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后生宴

  只见他眼眸中染上了笑意“赭石如若在生宣上画,易把纸刮破,这些花的色汁刚刚好。”

  原来是颜料啊。

  她发现,这个人好喜欢笑。一点点欢喜不知何时弥漫在了心头,真好…

  眺望远处灯火阑珊,这里只有一地妖艳的海棠依旧。

  好像…时间到了。

  起身整理下有些折皱的衣裳,微微撇头居高临下的看了看少年,向那亮光处走去。

  禁莲依然保持那个蹲着的动作,抬头才能与星曜直视,眼中笑意缓缓收敛,在她转身那刹那浮现出点点空洞和,嗜血。

  貌似从前,也有个少女,矅眼得让他不敢直视。他也是只能卑微的在她脚下。

  “我叫禁莲。”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星曜耳边回荡。当她再次转身,只有海棠花的绽放,已空无一人。

  “星曜…”

  …

  少女身着曳地望仙裙,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广袖上衣上绣五翟凌云花纹,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点缀在每羽翟凤毛上的是细小而浑圆的蔷薇晶石与虎睛石,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

  一支乳白珍珠璎珞巧妙的将发丝盘成高鬟。既有女孩家的楚楚动人,又不失身为太后该有的沉稳。

  星曜不由得失神,这样美的人,是怎么在这深宫里存活?那皮囊下又是颗怎样的心?…

  其实这太后立的也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先皇,也就是当令皇上的父皇,他的皇后在生当令皇上时失血暴毙了,从那以后再没立过后,后宫之后的位一直是空落落。

  却在他架崩翌日传下一道圣旨:立一个五岁孩童为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

  当时也有很多人费解,但不久后因为她的能力慢慢平息了那些声音…

  “皇上骂到!”

  “浮离国使君到!”

  皇上可能由于以下朝,黑亮垂直的发只用一根发带微微捆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一身直挺的黑色长袍更是将那气质提高了几分。虽说因事物多而愁,鬓间己有点点斑白,但却不是以入眼。

  浮离国可能是因为此次药会前来,来着与皇上齐肩的是一名普通的青年,没有很突出的外貌,唯一让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头垂至大腿的长发,发泽呈淡蓝色,温和而柔顺。

  星星转转眼眸,浮离国的修为是按头发分介,越长越强,看来这个人…不弱。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场的人全体跪下高呼道,让星曜不禁汗颜,不是男儿膝下有黄金吗?这成天跪都跪没了。

  “各位请起,”他一脸笑意,让那压抑的气质减少了几分,道“今天是母后的生辰,也没那么多规矩,母后高兴就好。”

  说着把落双莺虚扶起来,对身后浮离国使节道“卿远道而来,入座吧”

太后生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