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后生宴

  呼啸的大雪过后,是冷风过境,如血似的海棠美的妖娆,风中摇摇晃晃。

  星曜身着羽蓝色烟萝纱衣,三千青丝被一支海棠滴翠珠子月白簪轻轻挽起。

  玉涡披风被吹得鼓鼓生辉。

  这儿风真大…但也比在里面看那些虚伪的客套强。

  看来…

  星曜真的不是很适合这宫中争斗,她更喜欢那么在现代的豪放,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或朋友之间的无赖,这里太压抑了…

  拢了拢单溥的披风,轻声蹲下。从怀中拿出那把所谓的三生锁,小巧的手细细抚摸,这到底有什么用?…

  星曜将它翻来覆去,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除了那个图纹。

  这把锁应该从前是个完整的,可却从中间毫不留情的劈开了。

  印纹很深,虽已遗弃许久,也能隐约看出其中的图形。

  一棵大树,在浓密枝叶中,一支格外突出的树枝上坐着一男子,发垂枝下,从脸部模糊的伦廓中能看出长得不赖。

  脸微微低下,似对着树下人笑语。可惜,另一半锁不在…

  可以看出,这是个右部分的,因为他脸是朝着左的。

  深思中,一道声音传来。星曜连忙接三生锁收了起来。上次莫名其妙晕倒后,她就将锁用丝线穿起来了。

  挂在脖颈上,方便携带,难不准下次又来个华丽丽的晕倒,丢了咋办?

  放房间里又不放心。

  “不冷吗?”

  抬头寻着声音望去。幽绿双眸首先入眼帘,红色长袍拖地却不沾上任何泥灰。墨色长发柔顺散下。肤如凝脂,美得不分性别,谁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可是…

  这个人,好像上次翟芩大森林独舞的人…

  星曜在21世纪也看过很多舞姬跳舞。但从没见过那么惊艳的,灿烂如昙花一现,绽放在转身瞬间。

  先看看情况吧…

  轻勾唇角,若有所思的看着和自己一样单溥的少年,她还比他多一件披风呢!

  “彼此彼此。”

  少年一征,怕是没想过星曜会这么回答“为什么不进去?里面暖和点。”

  今早心情本就不太好,偏偏什么太后要一个生宴,还偏偏请了公主府嫡女。路上看到运处的花海,美的让人神往。

  但没想到没多久,这个红衣少年就打破了这独有的宁静。

  见星曜不说话,也就识趣的走到她身侧。

  “喜欢海棠?”见星曜盯着一处海棠花发呆,轻声问道。

  微微撇头,看着少年下颚到脖颈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不禁失神,道“嗯。”

  其实不是喜欢这海棠,只是奇怪。海棠不是三四月在右开的吗?现在才刚过冬,怎么就开了呢?而且花也比一般的红艳,似鲜血,似彼岸。

  花香浓而长远,却不见一只蝴蝶蜜蜂飞来,真的,很奇怪…

  “我也喜欢这种花,”勾唇,伸手摘下一片花瓣,细细摩挲。白皆的指尖上映上了朱砂似的红,格外显眼“不觉得很像一种东西吗?”

  血…?

  星曜的眼瞳慢慢阴沉下去。

  

太后生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