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已死之人

  太阳西沉了,图斯带着七草悄咪咪地摸黑走了一条小路。

  “去哪里?”七草问道。

  “去那个组织的试验所啊。”图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七草眼中划过一道暗色,她都不知道那个组织的试验所在哪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侦探会知道?(图斯:喂喂!什么名不见经传!过分了啊喂!)

  情不自禁的她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他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啊~”一个清脆的男声响起在黑夜中,随后便是一阵尖锐女声的笑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图斯一愣,抓起七草就往大道的方向跑去,七草也来不及问什么只能跟着跑,背后时不时有飞来的苦无便拔出自己腰间的短棍一一回击。

  所幸是很快就跑到了大道。

  七草手中的短棍由一节伸长到了三节,全身紧绷着,提防突如其来的攻击。

  “刚才那个人说的,是真的?”七草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只见对方沉默了半响,没有给出任何回答,轻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是的了,图斯这个名字,也不是你的真名吧。”这次她用的,是肯定语气。

  “五号你还真是厉害啊,不仅逃了还破坏了我们的实验样本。”带着面具的神秘女人突然出现,七草心中疑惑,还有一个呢?

  “我不就在这里吗?”清脆的男声从女人的口中发出。

  “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发出男人的声音呢~”七草眯眼,说着一边冲了上去,电流缠绕在短棍上,发出威胁的声响。

  “叮”

  武器相撞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震得人耳朵发疼。

  图斯痛苦的捂住了耳朵,“这…是什么…声音…”

  七草的耳膜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相对于图斯而言她受到的冲击更大,咬牙咽下了口中即将流出的鲜血。

  这还是她人生第一次尝到血的味道,只是没想到是自己的血,不过…“这种感觉不太好呢。”

  “喂,你没事吧!小心九号!”

  图斯的喊叫声从后方传来,七草比了个手势示意她没事,随后从忍具包里拿出一只苦无稳稳的插到了图斯脚边,“拿好防身!”

  九号眯了眯眼,收起攻势,指着图斯道:“我并不想置你们于死地,只要你把那个人交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诶~我拒绝,这还没真正开打呢,你怎么能确定,能致我们于死地?你是不是太自信了?”七草收起了短棍,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九号可能是用的是操控声音的忍术,金属间的碰撞声被放大了数十倍,这一类的武器看起来是不能用了。

  在一边回答的同时,七草还不忘用感知术搜索周围一圈是否还有其他敌人的存在。

  仿佛是看出了七草的内心想法,九号轻笑了一声,“放心好了,这里除了你们两个,就只有我……花水七草,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

  “那我也再重复一遍,我—拒—绝!”七草双手快速结印,手上窜出电流,如长蛇般缠绕在双臂上,“要上咯~”

  “为什么你这么执着于那个人!”九号正面接下了七草的攻击,令七草奇怪的是,九号并没有反击,而是后撤几步拉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哈?他既然委托我保护他的安全,那我肯定得保护他啊。而且你叫他五号,他叫你九号,你们应该是认识的吧,而且都是那个实验的实验品…”七草不自觉的握了握拳。

  “你说得对,我们认识,事到如今,五号,也该把你那可笑的伪装卸下来了吧。”九号死死的盯着五号。

  “也没有多可笑啊,我觉得还是挺好的。”

  七草转过头去,却看见了令她震惊的一幕,本该死去的人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虽说过了几年长开了许多,但七草仍旧能肯定,是那个人!

  “哦啦,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七草垂眸,“怎么会,我现在可是大吃一惊啊,没想到你还活着。”

  “哈…哈…那什么…”青沢突然不知道该解释这一切,话说他们也不熟啊他为什么要解释?!

  九号本想趁机突袭,从天而降一道雷击在脚边炸开,九号本能的后退一步。

  “既然知道是他,我就更不能把他交给你了,几年前的结局不会重演。”

  九号明白了再多说也不会有用,直接上手,手中两把苦无碰撞在一起,发出尖锐的声音,直冲人的大脑。

  青沢痛苦的捂住了耳朵,七草皱眉,封闭了自己的听觉,下一秒她的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样真的好吗?”九号见七草封闭了自己的听觉,唇角一勾,把苦无放回了忍具包,改用体术向七草进攻。

  封闭了自己的听觉,获取外界信息自然是受到了干扰,此时只能通过九号的口型来确定对方说了什么话。

  “我不是体术型的忍者,当然没关系。”七草闪身躲过九号的攻击,一连后退几步和她拉开距离,同时双手飞速结印,直叫人眼花缭乱。

  一只雷鸟朝九号袭去,九号躲过后却发现那只雷鸟掉了个头又向她冲来,连忙结印喷出几个真空玉抵消了攻击。

  一来一去几个回合,看起来是势均力敌,青沢心中着急,懊恼自己的无能,为什么他偏偏只增强了感官呢?如果是武力上的话…或许还能帮上点忙吧。

  就在青沢想的下一秒,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拽着他的后领立马瞬移走,等青沢意识到他回到城外后才反应过来。

  “诶?诶!我怎么回来了?”

  “我低估了那个人的实力,一时间没办法分出胜负,这么浪费体力也不是个办法,就找空溜了。”七草一手捂着胳膊,被捂的那只无力垂下,鲜血随着手臂淌下。

  “还能这样的吗?!话说你的手怎么了!?”

  “这叫战略性撤退!”七草振振有词地说道,“手没事,很快就能恢复好的。”

  青沢神奇地从哪里掏出一块手帕捂住了七草的伤口,“啧啧”了两声道:“伤口这么深血流量这么大还没事,伤到神经了吧。”

  “没事的,话说你的手帕怎么凉飕飕的,快点拿开拿开。”七草一把挪开青沢的手帕,一手放到伤口上便开始治疗,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没想到你还是个医疗忍者啊,还挺神奇的!”

  “行了行了,现在该说说,为什么你几年前就该死了,现在却出现在这里?”七草甩了甩胳膊,确认手臂没有问题后开口问道。

  青沢挠了挠头,犹豫开口:“其实是这样的……不过在这之前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青沢。”

第八章 已死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