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听见耳边轻吟着娘哼过的歌,一遍又一遍,我感觉到身体很轻,轻到我几乎快忘了呼吸,直到阳光刺痛眼睛,不得不偏过头,我发现自己依旧在海上,身体因为浸泡而发白,我没有多少力气,只能在海里一上一下的晃动,我发现有东西在顶我的背,几只顽皮的鱼儿把我当作了海上漂浮的腐木,顶着我游动,我感觉到耳旁水流过,时快时慢,似乎是玩类了,他们将我弃下,向着其他方向游去,我防空一切在海上飘着,直到我感到脚底触碰到的坚硬,我水性好没有死已经是万幸,我现在只感觉到全身的无力和饥饿,我用尽最后的力气,蹬着那坚硬,感觉到背后传来的坚实,还有掌心传来的细腻,我用手指轻轻弹动着确认我已经被海浪和暖流推到了岸上,我侧着头看着远处的绿色,还有眼前困在水洼里的小虾,我用尽所有力气将它塞进嘴里,我感觉到它在我的嘴里挣扎着,像是阿狥临走时候一样,像是困兽,无力挣扎,我用尽全力咀嚼,眼前晃过阿狥的身影和红色,我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就依靠这个小小的水洼,勉强恢复了些力气,我几乎是爬着进入那片绿色去逃避毒辣的太阳,林子里的水气弥漫,我靠在树干上,面朝大海,我突然有点想念我爹,想念白砂城的一切,想念那里的糯糕,我的肚子又开始叫,我摸索着找到一些野果,囫囵下肚,恢复了一些体力,我试图向更远处走去,我现在浑身上下,只剩下那些极少的倾侧酒还别在腰间,还有身上已经因为浸泡而变得沉重的衣服这是最贵的,我现在身上没什么东西,只有阿狥插在我手上的戒指,我知道这是储物戒,可我连开都不会,有和没有一个样,我步履蹒跚,跌跌撞撞,身无分文,两手空空,行进的速度很慢,走了几个日夜,我用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如果说出去都怕被人笑话,在这个魔法充斥的大陆,居然还有人钻木取火,这是我从书上看见的,在书馆里已经落灰的那一些,我就这样勉强支撑,我在第五个日夜唯一的肉食是一只半死的蛙,我在火上烤了很久,阵阵肉香钩的我直流口水,映着火光,我听见头顶的树冠,一些智猿攀来攀去,我赶忙拿着我的蛙躲到一边,这些智猿喜欢偷抢东西,我比较担心手里蛙的安危,“你在干什么?”一个稚嫩的女声传来,一个小女孩好奇的蹲在我身边打量着我,准确的来说打量着我手里的蛙,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是我这么久以来遇见的第一个人,我斗争了许久还是递给了她小女孩雀跃的吃了干净,苦了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雷鸣,小女孩一怔,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眯眯的看着我她摸进黑夜里,没一会儿,又捉来了两只,我为了消毒,用了一点点倾侧酒,这侧倾酒度数极高又极淳醇厚又不醉人,又是我独创,我没什么癖好,唯独对这酒,极为痴迷,大概因为五岁就偷了娘酿的米酒就再也离不开这个东西。

  小女孩看着我火上的蛙考的极香,又捉了几只,她手心一晃,一束火苗被融进篝火,让火更明亮也更稳定,她控制火元素的能力很稳定,想必应该也是到附近做家族任务或者附近来林子里狩猎的法师,这只是普通的平原,没有什么高级的魔兽,正适合大家族的训练,做一些初级小人物我央求她带我一路,到人多的地方,就这样,我依旧着自己一手烤肉的能力顺利的夺得了她的认可,又跟着她走了一路到了营地,他们看着狼狈的我一脸疑问,我看向自己,一身邋遢,乱糟糟的头发,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清晰可见,其他的,惨不忍睹,我随着她在营地最角落坐下,渐渐的有其他的小孩子回来,和她都是同龄,三五成群,嬉笑着,她只是静静坐着,我看着她,她盯着人群久久没说话,只是拉着我坐在马车上,这个马车很空只有我们两个人,一个少女拉开帘子看见我,惊讶的啊了一声,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退下。

  小女孩却很平静,马车摇摇晃晃不知走了多久,等终于停下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一家客栈前停下,小女孩叫少女帮我也准备一间房,我把自己泡在热水里,疲乏瞬间少了很多,竟险些睡着

  第二日,等我醒来已经是晌午,等我踱出房门,少女正独自在一张桌子上,我在她身旁坐下,少女眉毛一蔟,但又见我梳洗干净后的一副书生模样便未多话,我比那少女倒是年长了许多,小女孩见我也是一怔,又笑了,格外甜,这猛然间还有些不认识了,唯独只记得这一双眼睛,我从她的眼睛里似乎是看见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感,叫做同情。

  我甩脱出那些不好的记忆,尽量让自己远离,那些刺激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承受的,我没有什么可以当作酬谢,只能取下腰间的倾侧酒,“没有什么可以感激你的。只能送你这个了。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