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巷末

  迎面扑来的是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软玉入怀,纤细的腰肢不可一握。

  任何男人都禁不住这种诱惑。

  感觉到少年微凉的体温,一愣。秋未了,他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衫,铁人也受不啊!

  转身拿出一件黑皮狐裘披在他身上,“快冬天了,”俏脸微红“小心自己的身体…”

  缕缕发丝挡住神情,墨绿双瞳这才抬起,眼底是令人麻目的冰冷,和一丝毒恨…

  落双莺柔软的身躯一疆,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一倒,跌到了冰凉的地板上。

  三千青丝精心挽起的发髮因慌张而少许散落,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惊慌失措的抬起头,先入眼帘的还是那平静的眸子,刚才的仇恨已不复存在。

  看错了吧…他还是那个受我控制的傀儡,无心,没情…

  耳边的肌肤一阵冰凉,正想往后退,那双眼睛却让她顿住动作。

  微凉的指尖轻柔的勾起散落的发丝,“今天有点累,”不可察觉的闪光掠过,“早些歇息吧”说完转身走出殿外,留给落双莺的是一抹绝美的背影。

  “穹落音!今日城里来了一位强者。”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甘心的咆哮道“是一位九星召唤师!”咬牙切齿的特别把“召唤师”三个字说得很重。

  看着红色身影如愿的停下,继续说道“如果他加入了太子,我们的计划就彻底毁了。”

  穹落音微微侧身,长密的捷毛在月光下更显迷茫。像是个迷路的孩子,那么孤立无援、令人心寒。

  “如果那样,我自会解了他。”淡淡的口气,好像在说:一个九星召唤师,我根本没放在眼里。

  冬日的海棠花含苞待放,能想象当大片海棠含苞吐萼之时,是怎样的斗色争妍,群芳争艳,桃李争辉…

  海棠的花香招来了彩蝶,它们在上空无忧无虑的盘旋翻飞。

  缓缓抻出白皆的手,在大片的红色中是那么的显眼,矗立在花海中的人如山间清凉的山泉,崖边独存的积雪。

  一只大红色的蝴蝶扇扇翅膀,留在了少年的手上,忽然。

  方才还在飞翔的生命,瞬间掉落了下来,化作灰烬。

  成了这片花海的春泥,看看刚才停留的手,沉默许久“真弱…”

  幻术,拟罂粟,明知是毒花,却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再靠近…让生物迷失在自己的梦镜里。

  这样,不是更好吗?没有痛苦的死去,远离了生前的无奈,挥手告别红尘的纷争,苦难。在自己的世界称王。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

  就像那只美丽的彩蝶,沉睡在了令人痴醉的海棠丛中。

  “叫巷末吗?别让我失望…”

  公主府

  星曜看着面前那推药渣山,忍住!千万不能爆粗口,忍!

  “操!”破功了…

  炼个药怎么那么麻烦呢!她试了那么多次,次次失败。连成功的边缘都没碰到。

  她深知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没有灵根,或根本没苏醒灵根!

  这落星曜的资质真是差的没谁了,就差掉渣渣了。

  赫卡大陆的召唤师分12级:一到12个星级,还有的话,就是天地玄黄了。不过至今都很少人能破9级,那个落羽澜可能有希望。

  武道师分14个级:1到12星级自古络络续续都有人达到过,可后面嘛…

  还有就是六界中最受吹棒的炼药师了:1到10星级在人界也不是没有,但恐怖的是玄级!1到12玄级的丹药可是有价无市啊!9级以上的玄丹更是生死人,肉白骨。

  听说在史册中,九天之上的药王就是炼制了13级的神丹才稳坐神位,好像是用来杀、一位神的。

  但这不重要,13级的玄丹,仅此一枚。

  还有一些就是比较无闻的了,古老的法术,有强有弱,如傀儡师,幻术师,治愈师等等。

  还有只听从有珍贵血统神族的卜星族。神秘莫测的符咒师,只在一位坠落的神君上出现过…

  这些都是落羽公主告诉小星曜的,只要有丹药,那怕只是一级,都可以提升玄力,洗髓丹更是可以开发灵根。

  可星曜口袋里也就几个铁币和几个铜币,根本买不起。最便宜的丹药都要30个金币。10000铁币=1000铜币=100铁币=10金币。

  本想自己炼药试试,结果一试…就是眼前这景象了…

  “彭”南伊从门外急急忙忙的走来,星曜的眉毛微微皱起。怎么老是冒冒失失的?

  “小姐…”

  “什么????!”

巷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