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班级资料

  和那位班主任对话多了,陈裳也有些明白这位班主任的用意,虽然看上去很信任她,可是最终目的无非就是将权利转移到陈裳身上,而后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定职称、拿奖金。陈裳拿着这些资料,她想对同学们的家庭状况有个初步了解,方便以后的工作。

  可是看到花尚的家属栏,家属栏上在父亲方上夹着户口本复印件,上面有警局盖上的死亡证明。陈裳接着看下去,在花尚父亲的工作单位一栏里写着“×市第二十一军区”。陈裳正看着,上课铃突然响了,陈裳收起手中的资料。

  接下来的一天并没有讲很多课,只是各科老师自我介绍了一下,又讲了初中对于一生的影响,其余的开学第一天,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让陈裳印象最深刻的,是语文老师张曼,已经五十多快要六十岁了,是学校返聘的老师,是全校最著名的语文老师之一,口碑非常好。为人正直无私、严谨负责,是优秀党员之一。

  而另一位让陈裳印象深刻的就是英语老师王瑶,短发、身上常年戴着围巾,教学经验丰富,为人亲和又不失严厉,她就是五班的班主任。王瑶在面对课堂与班级管理时,总是严厉的,但是对于和同学们的私下相处却又十分和善。

  其余诸如吊儿郎当的数学老师高世昌、温柔可欺的生物老师刘芳香、不靠谱的班主任兼体育老师、认真负责的地理老师陈冉,都让她对初中生活有个暂时满意的开端——除了那位班主任。

  陈裳下午放学,和花轩还有其余几个人——七班的孟萱萱、八班的张可颐一起回家。一路上,陈裳听花轩激动地讲着自己在学校里认识的新朋友,花轩本来就是热情开朗的性格,在什么地方都很容易融入其中。

  陈裳细细地听着,再结合自己手中的资料,暂时对班里人的性格有了初步了解。班里面的同学大多来自姚村,有二十个左右;其余的来自董村的有九个,来自柳村的有八个,来自关村的有十个,其余的十四个来自几个小村儿,连小学都没有,他们的小学都是在其他村子上的。

  其中姚村的人大部分都学习很差,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学。姚村是一个大村,人口众多,八所小学里,姚村的人是最多的,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新一届的学生有四百多人,光是姚村就输送了近百名新生,这是一个很大的数据。可是近一百学生里只有一个姚村人进了年级前十,也可以从侧面反应出姚村的教育水平。最重要的是,学习不好的学生,在杨庄中学基本上就会被渲染成混混了。一个五十多人的班有二十个混混,那这个班好得了吗?

  陈裳有些头疼,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在班级里掌握话语权就必须先解决姚村的那群人。可是提起怎么解决,陈裳的脑袋还真是有些负荷不住。二十个混混啊,该怎么做才能在不采取强制手段的情况下让他们心悦诚服呢?

  陈裳一路思索着回了家,一进家门就看见长姐陈妍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手机。陈裳的长姐陈妍开学比陈裳和陈凌晚了两个星期,所以在陈裳和陈凌都开始悲催地每天早起上学的时候,陈妍还能每天坐在家里享受悠闲的时光,前提是,作业已经完成了。

  所以从小到大作业就没写过几次的陈妍抱着一堆书,走进了陈裳的房间:“二妹,你忙吗?”,陈裳回头看看陈妍和她手中的书:“长姐,我很忙。”陈妍一挑眉,把手中的书扔到了床上:“你丫能有什么事儿去忙?”陈裳无奈:“我今天新当选了班长,还有班级里的事情要忙呢。”陈妍坐在床边:“这才开学第一天,能有什么工作呢?”

  陈裳摇摇头,指了指手中的资料:“没工作,可是我总要提前了解一下班级成员的情况吧。”陈妍绕有趣味地看着陈裳:“怎么样?碰上刺头了?”陈裳咬了一下嘴唇,思索着,其实说刺头她还没碰上,只是直觉告诉她,姚村那群人应该很难缠:“长姐,你以前也是个坏孩子,你告诉我,坏孩子心里是怎么想的。”陈裳的长姐陈妍是个从小威风到大的人,在小学一年级时,身后就已经跟着一群小短腿前呼后拥了,到了初中那更是一群人鞍前马后地喊妍姐,从小到大一直是扛把子,孩子们眼中的大姐大,老师们眼中的坏学生。对于坏孩子来讲,应该是同类人更了解同类人吧?

  陈妍皱了皱眉头,板着漂亮的脸,沉思着。就在时间久到陈裳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陈妍说:“其实坏学生只是老师眼中的坏学生而已,他们只是在以自己认为适合且有意义的方式生存罢了。坏学生的学习一般都不怎么样,他们在学习上没有方法去获得成就感与自豪感,反而会得到来自家长、老师的批评,但是如果与坏学生为伍的话,打架斗殴赢了会得到敬畏与赞美,捣乱顽皮会被同类说别出心裁,他们也不是坏,只是以另一种他们认为有意义的方式活着。”

  陈裳有些反对:“可这分明是诡辩啊,打架斗殴、捣乱顽皮从各个角度上来讲,应该都没有意义吧?毕竟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陈妍摇摇头又点点头:“虽然这并没有意义,但是这可以让坏学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感与意义。说白了,也是他们中大部分人内心迷茫、彷徨、无措和没有安全感的一种体现罢了。”

  陈裳有几分明白了:“所以我们班有那么多坏学生,也不是什么难解决的事情。只要对那些坏学生适当的关心、在意、信任和劝导,那么他们也许就会对自己约束几分?”

  陈妍笑着说:“也许吧,你可以试试。你们班有这些坏学生其实挺好的,越是坏学生,才越仗义和越有集体荣誉感。”陈妍顿了顿,“所以,二小姐,你现在可以帮我把作业写了吗?”

  陈裳无奈的拿起笔,推了一下陈妍:“你给我赶紧走,我帮你写还不行吗?少在我面前晃悠,我烦。”陈妍嘟了嘟嘴:“切,走就走,你可要帮我把作业写完哦!答案在最后呢,你可以撕下来看,更方便些。”

  陈裳一边点点头,一边示意陈妍赶紧走。陈妍轻哼一声转身离开。陈裳坐在书桌前,思索着陈妍方才说的话,手指轻轻敲着桌子。陈裳突然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长姐说那些人反而更有集体荣誉感也更仗义,说明什么?说明她要先和那群同学成为一伙的!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思索的方向错了——她和老师不是一伙的,而应该和学生们一伙。对这种学生,根本不用什么技巧,以真对真就可以赢得一大票的好感。

  想明白了的陈裳看着那堆高高的作业都有些可爱,乐滋滋地就开始写作业了。作业太多,陈裳一时半会儿也写不完,就抬起头活动活动,突然看见日历本上在九月三十号的后面拿红色马克笔标注着。陈裳脑子突然有些卡顿,这是什么日子啊?

第六章 班级资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