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往昔与现实

  我来到学校时,救护车正要把尸体带走,学校的一些领导也在场,他们肯定不希望此事外传。

  尸体只有一具,是徐珂的。于是我的目光放在别处,开始四处张望。

  常琳琳突然出现了,她痛苦地流着眼泪。看到我后,她慢慢朝我走来,然后一下子抱住我,哭的更猛烈了。

  “他说……说舍不得我……说我们是朋友……然后……他就跳下来了……”常琳琳呜呜地哭着,声音凄惨的可怜。

  几日后,她差不多恢复了平静,我每天陪着她,她依然笑的很自然,使我觉着她的平静不是错觉。她偶尔会提到徐珂,我也认同她说的话,徐珂是个好男孩,只是内心承受的伤害太重了。

  从那个暑假我开始认真学习,在她的帮助下,我对学习的事几乎没有一点烦恼,并且学会了很多知识。学习是我以前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她陪着我做到了。我也时常鼓励她,我希望我的一字一句都能化为她的勇气。我们定了目标,在高三开学后的第一次月考,我考进全班前十,她能够有勇气和班上的许多人打交道,并且成为好朋友。在开学后,我又一次在她的影响下完成了蜕变,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报到日的晚上,晚自习十分热闹,所有人都停不下暑假的热情。薛佳老师的心情也像是不错,让我们全班当晚开心的玩,她点到谁,谁就上前讲一个故事。就这样,整个晚自习都没有下课,几乎全班人都被她点到过。不知怎的,就连平时最活跃的同学被点到名字时,也像是害羞地推脱着。这次,常琳琳表现的相当好,她用很大方的语调讲了同学们之间从前发生过的一件趣事。由于她准确地提到了故事中同学的名字,令那几位同学惊叹不已。同学们平时与常琳琳接触的不多,那几位更是如此。于是他们说道:“同学这么久了,我们和常琳琳也没怎么说过话,还以为她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呢!”之后全班哄笑,洋溢着很热情的氛围。我站了起来,我说:“其实常琳琳同学,她在高中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把全班同学的名字都背下来了。”

  教室里响起了掌声,常琳琳一直望着我,脸上带着微笑。

  月考成绩出来后,我告诉常琳琳我考进了班级第五,她问我“好きです”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说是“我喜欢你”。她说一个认识不久的复读生把她叫出去,跟她说了这句话。那个人是姚竟和,他的父母曾在日本工作,他也在日本读过几年小学,头脑非常的聪明。

  后来我们都只顾学习,我没再听常琳琳讲姚竟和的事,不过有时姚竟和来找她,都被我见到过。后来,就到了高考结束,她和姚竟和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而我去了别的学校。去外地读大学那天,她来送我,检票之前,我们相互抱了一下。她说:“再见,这次我还会看着你离开,或许这是最后一次用眼睛注视你离开了。”我没懂她的意思,转身上了火车。

  后来,我没再见过常琳琳。我们通过不少电话,但始终没有提及见面的事。我曾想,如果她哪天突然开口说要见面,我内心绝对是一口答应的吧。但若是我提起,又怕只是打扰。

  我一下午连续教了四节课,吃过晚饭又要去参加姚竟和的演讲会,不由得觉着心累。再演讲会之前,方觉老师还在吃饭,于是我回到学生公寓收被子。我站在楼顶扛好被子,隔壁楼顶传来江晴老师叫我的声音。

  “唐老师,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生上来这里?”她说着指指脚下。

  “没有啊,怎么了?”我回答。

  她示意我走近一点,我放下被子往楼顶边缘走去,手扶着边上的栏杆。

  “刚才我上来收被子时,看到一个女生好像是要跳楼。不过她看见我后,就惊慌地跑了。”她说。

  “你怎么知道她要跳楼呢?”我问。

  “我上来时她已经迈过了边上的栏杆,我还看到她脸上有泪,大概是受了什么委屈吧。”

  “那样的话,一般跳楼的人不会因为有人来了就不跳了吧?”

  “不是因为有人来了,说不定是害怕了呢!”

  我朝下望了一眼,“的确,挺高的,我都有点害怕。”

  “但我又放心不下,所以再上来看看。”

  “你还记得那个女生长什么样子吗?”我问。

  她想了想,说道:“皮肤挺白的,长得很精致,上衣是白色的,没有任何花纹图案,穿灰蓝色裤子。”

  “嗯,如果她真的是要自杀,可要好好调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做好预防的准备。”我说完便扛起被子走了。

往昔与现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