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风流小弟

  陈裳和花轩一等人一起回了村,在十字路口分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陈裳和花轩是一路的,两个人和其他人告别之后,一起回家,花轩有些不爽的说:“那个郎欣就不教训了?!那么不识趣的人,干脆就找一群人把她摁在角落里,狠狠地揍上一顿,保证那个贼眉鼠眼的东西下次见了你毕恭毕敬!”陈裳觉得对于这个极其护短的好友也是无奈了,说句实话,郎欣长得不仅不贼眉鼠眼,反而还十分清秀,虽然身材过瘦没有特色,但穿着宽大的杨庄中学的校服,风一吹,还真有几分娇弱的感觉,不过对于花轩的护短,陈裳的心里很受用就对了:“不用了啊,你都说了,她只是一介鼠辈罢了,干不出那种光明正大的事来!咱们又何必和她计较,免得让人背后说三道四。”

  花轩也不说什么,但陈裳知道,花轩心里总还是不痛快的。陈裳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说也说了,劝也劝了,花轩自己却始终想不明白,算了,等她再大些,再吃些苦头,也许就明白了。

  陈裳回了家,正巧赶上午饭,陈母满面笑意:“来,老二,赶紧洗手去!今个儿你爸爸从鱼塘里带了些鱼回来,我把那些鱼熬了汤,去尝尝味道怎么样!”陈裳笑了笑:“妈妈做的东西,那肯定是好吃的。”陈母笑了:“你呀,一张小嘴跟抹了蜜似的!赶紧洗手去!”

  陈裳一家人吃完午饭,收拾了桌子,便一家人坐在一起聊些闲事。说是一家人,其实只有陈母、陈裳和陈裳的弟弟陈凌而已。陈裳的父亲养鱼塘,常年住在鱼塘附近的房子里,而陈裳的长姐陈妍和闺蜜一起去逛街了,还没回来。

  陈裳打着精神和陈母又说了几句话,感觉困得不行就回自己屋里歇息了。一旁的陈凌睁着眼睛,看到自家二姐回了房间,赶紧对陈母说:“妈,我也困了,我去睡觉了。”说着就要回屋,陈母点了点头:“去吧!”

  陈凌和陈裳的屋子挨着,陈凌进了陈裳的屋子。陈裳正坐在床上看书,见他进来,一把拿起枕头扔向他,低声呵斥:“你傻啊!进我屋不会敲门啊!”陈凌一把抓住枕头套:“好二姐,我这不是怕惊动妈妈嘛!”

  说着,陈凌一脸讨好地靠近陈裳:“好二姐!我要的东西你给我买了吗?”陈裳一把拿起床头柜上早已准备好的项链和礼盒砸在了陈凌脸上:“你小子也就只有用的上我的时候才会心甘情愿地喊声姐!”陈凌满脸不赞同:“哪有?在我心里,二姐的分量可是很重的!”

  陈裳不置可否:“少贫嘴!我可不吃你这一套!说吧,这项链又要拿去勾搭那个小姑娘啊!”陈凌虽然才刚上六年级,可是因着一张清秀俊逸的脸庞十分受小姑娘们的青睐,基本上只要是陈凌想要追求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一定会上钩。陈裳也不持有反对态度,毕竟小孩子嘛,总是会有些好奇心,在不影响陈凌的学习及生活时,她总是懒得插手的。

  陈凌一脸神秘莫测:“你觉得我们班长怎么样?”陈裳嗤笑一声:“看来咱们的多情小王子这次要栽了!”陈凌的班长陈裳见过,是个格外安静冷漠的女孩子,虽然长得很精致,但一看就是不好接近的样子。陈凌能小小年纪玩转风月场,靠的就是一张人见人爱的脸,可是那个小姑娘根本就不像是能为了一张脸而屈服的人。陈凌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陈凌撇撇嘴:“这么不相信我。你等着!看我把她追回来给你看看!”陈裳满脸不屑:“得了吧!你赶紧给我滚!别打扰我看书!”

  “哼!”陈凌冷哼一声,“姐,咱们走着瞧。”说完,拿着项链回了自己房间。陈裳无奈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实话,她真不知道自己这个风流的弟弟随了谁的性子,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多情,按理讲,她父亲母亲是族中出了名的恩爱,族谱之上,但凡是有名字的,陈裳都敢说他们的婚姻就算不是如胶似漆,那也是相敬如宾。他们陈家人对伴侣、家庭都是出了名的死心眼儿、负责任,还从没出过多情的风流种。可偏偏,到了陈凌的身上,居然就产生了基因变异。

  陈裳接着看书,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四点多,陈裳低头看得脖子疼,抬头动动筋骨,一看时间吓了一跳,居然都这么晚了。陈裳用书签标记了读到哪,出屋和陈母打了一声招呼,就骑着自行车出门了。这是陈裳从小学四年级就养成的习惯,她在下午回家后,一定会骑着自行车绕一圈水库的。水库在村子外,大约有三四里的距离。

  这几年村子附近开发,给几个村子分了不小的一笔钱,村子里的人才过得逐渐富裕起来。村里村外的路也都修好了。只是轮到董村,因为没有个好村干部,分下来的钱比其他村的人明显差数,拨下来修路的钱,也只看到了村外的路大有改善,而村里面,那路修完之后,一场大雨下来,还不如以前。

  陈裳骑着自行车去了观鸟台,水库里有一大群野生鸟类,它们一般在五六点钟的时候格外活跃,站在观鸟台上可以轻松的欣赏到鸟儿翱翔的姿态。书库的面积很大,乍一望去,就好像看不见边缘,但继续看,越过水面的白雾,就可看见对面的高楼。

  陈裳很喜欢在这里待着,微风吹来,总是可以感觉到一种惬意,最好只有她一个人,慢慢的看着太阳落下去,夕阳的金色余晖撒在河面上,很和谐。

  这里是她的寄托,每次来到这里,都会有灵魂深处都已经沉静了的感受。也许是受这片河的影响,这些年她的脾气好了不少,比起以前一点儿亏都吃不得、唯我独尊的性子要好了许多。虽然比起其他天性就温柔的人要差上不少,但现在的她,已经基本学会了控制情绪的方式,可有些事情上,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发怒。

  可能这还是和她心里缺乏对别人的关注,更多的在意与自己有关的事物有关吧。陈裳笑着摇了摇头,真是的,她一站在这里的看着水面,总是会不自觉的感性,就像个多愁善感的人一样。

  陈裳看着那些鸟儿已经稀稀疏疏的了,再看看已经快要与地平线亲吻的太阳,该回去了呢。

第四章 风流小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