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舞者

  浮离国使君微微行了个礼就到星曜对面坐了下来,丝毫不为太后的年纪所惊讶,几个下属更是整齐划一,各自就坐,目不斜视。

  “落音那孩子呢?”落辞将落双莺扶上座后继而道,狭长的眸子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在扫到星曜那张晶莹透白的面孔时,有那一瞬间的呆愣。但,也只是一瞬间。

  落双莺听后眸中染上点点笑意,道:“老身本想留个惊喜,看各位已就座就也不矫情了。”说后拍拍手,席后走出一白衣少年。

  似三月里朦胧的烟雨洒落,留下风中少年碎雪般的儒雅,白衣飘然,似春风掠过,陌上少年,仪态风流。他容颜出众,气度怡然。似绝地空谷之间,一朵兰花轻绽,令人想去采撷,却又朦胧不知如何下手。

  一头长垂至地的墨发微微束着,眼以下的一半面容被遮挡住了,那勾人魂魄的绿瞳被微微下垂的捷毛挡住几分,在眼下留下点点阴影。

  就连从始至终一直淡然的浮离国使君眼中也闪过一丝惊绝。更别说那些未出阁的女眷,早已目光闪闪了。

  只有星曜差点将喝入口中的水喷了出来,暗想:马蛋,这不就是上次那人吗!

  身旁的秦璐看见星曜脸上的潮红,笑道“妹妹也觉得穹公子俊美如天神下凡?”话虽这样说,但她眼中的轻蔑离得近的人都看的出来。

  那不是善意的笑!

  星曜不禁汗颜,这姑奶奶没看出她刚才呛水了吗?天神下凡?看是罗刹降世吧!

  不过她还是昧着良心笑道“是呀是呀。”那样子,也是傻得不能再傻了。

  然后成功的让秦璐不再看向自己,目得已经达到了,难道还要和她在一起拉低智商?

  如果星曜知道这些话,肯定会送给秦璐一个大写的呵呵。我还没嫌弃你LQ低呢。

  落双莺道“远道而来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落音献一段舞给大家,愿不要嫌弃。”

  语毕,少年抬起那双眸,幽绿在白衣中格外显眼,美的令人窒息,没有任何音乐伴奏,但全场没有一丝杂音传出,所有人都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变化。

  尘风佛过江南,蝶花醉沁心间,弹指音弦,发丝凌乱,

  眼眸流转,三千年。

  长亭柳笛,如秋水歌吟。

  花谢花飞,似风过无痕。

  束发的丝绳因舞动而掉落,一头墨发披散而下,柔顺的贴在脊背,不见一丝凌乱。

  白丝飞舞间流露满满风情,美得令人沉醉,好似一壶清酒,淡淡的,却不知不觉发出幽幽清香。虽美,但不显任何女气,只是单纯的觉得一场惊鸿。

  星曜却有丝不自然,这场舞虽是很美,也比较完整。上次树林中的舞姿一看就知道只是即兴随舞的,但比起那次,这场舞远远达不到那种水平。

  可能是上次有幻术波动,那这种却是一丝丝都没有,星曜也可以理解为刻意隐藏,但更偏为是根本没那个能力高度!

  难道不是一个人?可是那容貌的相同和神情的相似是怎么回事?但如果是同一个人的话…就更诡异了。

  不仅仅能力上差得不是一点点,而且刚才星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身体里没有任何生气!

  …

  “早听闻星坠国有一少年,其貌倾城,舞姿惊鸿,果是如此。”不分性别的声音转来,黑色斗篷使来者多了分神秘。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而且其中不泛高手这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可看出他的实力强大。

  “巷末阁下。”落辞起身道。

  然后就听见轰的一声,星曜狼狈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脸上的惊讶,不,也可以说惊吓!一闪而过。

  What?别在还没到一天的12小时内,出现两件惊人的事好吗?不然别说想报仇了,估计中途就魂归西天了!宝宝心脏不好,不想长逝…

  

舞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