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似水流年

  宇文寒冷冷一笑,带着些疯狂,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又立马逝去,换上了那一成不变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个冷酷的人不是他一般。

  这样的人,很危险。

  宇文寒站起身,带着微笑离开。

  所有的棋子,都准备好了呢。

  宇文寒邪魅的勾唇,留下一缕清风,消逝。

  [夜。

  “影,怎么样了?”宇文寒站在废弃的教学楼旁边,闭着双眼。

  “他们已经蠢蠢欲动了,主人。”影优雅的行礼,很帅气的一个人,眼中却没有一丝生命迹象。

  影,不过是宇文寒制作的一个人偶罢了。

  “很好。”宇文寒伸手,一只黑色的小鸟落在他的手指上,“继续观察。一有动静,立刻告诉我。”“是。”

  影欠了欠身,离开。

  主人……你这又是何苦呢?影悲哀地想。

  主人他……恐怕一生都无法走出这个劫了。

  [似水流年。

  宇文寒推开大门,一股冷气迎面扑来。

  “我回来了。”宇文寒松开自己的领带,有些疲惫。

  他轻轻走到床前。

  “小寒……”一个绝美的男子翻了一个身,媚眼如丝,红唇红衣,黑眸黑发,他倚在床边,勾了勾手指:“来。”

  宇文寒皱了皱眉,却顺从地走了过去。

  “人家好想你啊。”魇轻轻揽住宇文寒,将唇凑了过去。

  一点点加深。嗯,跟他的味道一样呢。魇碾转反侧,而宇文寒只是容他触摸,并不迎合。

  他在忍。

  魇抚摸着他,好看的剑眉微微一蹙:“你怎么又把头发剪了?”说罢,他动了动唇,宇文寒的头发瞬间及地。

  魇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你长发时最好看呢。”

  他倾身,将宇文寒压在身下,看着他,不假思索地亲了上去,一边亲吻一边解着他的衣服。

  宇文寒眼中的厌恶越来越深。

  真恶心……

  魇不停地挑逗着他的舌尖。许久,他抬起头,带出丝丝晶亮的液体。

  魇擦了擦唇,眼中晦暗不明:“为什么……你就那么讨厌我?”

  宇文寒不说话,魇红了眼:“你是不是还没忘记他?!他已经死了!”

  宇文寒双眸一暗:“他没有死!他根本没有死!你我只是合作关系,等我得到力量后,我们的关系就解除了!!”

  魇凝视着他,笑了,混着泪水。

  为什么……你们都是如此痴情……

  好嫉妒……好嫉妒啊……

  宇文寒冷冷地将衣服披在身上,开口道:“我去洗澡,你也早些休息。”他撩了撩长发,带着冷漠与疏离。

  魇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

  你看见了么?这就是你爱的男人……一心只有另一个人的男人……

  宇文寒打开水,细密的水珠落在他的身上。

  宇文寒突然觉得自己真是悲哀。

  他捂住自己的脸,眼泪混着水,一点一点滚落。

  等我得到力量,你就能回来了。

  宇文寒活动了一下身体,平静地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一定要等我啊。

  宇文寒穿上衣服,看着他那及地的长发,皱了一下眉,毫不犹豫地剪断。

  “咔嚓——咔嚓——”

第八章 似水流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