆的面容,光洁的额似有一丝红火在荡漾。

  “曜儿要好好学炼药,”宠溺的摸着某个嘟起小嘴,明显不想学的少女一头柔顺的黑发。

  指尖的的温暖让他忍不住流连忘返…

  “有以潺在,怕什么?”某只调皮的小猫趁机远离药炉,爬到以潺身后。“以潺的药术六界中谁能攀比?”

  无奈的任由星曜小小的脑袋在脖颈处游蹭,痒痒的。

  “矅儿,你是神王…”以潺苦口婆心的还想把星曜抱回药炉旁。

  她干脆窝在以潺的怀里撒起娇来“不嘛,我不喜欢练药。”说着挤出几滴泪水来博取同情。

  墨色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脑后,黑眸如星光般闪耀,白皆的肌肤吹弹可破。长如蝶翼的睫毛扑闪扑闪,上面还沾着晶莹的泪珠。

  白色中衣施在地上,袖子长盖手腕。如一个楚楚可怜的小猫。

  因为她知道,以潺最看不得她哭了。

  果然,以潺头疼的看着她,不再逼她炼药,将药炉收了起来。“曜儿,你这样等上了那个位子,怎么办?”

  面露担忧的说道,“那个位子荆棘密布,如果…”

  女孩仰起小脑袋,天真的说,“怕什么?我会变强!”

  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再锋利的剑没有鞘的保护,总会损坏。”顿了顿,“就像没有丹药的辅助,总会受伤…”

  黑眸向上微挑,“那就把剑磨的锋利无比,不需要鞘的保护!”

  “再说,”女孩笑靥如花,“不是还有你吗?”

  “那个位置再危险,再荆棘密布,你也可以当我的鞘。”

  额上的红火越来越深,眼底怎么也藏不住那抹血红。

  “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映着药炉的古铜色,是那么邪魅。

  “啊!”丹火不受控制的飞溅,以潺额前的红印似一个恶魔挣脱囚禁的锁链。

  “都说了不让你练药!”紫色身影闻声赶到,皱起好看的眉,“为什么不听?”

  金色玄力充填了整个药台,一切慢慢恢复平静。

  以潺衣着散乱的倒仰在药台,美的如一只银白蝴蝶,可是,双翼已经断了…

  没了双翼,怎么展翅翱翔?

  “真没用…”长袖盖住整个脸,“药王也不过如此,连个三品玄丹都炼不成…”

  白玖慢慢在他面前蹲下,手轻拍他的手背,“没事的…”他自己都觉得这安慰很苍白无力。

  曾经六界最强的药王,现在不能炼制玄丹…

  “想炼什么?”白玖轻声问。

  手僵了僵,“回魂丹…”一滴温热的泪从衣袖间滑下。

  白玖绝世倾城的深紫眸中闪过一丝难懂的神色。

  紫色,最尊贵的血统。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忙忙

  问君何时恋

  _

  曜:可是就算我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不会学呀!

  

药王以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