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药王以潺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个单薄的人影格外突出,墨色斗蓬包襄住整个身躯,是那么纤细,拟一阵风就能吹跑。

  星曜透过斗蓬望着街道。真热闹啊…

  是有多久没尝过这种感觉了?以前师父总是把她关到山洞里练习,亲自挑些有意义的任务让她去完成。所以就算是个特工,也不会把脑袋系在腰上,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变强…

  星坠国为什么叫星坠?顾名思义,传闻,九天之上的一位重要人物陨落时掉落在这,神王亲自在这建设了神殿。镇压亡灵…

  眼眸微陷,镇压?是个危险人物吗?

  人间还流转很多这样的设想,什么夺取神位;什么招降纳叛,结党作恶;甚至有些更离谱,说那位神族不顾神颜,勾引异族。总之是形形色色,不可枚举。

  让星曜不禁汗颜,这想象力…在下佩服了!

  但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些,心口就会隐隐作痛,痛什么?我也不知道…

  现在的皇室比较混乱,太子虽然有百不失一的把握可以登上皇位,但太后座下一少年才华横溢,也有很多人支持。

  别看太后这名号挺老的,但其实也就18左右,但辈分在哪,也得规规矩矩的叫。

  18啊,是少女的开花年龄,怎有心留在那深宫中?没有任何皇室血缘的少年,她却为何支持?

  多少,是有点见不得人的关系…

  “这种只是有点小钱的人,有什么资格跟本姑娘抢?”尖锐的声音刺得星曜一陈头皮发麻。

  顺着声音望去,一名身穿碧色衣裳的少女面露不甘的看着那位趾高气昂的红衣女子。

  红色长裙上绣着大片大片的海棠,杏色发丝用碧绿的玉步摇挽成双鬟望仙髻,皓齿蛾眉,若不是刚才的狂妄囗气,倒真是个佳人。

  马上就要仙祭了,所有人都希望把自己打扮的正典些。

  看样子他们在争抢一件饰品,另个女孩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只见秦璐漫不经心的脸出现一丝瑕疵。

  “你!”秦璐面露狰狞的运转灵力向木楠刺去。

  她也不过14出头,更别说养尊处优惯了,遇到些不顺心的自然心头一热就把孩子的本性发挥出来了。

  四星召唤师的全力一击,足够一般三星的人少说毁容,别说木楠了。

  当冰刃刺向木楠时,一把墨色小剑从侧面袭来。

  毫无灵气波动,居然…打断了?

  秦璐其实当冰刃刺向木楠的时候就后悔了,她不是傻子,知道如果真出了人命,就算府中能把这件事压下来,也会受到大家的诘责。

  转过身,进入眼帘的是一个瘦小简陋的黑袍人。

  她已经是四星召唤师了,不用任何灵力,一次性击落…少说也比她高三个星级。

  单薄的人儿,傲骨嶙嶙的矗立在哪,浑身散发的气压便周边的人一阵发抖。

  好阴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故意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狐狸的狡猾。“倾竹阁,是不能打闹的吧?”

  星曜缓缓说道“居然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亏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衣饰楼。”

药王以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