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我怔在原地,想要回头去看一眼父亲,却被传令的小官吓住“还不走?再不走,传令官可就来了,我只是个插在城主旁的小眼线,拖不了多久。”

  气氛被传令官的到来搅动的诡异,父亲没说过一句话,梓惊把目光投向白畅,“子墨,该来的总要来的。”我一怔,冰冷却从头顶渗过脊梁把我的一双脚狠狠的钉在了地上,“爹?”

  一个身影正背着手站在庭中,阳光太刺眼,遮住了我的视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话语间带着颓然,却极轻,似是占了血水的羽毛旋转落下,急速的旋转,轻抚过,又猛然坠下,对于父亲和白已的友情我是我的向往,我刚要开口,一个身影晃到我面前,“阿栒?”阿栒不由分说背起我就要走,似乎一切都早有准备,而我却像是一片叶子在风雨中飘摇,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我不走,我又没做错什么。”阿狥握住了我的手,“少爷,怀璧其罪,你觉得他在乎的只是白沙?”我征在原地,白畅走进了些,握紧了手里的剑,眼底是无尽的波澜,矛盾,还有我说不清的情绪“子墨,你该上路了。”剑却已经指向了我,我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十五年的玩伴,从刚出生我们就在一起蹒跚学步,听着娘哼的曲子,吃着一样的桂花糕,甚至还穿着彼此的衣服,在街上横冲直撞,你追我赶,怎么。。。。。怎么就,传令的小官却是捂着眼睛一阵哀嚎,梓惊手里的药瓶解释了一切,紫色的粉尘开始在院子里弥散,梓惊?我看着一张冷漠的黑色面具,只有执行任务时白家统一的标志,一张没有表情的黑色的,无情的脸。白畅的剑一横,我想要说什么,却被哽住了喉,白畅顿了一下,阿栒赶忙背起我开始在屋宇上疾走,我一直在阿栒的背上,感觉到几次身后的剑传来冰凉剑气,还有空气里漂浮的紫色粉尘,梓惊?我不敢回头看身后人的表情,我无法接受那一张张纸熟悉的脸,在那一瞬间都变成了世间最让人感到凄凉的模样,也不敢想父亲,想墨家,我是墨家唯一的后代,而现在我,是他们全力以赴猎杀的对象。好在阿狥身手极好,几次闪躲都能避开,可是白畅不知是和我有着多大的仇怨,我知道白家有自己的密卷,法术,体术都是极强,可未曾想过却已经在速度上与阿栒可以相差的如此少,我已经吃了特质的药丸,可以将身体的重量短时间内降低到最小,可还是甩不掉,紫色的粉末渐渐褪去,梓惊的体力不支,怕是被甩掉了,没有富于多少喘息的时间,白畅的剑越来越近,他却收了剑猛的拍了一掌,这一掌距离之近我知道已经躲不过了,阿狥似是感觉到身后的变化,猛一侧身,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阿狥的胳膊上,我听见一生闷响,那是骨头折裂的的声音,我看着那一掌在他胳膊上留下的痕迹逐渐扩大,泛着青色,掌心有毒?我的冷汗凝聚在背上一层又一层,何时?我们竟沦落到了费尽心思也要将对方杀死的地步?阿狥的速度越来越慢,幸运的却是已经到了白砂城的最尽头,阿狥用尽全力同我跳下城墙,冰凉的海水刺痛的我无法呼吸,阿狥却按着我的头,不让我浮出水面,我极力挣扎着,却看见,一股红色的液体注入海洋,一注,两注,随着肉被刺破的声音,越来越多,我惊愕到无法动弹,我看着那一条条红色的飘带在海水里舞动,向远方越来越浅,阿狥的动作越来越小,手上的力气越来越轻,我却像是忘记了要呼吸,一直盯着阿狥,他像往常15年里一成不变的那样,淡淡的笑,不带多余的表情,淡淡的,眼里荡着泉水的柔光,药丸是有副作用的,超过了时限后,体重会逐渐增加,超过真实的重量,我在海水里屏息久了些,又不能浮出水面,我感觉到心底从未经历的恐慌,我感觉到身体慢慢下沉,我挣扎了几下,却发现无济于事,我听见,蚀鱼诡异的叫声,那是一种特殊的肉食海鱼,他们聚集到一起,游向血腥的源头,我想动,可,全身能活动的只剩下一双眼睛,我想记住些什么记住阿狥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却只看见阿狥因为撕扯而弹动的尸体,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流泪,只感觉到眼眶,有水分包裹住眼球,不断流失,直至我坠向海的更深处,眼里再也没有了光。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